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ogbmf"></button>
    <rp id="ogbmf"></rp>
    <th id="ogbmf"></th><th id="ogbmf"></th>
    安徽快3安徽快3官网安徽快3网址安徽快3注册安徽快3app安徽快3平台安徽快3邀请码安徽快3网登录安徽快3开户安徽快3手机版安徽快3app下载安徽快3ios安徽快3可靠吗

    山高水高 / 中醫知識 / 呂英跟師父李可的學習體會

    0 0

       

    呂英跟師父李可的學習體會

    2015-10-02  山高水高

     

    呂英跟師父李可的學習體會

     

    學習體會

    19/4    一憂郁

    1、  憂郁,肺主悲,脾主憂,肺屬金,金剛也,堅也,脾屬土,若脾土寒,土中之質常有水浸于中,化源之機不清,此土所生肺金,過堅過實,無有藏氣,令肺金流行欠通暢,即肺主制節,主通調水道,肺朝百脈之功用失常,化源之潤下亦滯滯不行,金土不合,法宜溫土,能土能伏火,火能熔金,金氣流行,得金生麗水,金水相合,氣能升焉,肺得其藏,又能得地以生金,金土水三者并交,化源與適化互相協調,氣血亦得常常交流,如天能施雨露,坤土燥濕得宜,土旺則能生養萬物,如此運用一切,穢濁皆,化為烏有。

    2、  憂郁者,多驚恐,乃膽氣不足,按子午流注子時氣血走膽經,丑時走肝經,膽為肝之余氣,故可補膽氣(補中益氣湯)按時辰服藥。

    3、  憂郁者,心氣虛亦易生悲,心經走午時,故可補必氣藥,參附湯,生脈散,于午時服藥。

    二EMT

          子宮內膜異位癥時雌激素的依賴可指導臨床。婦女月經有別于其他內科疾病(與男性相比較)的唯一特征,《黃帝內經》痿論篇第四十四(P307~312)岐伯曰:“陽明者,五臟六腑之海,主潤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也。沖脈故里,經脈之海也,主滲灌溪谷,與陽明合于宗筋,服陽總宗筋之會,會于氣街,而陽明為這長,皆屬于帶脈,而絡于督脈。故陽明虛,則宗筋縱,帶脈不引,故足痿不用也。”故沖脈隸屬陽明,又為經脈之海。上古天真論篇第一岐伯曰:“女子七歲腎氣盛,齒更發生。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太沖脈盛,月事以時下,故有子。三七,腎氣平均,故真牙生而長極。四七,筋骨堅,發長極,身體盛壯。五七,陽明脈衰,面始焦,發始墮。六七,三陽脈衰于上,面皆焦,發始白。七七任脈虛,太沖脈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壞而無子也。從文中總結二七,七七是太沖脈動盛衰少的年齡,三七、四七身體處于長與壯的階段,五七,六七由陽明脈漸及三陽脈衰。內異癥是先出現離經之血,漸血瘀氣滯,經脈阻滯不通導致相關臨床癥狀:內異結節,痛經、合并炎性包塊、局部與周圍組織的粘連,不孕等。根據上述經文本人認為內異癥的發生與陽明關系密切,而沖脈又隸屬陽明,歸于一點與陽明脈的失常有直接關系,解決的首要問題是陽明脈的強盛,而“陽化氣,陰面形;”“陽主動,陰主靜。”從現代醫生所認識的與陰陽二氣的理論是符合的,那么臨床應該加強陽氣的功能化解陰邪所形成的病理特征,也是從根本扭轉此類患者體質的方法,即扶持中焦陽氣,目前所總結之方是陽和湯合小建中湯合失笑散或陽和湯合逆湯散合失笑散。

