<button id="ogbmf"></button>
    <rp id="ogbmf"></rp>
    <th id="ogbmf"></th><th id="ogbmf"></th>
    安徽快3安徽快3官网安徽快3网址安徽快3注册安徽快3app安徽快3平台安徽快3邀请码安徽快3网登录安徽快3开户安徽快3手机版安徽快3app下载安徽快3ios安徽快3可靠吗

    香秋 / 中醫和佛醫 / 志一老師談輔行訣

       

    志一老師談輔行訣

    2009-09-29  香秋
    一、關于《輔行訣臟腑用藥法要》這本書

    1、來源

    這本書是民國時期得自于敦煌石窟,張大昌先生的祖父從王道士手中購得,原件書于綾(綢緞)上,也稱為帛書,原件長4米左右,寬30多厘米,卷首繪有三皇象,四周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象圖,顯見是一部道家著作,題為華陽隱居陶弘景撰,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是張大昌先生于1974年贈給中醫科學院的贈本,原件文革中在被毀。本書據鑒定成書于梁后宋前之間,也就是公元502-960年之間,可能就是成于梁代時期,關于作者從書的卷首所提及書中所稱“隱居曰”是陶弘景傳,并不是陶弘景所著,為陶弘景弟子集錄陶說。

    《輔行訣》既然是道家的著作,讀者對象為學道之人,從本書開篇“凡學道輩,欲求永年,先須祛疾”可得出這個結論。本書的目的為“欲求永年,先須祛疾”,這是他的出發點,這個出發點和《傷寒論》的“感往昔之淪喪,傷橫夭之莫救”有很大的不同,這點我們在學習時應該知道。

    本書的書名由兩部分組成,第一部分是《輔行訣》,是這本書的主書名,《臟腑用藥法要》為副標題。本書為修道者而作,不是專業的醫學專著,所以有“服藥祛疾,雖系微事,亦初學之要領也。”把有關醫學方面的必要的知識作為修道的輔助,是修道者的選修課,因此稱為《輔行訣》,所修內容為《臟腑用藥法要》。

    2、編排

    現行的版本和原著出入不大,本版本是張先生依據記憶復錄下來的。從篇首“隱居曰:..庶幾識別無誤焉”,相當于緒論,對本書的基本內容做了總的介紹。篇中“ 陶隱居云:依《神農本經》及《桐君采藥錄》..醫道畢矣”,是整部書的核心,放在篇中不是很貼切,這段話放在篇末更適當一些。因為這段話有一句“今檢錄常情需用者六十首,備山中預防災疾之用耳。”這句話是對全篇而言,我們所見到的版本實際載方60首。

    3、構成

    本書由三部分組成,第一部分為陶弘景的見解(隱居曰),第二部分為引用的《素問》語錄(可在素問中找到出處),第三部分摘取的湯液經法的諸方。最珍貴的是湯液經法的諸方條文,采用原文照錄的方式,保存了久已失傳的湯液經法的部分內容,由此可窺見湯液經法的行文樣式,為研究傷寒學派學術淵源提供了至關重要的資料,也就是經方的淵源。

    從《輔行訣》當中諸方條文以及《傷寒論》的經方條文的行文可看出,《湯液經法》的行文和《傷寒論》比較類似,基本上是一方一條,由方名主治方藥煎服法幾部分組成,由此可以反正《傷寒論》博采眾方博采湯液經法也主要是原文照錄。

    《輔行訣》最寶貴的是湯液經法圖,陶弘景稱之為“盡要之妙”,其在制方理論中的地位猶如六經辨證在臨床理論中的地位,可謂株連雙臂。千百年來,中醫在內經基礎理論和傷寒臨床理論異彩紛呈,由于缺少了制方理論,使中醫方劑難免帶有了較多的經驗成分,對方劑的評判也更多地依賴于療效,很少能揭示出組方原理的所以然,這里我們不論時方,很少見到對經方的組成原理說得很透徹。常常說經方很好,達到了最佳化的組合,但是不能了解組合怎么來的,依據的是什么,顯而易見這個所以然很重要。由于缺少了制方理論,所以中醫時常偏離主航道而不自知,以致中醫有漸漸衰微之意,現在研究他的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此,希望大家對此多作思考,也就是我們學習中醫學習經典,也要盡可能的探究其所以然。

    4、理論體系

    中醫里存在不同理論體系,《后漢書藝文志》分得很清楚,黃帝外經,黃帝內經,經方派,養生,祝由等,本書屬于經方這一派系,并不是說他和《內經》學術體系沒有聯系,否認經方和內經緊密聯系的觀點在日本很流行,認為傷寒論源出于經方體系,和內經沒多大關系,國內胡希恕的弟子馮世倫也持此看法,老師認為經方理論和內經理論緊密聯系,輔行訣和傷寒論同屬于經方體系的。

    《輔行訣》理論體系和《傷寒論》的六經辨證體系有顯著的不同,和《中藏經》比較接近,以臟腑虛實為辨證樞機。《中藏經》這本書來歷不明,傾向認為是后世托名華佗所做,通過比較《中藏經》《傷寒論》《輔行訣》這三本書所引用的經方就是湯液經法中的方,老師認為《中藏經》不是偽書,可能不出于華佗之手,是華佗學術思想直接或間接的記錄。

    因為《輔行訣》為學道者而作,論述比較簡單,僅僅論及五臟,《中藏經》是職業醫生華佗的理論實踐匯集,不僅論及六腑而且涉及病種比較廣泛。《輔行訣》“檢錄常情需用者六十首”他從湯液經法中選取的方劑不多,《中藏經》確認的傷寒論中也有的方劑大概10-20首,更多的方劑是華佗創制或總結得藥房,因為我們已經無法見到《湯液經》這本書,從那三本書所記方劑來看,《中藏經》有他們沒有的《湯液經法》的方劑。這樣說還是有依據的就是“漢晉以還,諸名醫輩,張機、衛汜[汛]、華元化、吳普、皇甫玄晏、支法師、葛稚川、范將軍等,皆當代名賢,咸師式此《湯液經法》,愍救疾苦,造福含靈。”三者同出于《湯液經法》,各自進行了理論加工和升華。

    《傷寒論》博采眾方,勤求古訓,總結發展出了六經辨證體系,而《輔行訣》和《中藏經》則采用了臟腑虛實辨證。因為他們各自的出發點不同,目標不同,研究方法有異,所以這三本書各有特色。《輔行訣》的理論體系相對于《傷寒論》要儉樸的多,具有道家醫學的特色。《中藏經》更強調具體實用,對理論的探究不如《傷寒論》,在理論水準上《傷寒論》要高于《輔行訣》和《中藏經》。

    馬繼興:敦煌醫藥文獻輯校

    上面談到的關于《輔行訣臟腑用藥法藥》這本書所涉及的一些問題,可理解為我們學習這本書的導論。

    二、五臟病證的總論

    隱居曰:凡學道輩,欲求永年,先須祛疾。或有夙痼,或患時恙,一依五臟補瀉法例,服藥數劑,必使臟氣平和,乃可進修內視之道。不爾,五精不續,真一難守,不入真景也。服藥祛疾,雖系微事,亦初學之要領也。諸凡雜病,服藥汗吐下后,邪氣雖平,精氣被奪,致令五臟虛疲,當即據證服補湯數劑以補之。不然,時日久曠,或變為損證,則生死轉側耳。謹將五臟虛實證候悉列于左,庶幾識別無誤焉。

    陶弘景說:凡進修內視之道的人,想健康長壽,必須先去掉疾病。治病是學道的基礎,準備工作。不管是慢性病,還是時令病急性病,按照五臟補瀉法令用藥,達到臟器平和就可以了,因為《輔行訣》面對的對象是學道之人,這些人的疾病不會復雜,不會多,因而所采用的理論方法也相對地簡單,就是臟腑虛實。

    如果不能使臟氣平和,則五臟之精氣不能協調運轉,元陰元陽不能守住一,六氣(臟氣)不能和化,不能進入真正的內視之道。對修道的人來說,服藥祛病,雖然是小事,也是初學要越過的階段。

    各種雜病,服藥汗吐下后,病雖然沒有了,但是精氣被奪,修道要守真一入真景,所以道家對精比中醫對精更重視。導致五臟虛疲,當即據證服補湯數劑以補之。假如精氣被奪,五臟虛疲的狀況不能扭轉恢復有可能轉變為損證,這里對虛證和損證進行了區分,虛證指五臟的疲憊,損證指臟氣虛損到不足以維持最基本的生命活動,有可能生死轉側。謹將五臟虛實證候悉列于左,庶幾識別無誤焉。

    這是五臟病證的總論,通過這個總論我們對陶弘景思想方法,這個醫學著作的目的對象,以及中醫生理的基本理論,臨床辨證的基本方法大體了解了。

    三、辨肝臟病證文并方

    肝虛則恐,實則怒。肝病者,必兩脅下痛,痛引少腹。虛則目無所見,耳有所聞,心澹澹如人將捕之。氣逆則耳聾,頰腫,治之取厥陰、少陽血者。邪在肝,則兩脅中痛。中寒惡血在內,則節善瘛,節時腫。取之行間以引脅下,補三里以溫[胃]中,取耳間青脈,以去其瘛。陶云:肝德在散。故經云:以辛補之,以酸瀉之。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適其性而衰也。

    《輔行訣》的標題和《傷寒論》的標題類似,有病證方,可對應《傷寒論》的病證治,這里沒有脈,它很少提到脈法。為什么稱為“病證文”,這個文是有來源的。


    肝虛則恐,實則怒。對肝臟病分為虛實,以虛實辨證,臟虛臟實會出現很多病證,《輔行訣》強調了臟之志,肝虛則恐,恐為腎之志,為什么肝虛則恐,水生木,肝虛腎氣不得運化,所以肝虛則恐。

    《藏氣法時論篇》第二十二,“肝病者,兩脅下痛引少腹,令人善怒,虛則目(目巟)(目巟)無所見,耳無所聞,善恐,如人將捕之,取其經,厥陰與少陽,氣逆,則頭痛耳聾不聰頰腫。取血者。”與“肝病者,必兩脅下痛,痛引少腹。虛則目無所見,耳有所聞,心澹澹如人將捕之。氣逆則耳聾,頰腫,治之取厥陰、少陽血者。邪在肝,則兩脅中痛。中寒惡血在內,則節善瘛,節時腫。取之行間以引脅下,補三里以溫[胃]中,取耳間青脈,以去其瘛”類似。