    三,PCOS

       從PCOS以下典型的病理變化:一、卵巢的變化(一)大體所見,卵巢增大,多為雙側,1、表面光滑,發亮、包膜增厚,灰白色或珠灰色,韌性。包膜見許多大小不等的囊性卵泡,切面見包膜較正常厚3~4倍,包膜,下見各種不同發育期及萎縮的卵泡膜細胞覆蓋卵泡內無黃體,卵巢問質有時有黃素化。二子宮內膜的變化,主要表現為無排卵型子宮內膜。子宮內膜具體的組織學變化隨卵巢分泌的雌激素水平的不同的持續時間的不同而表現不同,因而可表現為增生期,囊腺型或腺型增生過長,甚至俁并子宮內膜癌。從其卵形的顏色中醫認為非熱證,屬邪陰,邪寒成形之作用。從其臨床表現1月經失調,由月經稀發,月經過少甚至閉經,少數也有表現為月經過多者。2、多毛和肥胖。3、不孕。符合垃圾陰精過盛,陽失主動功能,陰邪成形之機理。治療扶陽,扶哪里之陽,根據本病的病位,屬下焦之病,應扶元陽之氣,同時有陰邪找出路,即扶陽與瀉陰并進,方選四逆湯俁陽和湯加砂仁。另一啟示是PCOS與糖尿病均有胰島素抵抗,均可服用二甲雙胍來治療,從坎卦(  )中悟出陽中求陰法均適合治療此二病,只是陽中求陰之方藥不同,更突出了中醫治病的偉大而神奇,但西醫知識可幫助中醫生理解,透徹地理解疾病的中醫機理,指導選方用藥。

    四、念珠菌性陰道炎

    豆腐渣樣白帶的理解,想到了豆腐的制作過程,必須用石膏才“點”豆漿,才能形成塊狀豆腐。石膏是辛寒之品,由此看出婦科的念珠菌性陰道炎或其他疾病因多種消炎藥的使用導致菌群失調出現了念珠菌感染,消炎藥即消弱了兩“火”即人身之邪形成。治療時應用扶陽法化解體內陰寒之邪,但由于已形成的念珠菌性陰道炎患者其陰道奇癢無比,必須采用方法緩解其標,即局部使用外用藥沖洗,或用小蘇打水沖冼以緩解患者陰道的瘙癢,內服藥用四逆湯合苓桂術甘合薏似附子敗醬散加蒼術化解體內停留的山巒障氣,必要時加白芷、生牡蠣,白芷祛風勝濕,生牡蠣取之收澀之性,減少白帶的形成,并可佐辛溫藥之太過上升之勢。

    五扶陽方法及藥物

    雖然每一經,每一臟,每一腑均可陰陰盛陽衰,但元陽是人生之根本,是故應用“四逆湯,白通湯、參附湯,附子湯,姜附湯,術附湯,附子理中湯,麻黃附子細辛湯。”“附子”是扶陽第一要藥;這是不可爭辨的事實!但除了這些方,認為根據每人不同的體質,適當如味,如澤瀉泄腎濁有列陽氣的升發和潛藏,茯苓祛腎邪,即通過淡滲利水之作用也有列扶陽,麻黃開表散寒邪有列于心肺陽的恢復,蒼術化脾胃之濁濁氣有列脾胃之扶清陽的上升,牛膝引血下行有助血中之寒隨月經而排出,細辛搜經絡中之寒邪有列督脈行使總統人身之陽的作用,蘇梗搜氣分,血分之寒,有列胞宮中之陰邪排出于皮毛,海蛤殼、貓爪草、軟堅散結有利咽至喉部陰濁凝結之氣散去,鹿含草、骨碎補有利于下肢寒氣的導出,雞血藤養血活血通絡有助全身經絡中之寒邪驅出。桂枝化心脈中寒邪助心陽扶元陽。

    六、人生四火

    實火、虛火、郁火、浮游之火需分清。實火指食積內熱化火,風邪化熱化火,暑熱之邪傷人,燥熱之邪傷人;虛火指所有的陰精耗損,陰虛火旺之證;郁火指疾郁,氣郁(氣結、氣滯)血瘀而致郁火產生;浮游之火指所有的陰盛陽衰而致龍火飄浮不能歸其所舍之證。

    七、不排卵性不孕

         目前總結出兩種有效方法,一種是先以小建中合二陳打基礎,再服溫經湯激發陽入陰,陽長至極轉化為陽的過程;第二種情況是四逆湯散扶陽解郁如苓桂術甘湯溫陽化飲以助之陽的強壯,加桃仁活血促卵泡破裂。第三種情況是從加強“陽氣主動這方面入手,使陽能入陰同時亦配了陰藥,做后盾,但量少,方以茯苓四逆加腎四味(李可老中醫經驗),適當佐以柴調肝發揮調節血分布的功能,丹參養血活血促使卵泡有充足的血供,全方旨在達到卵泡成熟并能排出,達到受孕目的!