    陶云:肝德(肝臟的功能特點)在散。故經(內經)云:以辛補之,以酸瀉之。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為藏氣法時論的話),適其性而衰之也(為陶弘景的原話)。

    四、對肝臟病證《輔行訣》的表述方式:

     

    1、進行簡明的概括和判定(肝虛則恐,實則怒)。

    2、肝病病證表現及治法。肝病者,必兩脅下痛,痛引少腹也為總括,比“肝虛則恐,實則怒”層次低范圍小。接下來為虛實,虛則···肝實稱為邪在肝,對邪在肝論述了病證和針刺方法。

    3、對用藥方法的論述,也分為兩部分:概括(肝德在散);用藥物調節方法(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

    這是論述五臟病證的基本體例。

    再下面是五臟虛實的補瀉湯,這些方仍然是《湯液經法》中的方,根據行文組方煎煮法等判定的。

    肝病分虛實,治療肝病虛實的方就有瀉湯和補湯,瀉湯補湯都有大小,瀉湯有瀉湯的法度,補湯有補湯的法度,關于《輔行訣》的方劑組成的原理以后結合《湯液經法圖》做詳細介紹。凡是小瀉湯都是三味,大瀉湯都是六味,小補湯都是四味,大補湯都是七味,也就是說經方對藥味有一規之定,藥量也有一定之規,煎藥的溶劑的量也有一定的數,煎取多少,服用多少都有定數,也就是說經方的配制制方原理都合于數。《內經》云“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陰陽,和于術數”。

    五、病證體系

    《湯液經法》的病證體系和《傷寒論》的有很大區別,學習《輔行訣》這本書是為我們深入學習《傷寒雜病論》服務或者說做一些必須要有的探討,對《輔行訣》里所用的病證體系,《輔行訣》的編排本身顯示的很清楚:五臟體系和外感病證,和《傷寒雜病論》基本一致。只是《傷寒雜病論》和《輔行訣》所用的辯證體系差異很大,病證體系大的兩方面基本一致,進一步的細化區別很大,總的來說《輔行訣》的病證體系比較簡略,傷寒論要復雜的多。

    1、五臟病證

    五臟病證分:五臟虛實,五臟勞損,還包含五臟救治方,誤治后所用的藥方。

    五臟虛實病證是《輔行訣》的基本構架,也是《輔行訣》的副標題臟腑用藥法要主要所指。用病證而不是辨證沒有做深入的探究,另一方面整部《輔行訣》討論的重心是法要,就是簡編,所以稱為病證體系。五臟虛實所討論的和我們中醫其他醫籍后世所稱的五臟辨證類似,只是對五臟的病證分類比較簡略,就是分了虛實兩類,而虛實是五臟病證中最核心的內容,因為五臟藏精氣而不泄,五臟功能狀態的好壞就在于藏精氣藏的怎么樣,藏的好就是臟氣平和,就是服藥數劑必使藏氣平和。藏得不好,就表現為虛實兩端,藏精不足就是虛,藏精精氣不正就是實,實不是藏得多了,而是精氣的結構紊亂了,不正常了,邪氣盛則實,正氣不足了。正與邪是相對立的,虛和實與正和邪不完全對應,虛和實不僅指量的變化,虛指量的不足,實強調的是精氣不正,也就是精氣有些歪了,不正就是邪。所謂臟實就是臟氣不正了,不正就容易郁積,就成實了。這就是五臟藏精氣不正常的兩種情形,它含鈉他所涉及的問題。五臟虛實是從五臟藏精氣而不泄提出的,五臟藏精氣不正常表現為虛和實,所以以五臟虛實作為病證判斷的基礎也是完備的。

    《輔行訣》是為修道人而寫,修道之人需要保養五臟精氣,要求五臟精氣充盈平和,對于學習中醫的意義有多大?在臨床中直接根據五臟虛實來判定疾病的性質還是不足的,但是五臟虛實確是我們運用其他臨床辯證方法的基礎,在面對病人時,頭腦中一定有五臟虛實的概念的,不能對病人作了判斷處理而對病人的五臟虛實狀況一無所知。這種認識方法的另一個價值是我們學習中醫的初級課程,因為它的內容相對五藏辨證,六經辨證以及其他的辨證方法簡明些,另外五藏虛實的判斷是實時體現在臨床過程中的。

    五臟病證里除五臟虛實外,還有五藏勞損,勞損與虛實,特別是虛有同質性,就是有相同的性質,但是勞損比虛程度要重,在量變中有質變,在處理方法上有明顯的不同。

    五臟勞損和五臟虛實的差別在哪里?緣諸損候,藏氣互乘,虛實雜錯,藥味寒熱并行,補瀉相參。而臟腑虛實的證候,虛證就用補,實證就用瀉。虛實使臟氣平衡就可以了,而勞損不僅存在邪藏氣不平衡的問題,還存在互乘,不僅存在生克,還存在乘侮的情形。我們所遇到的問題,更多時候是存在臟氣互乘,五臟勞損更復雜一些,學習五藏病癥時,五藏虛實是基礎,五藏勞損復雜些,《輔行訣》對這部分內容沒有作更多的探究,只是給五臟的五首補湯。