    八  坎卦的理解

    初學時只反坎卦理解為二陰抱一陽,25/4與唐步祺關門弟子向天清一起談道時,他講了一方:佛手散,即當歸,川芎,講到此方亦為一坎卦,當歸養血,味辛甘,微苦,性溫,能使血各歸其所,故名“當歸”,能調理沖任督三脈,善能補血、和血、無論胎前,產后各病,都常隨證加減采用,川芎味辛性溫,為血中氣藥,上行頭目同上行血海,一往直前,走而不守。功能行氣活血,搜風,開郁,無論胎前,臨產,產后皆可隨證應用。二藥配伍,相較而言,當歸雖補血偏溫陽,性動而在走,仍為坎卦中陰爻,川芎性味燥烈,稟四川西南這地氣,走而不守,屬陽爻。與典型的滋腎通丸搭配明里的二陰抱一陽不同,這一認識大大指導了我對方劑的認識,如玉屏風散,不也一樣嗎!北芪,白術補氣為陰爻,防風祛風使汗液排出通暢以助芪術固表固衛之效。

    九、春夏之交用藥

    柴平合五苓散。從五運六氣看,22/1~21/3為厥陰風木主金,22/3~21/5為少陰君火主金,而廣州地處南方,又屬火,故春夏之支既要疏通肝木的調達之性,又要注重心火的上關趨勢,五苓散并非清心火,膽通過利水可抑遏心火趨之勢,而且又無苦寒敗胃傷脾之弊,同時平胃散燥濕可化解嶺南地區人的溫濁,目的一防濕郁化熱,二有助陽氣的黃精,從3個方面訶護之陽,合用的真妙應在于此。

    十、腎心肺陽虛所致疾飲——肺心病

    四逆湯合苓桂術甘合小半夏湯

    云苓40    桂枝30    白術40    炙甘草40    生姜45    法夏30     附子30   干姜60

    十一、陰陽并調——炮姜甘姜湯

          畏寒但手足心熱

          炮姜60      炙甘草60

          辛甘化陽,苦甘化陰,此類患者陰盛陽虛,陽虛為本,陰虛屬后天癸水之不足,只能采用化陰之法方為最佳捷徑,若滋陰、養陰、生津之法不但陰虛癥狀得不到改善,反致邪陰留滯機體耗傷陽氣,成乾暫時有效,很快又復發,因此臨床必須分清是天一真水白虧耗,還是后天癸水的虧耗。要明五運六氣,方能明白此中道理。

    十二、再障的理解與用藥

          再障全血細胞虧少,中醫認為精髓相通,只有黃精力量增強,才能以精養髓,通過溫精而達到溫髓,那么正常的髓自然會歸位,從根本上徹底治愈。方藥為四逆湯合玉屏風,黃芪建中湯,當歸補血湯,根據個體差異選藥。艾葉味苦、辛、性溫。因其性溫故能達到“通”的作用,若嫌行經之力不夠,再加生姜,法夏,炮姜加強行經之力,其實質三藥能散水寒之氣,疏通經絡故而達到行經之功。

    十三、麻黃附子細辛湯的再認識

          之前的臨床中一直是用以治療寒邪直中少陰經之病。近一月漸體會扶陽法的臨床應用,方明此方乃溫陽通經祛寒之方,任何陽虛感寒沉積體內日久所化各種疾病均可使用,亦更理解仲景學術的深刻內涵,附子扶陽,細辛相當于‘二轉手’的作用,將體內的沉寒通過附子扶陽激發后而引繪麻黃,即術語祛經絡筋骨肌肉中之寒邪,利用麻黃的達表作用從表而解,如肺中沉寒之疾,初服此方咳會增多,此時加用生姜加強行以絡中之寒邪,咳多并非病情加重,而是藥物扶助正氣與沉寒相爭所致,接著咳嗽減痰會增多,此種排痰即是排除多年的沉積之痰,方能連根拔除。

    十四、為何人的右邊多痰

          若人以地磁均而躺,頭增腳北,左西右東,右側位于東方,東主升發,(1)外邪侵襲,最易抑制人的升發之性,故右側病患多于左側。(2)而且右主升發,其動生必強。用的多亦易勞損。

    十五、重灸關元可扶陽

          關元為三陽交會處,艾葉有溫通作用,后背為太陽,咽為少陰。

    開合樞

         開——通、合——閉,樞——郁,開通、疏導兩法可解決傷寒六經的病證,包括了汗吐下溫清補消和八法,具體必須辨證施治,將癥狀舌脈三者相結合,辨清是單純的經證,腑證,還是合病,并病,及病情的程度輕重。

    2006年9月2日

    高血壓

    經過此次北上,西上求學取經,親耳聆聽王正龍老師的元氣論,六經辨證大法,理論方藥俱全的臨床實踐,當時時有疑惑,也提出一然不成熟的問題,老師雖嚴格卻真正做到了苦口婆心,親自帶教傾盡全力用心一點一滴教每個學生把脈,并講解了現代西醫及解剖學的相關知識,老師講的話無懈可擊,老師淵博的知識當今確屬罕見,況且是始此年輕之人。意料不到的是山西李可老中醫欣然同意我前往求學,雖短短一周,受益匪淺,更被老師的慈祥和藹及厚愛平易近人所感動,2006年8月21日李老因救一病人之命前來廣州,我幸運的投入師門,成為李可老中醫的正式徒弟,那種驚喜已無法用言語表達,但老師的嘉獎之詞更主我感到肩上的責任,不為別的,只為了師父的關愛,想想自已何德何能卻能不費吹灰之力拜在老師門下,心中那份想隱居山林的自私想法被師父一生為中醫事業奮斗,為救治患者不惜自已的一切包括生命的精神慢驅趕散去了,于是我又下決心利用自已這個人世間的過客短;幾十年人生,盡力救沾每位患者,絕無其他雜念,師父是中醫的脊梁,是我們第子們人生的一面鏡子,沒想到我人生最后的愿望能得以實現,還有什么比這更幸福的呢?師父,弟子呂英希望不幸貞您的厚愛,靜下心來研讀醫書,總結經驗。

    師父李可治高血壓善用溫氏奔豚湯,所理解機理為“沖氣挾飲邪上逆奔沖。病機為腎陽虛衰,肝寒凝滯,寒飲內停,沖脈即不安于位,挾飲邪上逆凝滯,寒飲內停,沖脈即不巡于位,挾飲邪上逆奔沖。方中澤瀉,茯苓即是降濁陰。今突悟另一型高血壓,是氣上血不上型,即王正龍老師先用回陽救逆藥激發元氣趕寒邪外出后,全身末梢血管尤其是頭部當原有的源浮之陽回位下焦腎中,頭部的精血尚無充養到位時,此時的血壓高是氣上血不上,或氣上精不上,那么用當歸四逆湯一但溫通經脈動,填滿精血,血隨氣上,陰陽并行,血壓即刻冷凝,除骨脈寒痹破沉寒痼冷,散寒行氣治諸病。

    2006年9月20日

         真陽元氣的離位總體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髓海不足,真陰不能斂舍或涵舍真陽,第二種是腎水寒極,龍火上,第三種是二者兼有。真陰不足用引火湯壯水水斂火,即壯水之主以制陽光,后者用溫扶下焦陽氣法,關鍵在于真陽元氣,寒邪二者的對應關系,元氣現有多少能發揮作用,寒邪是新寒,還是沉寒痼冷,其中是否扶有濕邪,即寒與濕并存,如果這樣分析,醫者就必須直心中明白患者元氣如何激發,如何調動,寒邪量的大小,密度的高低,堅硬的程度,寒濕有多少,寒濕與冰的量各有多少,二者在病者身上表現出多少相應的臨床癥狀,或根本就無證可辨,治療方法的確定是容易的,但方藥的施用精確沒有經驗和智慧是極難做到的。無其是第三種情況,二者兼俱,是分步而指還是一步到位,師父李可能做到,目前的我尚無把推。

    2006年9月20

    打持久戰還是決戰?