    五臟病證里還有一方面就是救誤,又有瀉方五首,以救諸病誤治,致生變亂者也。這種情況比較復雜,因為誤治產生變亂,不那么單純,規范,典型。

    這是五臟病證的《輔行訣》談到的三個方面,以五臟虛實為基礎,認識勞損救誤必須先認識虛實,虛實是常,救誤和勞損是變。

    2、另一個大類是外感病證

    外感病證在《傷寒論》中已經有更完備更充分的六經辨證體系,《輔行訣》所談到的關于外感病證也是很有價值的,尤其對學習研究《傷寒論》有不可替代的價值,那就是二旦六神大小等湯。從二旦六神可看到經方的初始狀態,弘景曰:陽旦者,升陽之方,以黃芪為主;陰旦者,扶陰之方,以柴胡為主;青龍者,宣發之方,以麻黃為主;白虎者,收重之方,以石膏為主;朱鳥者,清滋之方,以雞子黃為主;玄武者,溫滲之方,以附子為主。此六方者,為六合之正精,升降陰陽,交互金木,即濟水火,乃神明之劑也

    陶弘景的概括相對于《傷寒論》來說顯得粗略,但對認識方劑提供了另外的角度,比如小陽旦湯,是《傷寒論》中的桂枝湯,小陽旦者生陽之方以黃芪為主,小陽旦沒有黃芪,其作用也不是生陽,是調和營衛,《輔行決》和《傷寒論》的理論體系不一樣,不能簡單的對應,還是可以看出兩者對方劑的認識存在明顯的區別。陽旦者生陽之方,和桂枝湯的認識不矛盾,調和營衛實際上也生陽,使陽氣達表,桂枝湯治表虛,表陽不足。大陽旦湯就是黃芪建中湯加人參,建中補氣比較明顯,升陽也是重要方面。

    陰旦者,扶陰之方,以柴胡為主,現在有溫陽派,有扶陽的說法,這里有扶陰的說法,扶陽也是最近幾年提出的,盧崇漢先生詳細的介紹了扶陽的方法,扶陰的方法,作為一種治療的基本方法談到的還是很少,扶陰可不可以理解成幫助陰呢,可以,肯定不是補陰。小陰旦方是桂枝湯去桂枝加黃芩,桂林古本有很相似的方劑:溫病脈證并治桂芝去桂加黃芩牡丹湯。《輔行訣》里的小陰旦湯是治療治天行[]身熱,汗出,頭目痛,腹中痛,干嘔,下利者,這兩首組方有區別,主治也有區別,小陰旦湯由生陽變成扶陰,桂枝湯就是補益方的底,輔助中氣以達表,去掉桂枝加黃芪,達表的作用很微弱,生姜變為入中了,整個方劑都變為入中了。扶陰不等于補陰,扶陽也不等于補陽,扶陽就是幫助陽氣充分發揮功能,扶陰就是幫助陰氣充分發揮功能。大陰旦湯就是小柴胡湯加芍藥,小柴胡湯有扶陰的作用容易理解,后世很少用這個說法,而把小柴胡湯里結成表里雙解,雙解含有扶陰的意味。外感發熱的病人用小柴胡湯后發熱先升高然后熱退,很少再升高,這種現象與扶陰有關系,也就是說用了這個方后正邪交爭更激烈。

    青龍者宣發之方,以麻黃為主,輔行決中的小青龍湯是傷寒論中的麻黃湯,大青龍湯是傷寒論中的小青龍湯。

    小白虎湯就是傷寒論中白虎湯,大白虎湯就是傷寒論里的竹葉石膏湯,白虎者,收重之方,以石膏為主。

    朱雀者,清滋之方,以雞子黃為主,小朱雀湯是傷寒中的黃連阿膠湯,通常說黃連阿膠湯養陰清熱,和這里的清滋意思一致。大朱雀湯是在小朱雀基礎上加了人參干姜,就有清滋補氣的作用,清中有補,陰陽并補,小朱雀主要補陰。

    小玄武就是傷寒論中的真武湯,大玄武:是在小玄武的基礎上加人參甘草,加了補氣的。玄武者,溫腎之方,以附子為主,真武湯在傷寒論中理解為溫陽化水氣,使水氣蒸騰,與陶弘景說法一致的,溫腎之方偏向于向下外出,強調了水的滲路,真武湯溫陽化水汽既有水汽蒸騰的一面,也有滲利一面。真武湯用生姜:水氣的蒸騰作用強,小玄武用的干姜,滲利作用強些。

    對于外感病癥,《輔行決》的比較粗略,沒形成完整的體系,就像我們看一篇文章的草稿,通過閱讀草稿,可以更清楚的了解作者的思考過程,《輔行訣》的價值不僅僅是草稿的價值,還有陶弘景的看法還有《湯液經法圖》和《湯液經法》的部分方。