    目前體會到臨證時如何遣方用藥,如何將疾病快速治愈,“開門逐城”肯定是大方向,關鍵是采用的戰術,若是患者元氣尚盛,盡管病邪深伏,在病情不危,不急,不重時,可用持久戰,采用藥物按王正龍老師所教的理療方施治,將病者體內的堅冰伏邪逐漸化為寒水,涼水,溫水,熱水,水蒸汽,伏邪隨之被托透而出。若是患者病情急,危,重時,必須果斷用藥,速戰速決,先將陽氣歸位,保住“星星之火”,再行下一步“燎原”的計劃治療。

    開合樞的重要

    開合樞是中醫治病的大法

    以黃帝內經為宗旨

    以六經辨證為大法

    以天圓地方開六合

    九洲之貴在真氣

    陽主陰從明君位

    陽生陰長天地理

    四季五方統江山

    舍末逐本是明醫

    臨床治病若能明開合樞,并將之恰到好處的應用于臨床中,治病時是有關100%的把握,最起碼能做到大方向的正確,比如感冒初起,大法就是“開”因邪之侵犯之路是太陽經,只要開太陽經,使邪氣有出路,即使病愈較緩慢也不會發生偉變,更何況有臨床經驗,有傷寒論的妙方,往:是藥到病除,目前很多患者只服藥1/3劑~1劑,外感之癥狀就全部消失,當然是用桂枝湯,麻黃湯,麻桂各半湯,麻附細,四逆湯只要一辨證就明確了,而這小小的感冒辨證之功亦不是一年二年能學到的,需醫乾心靜,更需要一種心境,方可達到此種水平。

    尤其要提的是麻附細的托透法,即開六合,許多疾病的形成是漸進的,當然這里中西醫都包括,更包括西醫診斷的Ca,而這一漸進過程是六經傳變,明六經傳變,就必必須明五運六氣,是順經漸次傳變,還是表里傳變,需要深厚的中醫基礎知識,必須開悟,將宇宙,時間,空間之理領悟,腦海中一步步分析患者今天病情的來龍去脈,然后剝繭抽絲般將邪氣消滅。臨證中大部分疾病由表及里,所以很多疾病若采用“直紅法”,如西醫對腫瘤的放化療,看上去是捷徑,結果適得其反,為什么呢?因為人的生命不只是現代醫學認識到的那么簡單,一個受精卵的結合除了父母之精血,還有一個最大的能量場,那就是天地之真氣,若沒有天地,何來人呢?西醫不管溫育人燈生存繁衍的宇宙天地,只是一味將人一個第統一個系統不斷地分隔開來,進入到現在的分子生物學,現代化,分隔的代價是對疾病種類不斷增加,患病年齡不斷提前,許多西藥不斷更新是失敗的,所以全人類談癌色變,還有糖尿病的治療,一種不行,兩種,多種聯合用藥的結果是指標正常了,病人的身體完蛋了,最終死一血糖尿病正常但全身多臟器功能衰竭,悲唉!可憐我們的同胞,早日清醒。而中醫則是根據邪氣深入侵犯的部位,一步步將邪氣托透而出,出路何在,仲景先師的汗吐下三法。說到汗法,感嘆最多,老百姓有一句俗語:夏天不出汗,秋天       。可現代化的今天好好日日生活在恒溫中,連山汗的機會和條件都沒有了,這也難怪手疾病的年輕化,好象也在“與時俱進”,大家不覺可笑嗎?結論只有一句:無奈!這個地球在用明天換取今天,全世界的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的現代化何嘗不是用子孫后代的明天來換取?這是全人類的悲哀,而具體列每個人又有幾人不是用明天換取今天的成功,財富!身體沒了,任何東西都是空的,虛無的,希望大家與我共勉吧!不問西醫的病,不論中西的病,嚴格遵循六經辨證,拋開癥狀,施用方藥。

    近期臨證時更深地體會到治病時必須拋開西醫的病,甚至中醫的病也只能是參考,而將臨床的癥狀歸于六經,按六經進行辨證,施用各經相應的方藥。如近兩周治療的小兒哮喘,若初起是辨為少陰感寒,或是寒邪直入少陰,手膝冰涼,脈沉,咳喘,痰或多或少,咽干、癢、夜咳或活動后咳作,舌淡或紅,或淡紅,苔有咽暗紅,就可只用單方麻附細,開門逐賊,將寒邪直接從少陰趨出,一般1~3劑,癥緩明虛緩解,咽部痰增多,難咯,若膝涼,脈沉如前,符合冰化水的過程,直接用真武湯將此時形成的寒水直接化為水蒸汽,不但癥消病愈,而且通過這樣的治療,將體內積存的寒邪一并打盡。解除新疾,根治了舊疾,最后一步培元固本即可將哮喘的體制裁徹底扭轉,重新為患兒創造了一個免疫力。囑加強鍛煉,合理飲食,小兒可健康茁壯成長。這樣治療,比使用激素經濟,快速,關鍵是醫者判斷分析之精確,患者及家長堅信不移的態度和積極配合。

    許多垃圾陰精的疾病,如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壓,高尿酸血癥,及乙肝大小三陽,攜帶者,男性前列腺炎,女性盆腔炎,輸卵管積液,盆腔積液,可以想象,若用“清除垃圾”的方法是永遠清除不完的,而且藥物極難直達病所不傷害其他系統,而使用托透法,就是中醫對疾病最偉大的認識治療大法之一,邪之出路就是邪之入路,醫者根據六經辨證將陰經病轉為陽經病,找邪之出路,邪氣沒了,何來之疾!臨床中托透法并不只是一個麻附細,補中益氣的轉大氣,尤其是方中的北芪運大氣,大氣一轉,執中州可溉四旁,交通上下,兩條路開通為邪氣的排出創造條件,師父李可對某些久患瘡瘍之為常:聯俁使用,當然萬病之源在于元陽之氣的虛虧,沾本之法不可缺。這樣的配伍尤如派兵打仗,有排雷兵,有炸碉堡的先頭部隊,大部認在后,待前進之障礙一個個排除,大部隊一舉殲滅敵人,取得徹底勝利,勝利之后再行修整就是培護元氣,協調各臟腑功能,李老師治療許多急危重癥用藥猶用兵,層層設防固護元氣,步步逼進控制病情,直至局部扭轉,元陽已斂,前面是打江山,大家均知道,打江山難,守江山更難,治病亦如此啊,尤其是人,萬物之靈,很多時候會因為患者的一絲貪念或一時急躁功虧一憒。

     

     

     

     

    臨床病例(一)

    例一   朱紀烈    58歲     從化市委     2006年8月29日初診

    面易潮紅并煩躁7年

    7年前發現顏面每于下午潮紅,易發脾氣,當時考慮為更年期綜合征,服用太太中服液,更年靈等藥,癥狀有所緩解,5年前單位體檢發現血壓偏聽偏信高,血糖高,未服用藥物,飲食控制調節,4年前出現血壓明顯增高,遂來廣州空軍醫院詳查,當時BP153/95mmHg,血糖7.9mmol/L予拜糖平,美迪康,洛活喜,服用至今,刻診問及病史,病人談笑風生,性格開朗,自覺患病與工作過勞,應酬多有關。并訴服藥后一直血壓,血糖控制在正常范圍,但睡眠近二年易驚醒,時有難以入睡,二便正常,汗少,盛夏亦出法汗極少,畏寒,口不干,出于保健主動飲熱水,極少感嘆,問有頭暈,腰骶勞累后疫軟,無腰痛,大便正常,夜尿1次,納食正常,怕血糖增高服降糖藥后未再食過甜類食品,月經于47歲已閉,查舌淡體胖,苔中略白膩,脈浮取關部略有,中沉取均覺頂關之象,證屬勞傷太陰,累及少陰,治以扶益元陽,溫化寒邪,使相火下斂。

    分析:此患者癥狀并不復雜,而且是體檢發現患西醫的高血壓,糖尿病。工作中應酬極多,難以按時休息,過勞是其誘因,但以上熱下寒表現為主,《內經》曰:“左右者,陰陽之道貌岸然路也。”人的氣機活動表現為左升右降,左為厥陰風木,右為陽明燥金,對應臟腑為肝左升肺右降,對應四季為春升秋降,此患者顏面潮紅、煩躁、眠差,一則為左升失序,厥陰風木直升,導致“氣有余便是火”,二則右不斂降,導致陽明燥金主降的膽甲木逆上,相炎在上蒸騰。三則,下焦坎中之陽不足,被寒邪所困,龍雷之火必然上越。但此人體質為下焦虛寒,故無汗、畏寒、口也不干,不思飲。腰骶酸,軟為腎精不足,陽生陰長。