    除了五臟病證和外感病證還有救誤,還有中惡卒死,陶經隱居云:中惡卒死者,皆臟氣被壅,致令內外隔絕所致也,神仙有開五竅以救卒死中惡之方五首,對這類病癥,奇病怪病,醫理簡單,治療方法出人意料,需要些技巧,如果醫生掌握了這些方法,處理起來往往讓病人感到驚奇,這部分內容不多說,我們主要學習經方體系。

    3、升陽與宣發

    比如噴泉,水打上去的過程是升陽,降落的過程是宣發。陽氣比較足的人用麻黃湯,陽虛的人不容易的麻黃湯證,也不宜用麻黃湯。

    4、關于柴胡扶陰

    陽旦者黃芪為主,陰旦者柴胡為主,不是指這一味藥的作用,作為主藥君藥,柴胡扶陰的理解,以小柴胡湯為例,陶先生也是以一方劑來討論,而非只一味藥。扶陰是助陰,陰是陽氣運化的資源,后勤保障,陰在內陽之守也,扶陰就是扶資源后勤保障,和補陰是不同的,補是添加,扶是調度調理,扶小柴胡湯后先升熱后降熱的機理,在小柴胡湯的病機下,正邪雙方相持不下,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對抗邪氣也是靠資源,小柴胡湯調度調配資源,資源充足就會使交戰雙方斗爭更激烈,為什么升高:有打激烈戰斗的能力,然后一舉攻克。用小柴胡湯不論用幾劑,只要熱生起來了,在幾小時內就退,一切恢復正常,一戰而勝,這就是扶陰帶來的效果。

    六、湯液經法圖

    《湯液經發圖》是《輔行訣》中比較核心的內容,目前還不能斷定《湯液經法圖》是出自湯液經法還是陶弘景,《湯液經法圖》所包含的思想肯定存在于《湯液經法》中的,這樣說的依據是:漢晉以還,諸名醫輩,張機、衛汜[]、華元化、吳普、皇甫玄晏、支法師、葛稚川、范將軍等,皆當代名賢,咸師式此《湯液經法》,愍救疾苦,造福含靈。既然這些名醫都咸師式此湯液經法,他們所師式的必定有一個理論體系,《湯液經法》的理論思想集中地表現在《湯液經法圖》中。《湯液經法圖》看起來很簡單,實際就是一個五行圖,但所包含的思想就不那么簡單了。

    《湯液經法圖》含有三個基本思想,他是在五行理論指導下的理論思想就不需要說了,三種基本理論思想是:一者五行互含的;二者五味變化;三者補瀉的理論思想。這樣的說法如果不加說明的話,容易被人認為是想當然的貼標簽。

    1、五行互含

    關于五行互含在《輔行訣》提到一次經云: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天有五氣,化生五味,五味之變,不可勝數。今者約列二十五種,以明五行互含之跡,以明五味變化之用。雖然《輔行訣》只提到一次,但是五行互含的思想是《輔行訣》或者《湯液經法》中制方立論的最重要的理論基石。看一看《輔行訣》中對五味的分類,就很清楚的看到這一點,味辛皆屬木,桂為之主,椒為火,姜為土,細辛為金,附子為水。味咸皆屬火,旋覆[]為之主,大黃為木,澤瀉為土,厚樸為金,硝石為水。味甘皆屬土,人參為之主,甘草為木,大棗為火,麥冬為金,茯苓為水。味酸皆屬金,五味[]為之主,枳實為木,豉為火,芍藥為土,薯蕷為水。味苦皆屬水,地黃為之主,黃芩為木,黃連為火,白術為土,竹葉為金。此二十五味,為諸藥之精,多療諸五臟六腑內損諸病,學者當深契焉

    這就是五行互含,關于五行互含的理論及應用非常重要,目前只能從《輔行決》中見到,這是非常重要的思想,正是有了這樣的思想,才有了經方,對比后世制方理論,我們就可以看出經方的治方理論與后世的治方理論有很大差別,其一就表現在經方是應用五行互含的思想對藥味進行分類認識和應用。五行互含理論來源于五行理論,五行理論在中醫中有三種應用。一者臟象理論,二者五運理論(見于《素問》七篇大論的五運六氣中),三者五行互含理論,五行互含理論只見于《輔行決》,可以看作五行理論的一個推論,因為天布五行,以運萬類,萬物皆秉承五行之氣而化生,萬物都具備五行,構成某一事物的某一部分也是秉承五行之氣而生的,五行之氣也可如陰陽理論般廣泛地應用于不同級別的事物之中,這是從縱向上看,如果從橫向上看也是五行互含,夫天布五行,以運萬類,人稟五常,以有五藏。在人體,如人體秉五行之氣而生,人體的某一臟腑(如肝)也是秉五行之氣而生,肝中也有金木水火土,他臟亦同此。

    為什么經方理論以五行互含理論作為理論依據呢?因為我們配置藥方的目的在于調節調動人體各種生機和運化功能。從時空來看,是一種橫向的,某一時點作用的過程,縱向過程是一種生成演化的過程,醫生面對的是病人生命過程的某一橫斷面,其發生作用也是在某一橫斷面上進行的。五行互含理論主要是在橫向上揭示五行的相互聯系相互作用的內在機制,此點正是經方制方最重要的理論依據。