    陽氣一虛,無法生長真陰,腰為腎之府,故出現精血不養其府。頂關脈動屬陽明燥金,不能順序旋螺式斂降,舌體中略白膩為陽虛水停,四診合參,證屬少陰虛寒,治以溫益元陽,斂降膽木逆氣,方以白通湯7劑,熟附子60、干姜60、蔥白1根(最后10分下)

    二診:2006年9月6日

    電話訴藥后畏寒減輕,每晨測血壓如前,面紅略減輕,無各煩躁明顯減少,余無特別,囑服四逆湯15劑,熟附子90、干姜90、炙甘草90

    三診:2006年10月21日

    自訴服上藥后無任何排寒反應,自行將兩包藥全為一包,又服15劑,亦無明顯不適,遂覺奇怪,如此大熱之藥服后竟無一點上火之象,親自前來診脈咨詢下一步治療,見其面色已轉正常膚色,神色平和,依然笑聲朗朗,查舌仍淡,白膩苔明白,脈左尺指下功夫1/2,右尺沉。分析:如此大辛大熱之藥服后不但沒有“熱氣”,反使顏面多年之潮紅消失,說明體內寒邪已減少,元陽之氣漸足,但從脈象分析,右手火土二脈動仍沉,左手精血之脈動已起,說明坎中之陽尚未恢復,元精已漸長,遂囑停服,所有西藥,單用中藥治療,一鼓作氣,加強鍋底及鍋內之火,方用桂附理中湯:熟附子200、干姜120、炙甘草120、白術90、紅參20(另燉兌入)、砂仁30(去殼后姜汁炒)、淮山60、服30劑

    2006年12月7日

    四診:患者停用西藥后,血糖一直正常,血大亨波動在130~145/80~95mmHg,因工作忙碌,至今30劑已服完,由于患者擔心的血壓,血糖指標正常,頓悟多年的礎慮頓然消失,但于2006年1月12日,夜寅時出現口鮮血一口,當時極其驚嚇,但自查口腔除知面見一絲血跡,未見任何傷口,胡思亂想至今天大亮立即打電話咨詢朋友,(未敢與我聯系),聽說有人也曾出現過類似的“排寒”反應,乃放下心滅直至服完最后一包藥方來就診。詢問之后再無相同反應。遂為其解釋,寅時之后按子午流注一天之陽氣入肺經,肺主氣,為相傅這官,子進陽生,至寅時陽氣生長之力最大,得天之助。將體內蓄積的“寒邪”化為有形可征的鮮血從九竅之一排出,調沾到此,元陽之氣應完全恢復,并且可避免因既往高血壓并發的腦梗塞,腦出血,患者似乎明了,查舌已轉淡紅,苔薄白,雙脈動指下滑。此時服藥的目的已實現,以后的身體保養應著重在修心養性,囑閱讀人體使用手冊。整個治療過程結束。

     

     

     

    病例(二)

    患者    男     26歲       廣西玉林人      2006年11月3日就診

    主訴:漸進性雙足肥大異常、癱瘓9年

    現病史:患者足月大時其母發現其雙足較常人大,隨年齡增長漸愈大于常人。17歲時因雙膝疼痛無法行走臥床至今,因家境貧寒,,當時找中醫服藥治療,效不佳來再診治,2004年出現咳嗽,尿少,日尿量700~900ml當地醫院查腎功能,提示Cr增高,診斷腎功能衰竭,進一步全身檢查予以下診斷:(詳細資料未帶)1、腎衰腎積水2、腹水查因式、3膀胱多()室4、淋巴管瘤5、縱隔增寬、心臟增大。予透析治療,其他用藥不詳。之后間斷進行透析,2006年9月17日透析后出現血尿。而且每進行一次透析后,尿量減少一次,血尿經輸血后可消失。患者平素易患感冒,頸部,背部自覺發涼,盛夏時亦無汗出,常伴低熱,T:37.5度,但無鼻寒、無流涕,全身皮膚發熱,人又極怕冷,大便服~4日一解,質干結,狀如羊矢,小便日500~700ml,雙足肥大麻木,下肢浮腫,如像皮腿,非凹陷性,下肢抬高后浮腫可減輕,但知覺正常,納可,舌淡暗,體胖,苔白膩,脈沉微。