    換一個角度來理解,比如想調節肝的功能狀態,首先知道肝不是孤立地存在于人體之中,與其他四藏有密切聯系,必須從五臟來調理。在后世治方理論,如深入探尋,虛則補其母,如何補?實則瀉其子,如何瀉?后世在補瀉的作用機制不夠明了,《湯液經法圖》所包含的補瀉思想是有一定的定義的,陽進為補,陰退為瀉。如果對臟腑的功能狀態進行補瀉,如何補,按照五行互含的歸類,補就用本位之主,味辛皆屬木,桂為之主。補肝,以桂為主,用金中之木來瀉肝,因為同氣相求。《輔行訣》的補瀉和現在的補瀉不通,此瀉為陰退為瀉,而非通腑的瀉,經方的補瀉必須依照五行互含理論,經方治方就是以五行互含為理論依據。

    2、夫肝之病,補用酸,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藥調之。酸入肝,焦苦入心,甘入脾。脾能傷腎,腎氣微弱,則水不行;水不行,則心火氣盛,則傷肺;肺被傷,則金氣不行;金氣不行,則肝氣盛。故實脾*,則肝自愈。此治肝補脾之要妙也。肝虛則用此法,實則不在用之。

    仲景這里提出的補肝法,其中一種思想與前面所提到的一樣,就是從五行的總體上補肝,而不是單純的只針對肝,仲景把五行相生相克都走到,最終肝虛可以恢復,克制肺金,使肺金不克肝,而實現肝虛的自愈,這樣一種補肝的方法和《輔行訣》中補肝的方法有區別,《輔行訣》直接用肝味的主藥直接補,而雜病例中是間接補,通過金氣不行,使克制肝的力量減弱,而使肝氣旺盛,先認同陶弘景所說,則對仲景雜病例中的治法,可認為是對《湯液經法》的一種發展,除了直接補肝的方法之外還有五行循環的補肝的方法,仲景對味的應用是入體的,輔行訣味從對用的應用而對五味劃分歸屬。二者之間的關系可認為是并行的。

    3、五行互含,五行之中復有五行,是否可以無限推衍下去,層層互含,以至無窮?

    陰陽可以,五行不一定。五行都具備的就是完整的事物形態,分到一定程度,就不具備了。

    4、小瀉肝湯治肝實,兩脅下痛,痛引少腹迫急,當有干嘔者方:枳實(熬) 芍藥 生姜(各三兩)上三味,以清漿三升,煮取一升,頓服之。不瘥,即重作服之。

    小瀉肝湯用于治療肝實,精氣不正,肝實要瀉,以酸瀉之,酸屬金,金克木,瀉肝用的是克制之法,臟實就是精氣不正,邪氣盛,而克就是管理,是欺侮,肝實就用酸來瀉,瀉就是使臟氣回收,陰退為瀉,用金中之木來實現對肝的管理,味酸皆屬金,..枳實為木,..芍藥為土。。。。味辛皆屬木...姜為土,用芍藥,酸中之土,這個管理是持續的,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的,需要持續穩定的管理的連續性,用能夠守的土使管理工作能穩定,生姜從五味的互含中,姜為木之土,木接受了金的管理后,也要保持穩定。這就是經方治方的理論和實踐的體現。其他的方劑沒有小瀉肝湯這么顯明,其中所包含的仍然是這樣的思想,正如陶弘景說言其間增減,雖各擅其異,或致新效,似亂舊經,而其旨趣,仍方圓之于規矩也

    5、五味的定義

    在《尚書洪范》中箕子對五味有個定義,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爰稼穡。潤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通常理解的五味是味覺口感的味,他們有密切關系,但是二者不是一回事。從五味定義可以看出五味所表達的是一種氣化的狀態或者說秉氣的狀態,咸秉潤下之氣,苦秉炎上之氣,對這一點我們應該認真思考,我們以后談五味時候都是在這種基礎上談。

    對藥物的咸味,嘗起來不一定咸,而是具有潤下的性質,苦味不一定苦,而是具有炎上的性質,對此要有足夠的重視。在對五味的定義中不涉及體用,從體用的角度看,五味應該屬于體。箕子的五行理論來源于洛書,和來源于河圖的生成沒有直接的關系,因為體用的提出來源于生成,生數和成數來源于河圖的,河圖和洛書來源于兩套系統,一個講體系,一個講運動,也就是運動中的平衡,為什么箕子從洛書而不是從河圖來講五行,因為洛書是講用的,河圖是講體系的,一個是側重先天,一個側重后天。

    五味體用的提出和應用在《輔行訣》中表現的很充分,這個理論也見于《素問》,《素問》的《臟氣法時篇》,談到了味的體和用,只是沒有進行說明。

    6、湯液經法圖對五味的劃分

    該圖為正五邊形,為三層,從這個圖中可看出,木的用味是辛,體味是酸;火的用味是苦,體味是咸,土的用味是甘,體味是辛,金的用味是酸,體味是咸,水的用味是苦,體味是甘。這個劃分和我們熟悉的酸入肝,苦入心,甘入脾,辛入肺,咸入腎有明顯的差別:土味的體是辛,金味的體是咸,水味的體是甘,對此我們很難理解,現在先存疑。

    我們可以看到他對五味五行的分配是有嚴格的規律的,木之用對應土之體,金火體對體,水火用對用,有的是體用對應,有的是體體對應,有的是用用對應,這種五味的五行分配的依據是:肝德在散,以辛補之,以酸瀉之;心德在耎,以咸補之,苦瀉之;脾德在緩,以甘補之,辛瀉之;肺德在收,以酸補之,咸瀉之;腎德在堅,以苦補之,甘瀉之。補的就是用,瀉的就是體。

    如果我們認為這個圖是正確的,我們的認識就很容易出現偏差,相克的兩行之間是對應的,有的是體用對應,有的是體體對應,有的是用用對應,就導致五行關系難于融洽,《湯液經法圖》雖然很規范,但也存在難于完全協和的狀況。本來土居中,金木水火居于四象,在此圖中土不居中,五味的體用在五行之間的分配對應的不那么工整。

    為什么把土從中間拿出來,與四象放在同等地位上,這是理解《湯液經法圖》的關鍵。《湯液經法圖》于我們通常對五味五行的認識和應用有差別,根本點在于把土拿了出來,這個問題非常特殊,也是認識《湯液經法圖》所必須要做出解釋的問題。

    《輔行訣》:陶云:肝德在散。故經云:以辛補之,以酸瀉之。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適其性而衰之也。

    《內經》: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補之,酸寫之。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

    這兩者基本上沒有區別。

    《輔行訣》:陶云:心德在耎。故經云:以咸補之,苦瀉之;心苦緩,急食酸以收之。

    《內經》:心欲軟,急食咸以軟之,用咸補之,甘寫之。心苦緩,急食酸以收之。

    基本一致。

    《輔行訣》:陶云:脾德在緩。故經云:以甘補之,辛瀉之;脾苦濕,急食苦以燥之。

    《內經》: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用苦寫之,甘補之。脾苦濕,急食苦以燥之。

    基本一致。

    《輔行訣》:陶云:肺德在收。故經云:以酸補之,咸瀉之;肺苦氣上逆,急食辛以散之,開腠理以通氣也。

    《內經》: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補之,辛寫之。肺苦氣上逆,急食苦以泄之。

    炎上作苦,苦能不能瀉氣上逆呢,《內經》條文存在傳抄之誤,《輔行訣》比較合理通順。

    《輔行訣》:陶云:腎德在堅。故經云:以苦補之,甘瀉之;腎苦燥,急食咸以潤之,至津液生也。

    《內經》:腎欲堅,急食苦以堅之,用苦補之,咸寫之。腎苦燥,急食辛以潤之,開腠理,致津液,通氣也。

    此處也存在傳抄之誤。

    1、《輔行訣》的經云,是有所本的,就是《內經》;2、《輔行訣》關于肺腎味的分配和通常認識不一樣,但是行文有道理,需要對其進行研究。之所以會出現這么明顯的差別,是《湯液經法圖》把土從中間拿出來有關。順著左旋的方向,就是木火土金水,是相生的關系,《湯液經法圖》強調的不是五方東南西北中,而是生克,以生的關系構成了五行圖,相間者就是相克的關系。如果把五行圖按照四方和中央來做的話,說明了一種體系。用相生關系構成的五行循環圖揭示了五行生克制化的關系,通過這個相生關系形成的五行圖的目的是要把握生克制化的思想,在既定的體上五行如何運化,符合客觀規律。就像從《河圖》當中提煉出《洛書》一樣,一個強調用,一個強調體。在《內經》上五臟五味五行基本上是體的劃分,對用的體系的劃分談的比較少。《湯液經法圖》從用的角度來談五行五味,這點正式他的理論價值所在,沒有這個圖很可能不知道很不容易得出這樣的體系。打個比方,沒有《洛書》只有《河圖》,對世界的理解會感覺有重大的欠缺。《湯液經法圖》這樣來認識是不是合理,也需要大家來共同探討體驗。《湯液經法圖》是自成體系的,對五行立足于用的,立足于平衡的,《湯液經法圖》對五行的把握相當于洛書的位置,講平衡的講動態的,動態之中的平衡,平衡之中的動態,這才有五行的合化,才有五行的生生不息,才有我們所關注的五味的變化,才有經方依據此變化所實現的配方的配制。

    體系圖和運動圖所揭示的規律是不一樣的,五邊形的圖更強調五行五味之間的相互作用和變化。

    7、五味變化

    五行圖第二圈標示了木火土金水,每行都各有體用。

    最外圈有兩個內容,一是五味所化,另一是主治功用。先看化,化就是變化,古人用變化時是兩個概念:物生謂之化,物極謂之變。化就是產生新的東西,變就是轉變為另外的東西,一個是新事物的產生,一個是既有事物的完成,一個是始,一個是終。

    這里談的是化,按照《湯液經法圖》所示:辛酸化甘,苦咸化酸,甘辛化苦,酸咸化辛,苦甘化咸。通常所說的酸甘化陰,只有這一個說法,但沒有苦咸、咸辛等化,在《輔行決》之前,我們很難見到這方面的知識,五味所化是中醫體系中的薄弱環節,《湯液經法圖》中所說的五味所化,依據目前還不詳,先把《湯液經法圖》中五味所化的結論記住,原因有待以后慢慢探討研究。辛甘發散為陽,酸苦涌瀉為陰是對五味陰陽的劃分。

    我們要重視這個化,這是《湯液經法圖》里面很重要的思想,五味之間的相互作用不僅是生克關系,也不僅是乘侮的關系,他們之間還在產生變化,正因為有了這些變化,才有了經方的配制理論。對五味的認識不是口感不是味覺上的認識,中醫對五味的定義,來自《尚書洪范》,潤下做咸,炎上做苦,從革做辛,曲直做酸,稼穡做甘,中醫的五味就是是五行稟氣。

    從五味是五行秉氣的角度來理解,辛酸化甘就能夠能夠理解:發散之氣和收斂之氣相互作用會形成平緩之氣,那就是甘,所以辛酸化甘。

    苦咸化酸,炎上作苦,潤下作咸,苦堅咸潤,這兩種稟氣相互作用合化成收斂之氣化酸。

    甘辛化苦,甘是和緩之氣,辛是發散之氣,和緩和發散這兩種稟氣進行合化,就化為苦。對于苦味有苦以躁濕,苦以堅之。苦味能夠破結,這個結的范圍比較小,但是作用力度比辛散要強,對于那些堅硬的凝結,需要苦味才能突破,辛味的力量可能就達不到,苦味能作用于硬度更高的氣機,辛味作用于硬度比較低的氣機,苦的這種秉氣不是快速的而是緩緩作用的,而甘辛就能合化這種性質的秉氣。

    酸咸化辛,收斂和潤下怎么合化出發散性質的辛呢?陰陽相互作用時是相反相乘,沒有相反就沒有相乘,比如肝靠酸來生的,體秉收氣,用就是發散。收斂和潤下化出來的不可能更加收斂的,而是發散的辛。

    苦甘化咸,炎上做苦,稼穡做甘,苦味可以開降,有辛散的影子,甘緩和苦味的堅就之氣,使其轉化為潤下的稟氣。

    剛才所講的五味所化,這是理解之一,還有一種理解,辛酸化甘,這個甘就是土,苦咸化酸,這個酸就是木,以此類推,這種變化也是存在的,五味所化即可以化出味來,也可以化出氣來。兩種理解都成立,也很可能同時存在。如進食了辛味和酸味的飲食(稟氣而非口感),辛酸是相互作用的,辛酸即有可能化出脾所需要的精微物質,也可能化出脾需要的運化的氣也就是脾氣。

    8、五除

    除煩,除痞,除滯,除燥,??

    除煩是水木相互作用的結果還是苦酸或苦甘,辛酸相互作用的結果?傾向于苦酸相互作用的結果。煩表明心氣不寧,不管原因是什么,表現為煩,必然最終要落到心氣上去,只有心氣不寧才會煩,心氣不安寧是通過水木之氣來實現使心氣不寧得以恢復平靜的,苦這里是水之用,在火里,也被作為火之用,從《輔行決》自身來看,五味的分配也是有些問題的,味苦皆屬水,五味所屬的五行是屬于用的,苦味為水之用,那就不應該是火之用,味咸皆屬火,在五行圖中火的體用位置該顛倒一下,這樣結構關系更緊密更協調更合理。關于五除,目前認識有限,標識的五種證,表明的是什么內容似乎缺少規律性,如果按五行來分,這五個證應該歸屬于五行,如果煩是火,痞是土,滯是木,燥是金,水是什么?慢慢研究。

    一部分是五行互含一部分是五味變化還有一個補瀉。

    9、補瀉

    陽進為補,陰退為瀉,補瀉思想是《經法圖》中的第三個思想,關于補瀉《湯液經法》即給了定義,也給了說明。說明有兩點,第一:其數七,火數也,陽進為補,怎么進呢?13579天數,陽數,奇數,陽進為補:由小到大,13579,最大是9,為啥是其數7?物極必反,陽數達到最大時,實際上已經是要走向陰數了,走到最大時,陽氣不純,陽數稟氣最純的就是火,火數7

    陰退為瀉,陰數是偶數,地數,2 4 6 8 10,如果陰退為瀉,最小的陰數為2,為何不說2呢?因為2是火數,火屬陽,2藏于7中,陰數中稟陰氣最純的是水,天一生水,地六成之,水的成數是6,故以6代表陰。

    第二:《湯液經法圖》還有一個指導思想,就是圖下面那兩個符號,陽進為補為左旋,陰退為瀉為右旋,水數火數是陰陽的屬性標示,左旋右旋是對陰陽運動的把握,陽進必然是左旋,陰退必然是右旋,必然是左升右降,實際上左升右降是古人很基本的認識,這個認識來源很簡單,就是面南而立,陽氣左升,陰氣右降,是天地陰陽的必然規律,人與天地相參,就像水往低處流,這就是自然規律。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安徽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