    中醫診斷:寒伏少陰,元陽式微

    治法:托透伏邪,溫益元陽,化氣利水

    方藥:四逆湯、麻細、防已黃芪湯、五苓散合用

    北芪250g 、防已30g、熟附子300g、干姜120g、炙甘草120g、麻黃30g、細辛45g(后下15分,逐日疊加至60g)、紫油桂6g(小米吞服)澤瀉20g、豬苓15g、云苓45g、白術90g、蔥白半根、白芷15g(后下5分)、菖蒲15g。10劑

    服藥3劑后出現胸悶,嘔吐,呼吸不暢,堅持服完藥效果不佳。

    詢問藥后不否汗出,答案是無汗。

    體會:如此大劑量用藥,患者仍無法打開玄府,實屬沉寒痼冷,堅冰難化,是太陽膀胱經主一身之表,而肺主皮毛,通調水道,又主治節,為相傅之官。由此患者主我深深理解了“金生麗水”的內在含義和在臨床中遇到伏寒深重之玄府的開合是何等的重要,《金匱》大小續命湯中麻黃的使用正是此理,明此一理,臨床的疑難雜癥就多了一條治療途徑。此病例的失敗為日后臨床的提高作了鋪墊,仲景先師的智慧是指導我們攻克玩疾的金鑰匙。

     

     

     

    病例(三)

    小兒過敏性咳嗽

    患兒     男      5歲    (反復咳嗽半年)   2006年10月18日

    主訴:反復咳嗽半年

    現病史:半年前因感冒發熱,吊針3d天后熱退,之后出現咳嗽至今,遇風則作,晨起時有打噴嚏,咳嗽日夜發作不定,無痰,常常清喉嚨,尤其在安靜時,若玩耍或有事做時極少,勞累后不會誘發,無明顯怕冷,頸以上汗多,大便尖部略干,夜尿無,納食正常。近一年反復口腔潰瘍,常予健兒清解液或煲服生地,麥冬,燈芯草糖水,觸診雙膝不涼,手心微熱,咽部暗紅略腫,舌淡紅,苔薄白,脈沉。

    中醫診斷:咳嗽         西醫診斷:慢咽

    證型:肝氣犯肺

    治法:平肝益肺

    方藥:四逆散另味

    柴胡6 g、白芍10 g、枳實6 g、炙甘草3 g、細辛3 g(后下15分)、側柏葉6 g、白蘚皮6 g、川貝4 g(打)、百合20 g

    2006年10月20日復診:癥狀如前,

    證型:少陰伏寒。

    方藥:四逆湯加味

    按語:藥后無效,舌如前,但脈已轉指下滑。雖然脈象通過調木金氣機的逆亂,恢復至正常,說明此患兒咳嗽機理之本并非簡單的氣機升降失常,而生命整個圓運動的初始之力不足,每個人生活在宇宙之中,均有天地造化給予的天圓地方之大小和其蘊藏之能勢,氣機的復脈象已起,說明失圓的圓運動復其最低能勢的天圓地方,但未復其應有的天圓地方,綜合分析乃屬下焦有陰寒之邪,致龍炎上越于咽部,由于邪氣尚淺,一則能耐受四逆散之疏散之力,二則疾病發病不深,不速,咽部暗紅乃屬龍火上越郁結于咽部,非實火,非新感陽邪表現為暗紅,“郁者散之”,不必苦寒直折其火,反復口腔潰瘍同理,只是龍火所循經脈動與咽部不同,病位在上。上是“火性上炎”之特點,若是機體產生寒、濕之邪,“水性下趨”亦是同理,中醫之最高境界始終認為“道法自然”和“本立而道生”。予以治本,四逆湯:熟附片15、干姜15、炙甘草15、細辛6(后下15分)、百合20(增液行舟之意,助咽部所凝結之痰的化和滑出)、厚樸5(降陽明燥金,燥金一降,氣逆所致之咳即停)、貓爪草15(散咽部腫結)7劑

    2006年10月30日

    藥后患兒痰特別多,清咽次數減輕,口腔潰瘍消失,觸及雙膝微涼,舌脈動如前,咽部郁結之龍火漸散,下焦陰寒之邪漸化為目前可征的有形的痰液,目前邪下交爭于上部,下肢元陽尚未完全恢復,故又膝反覺發涼,因勢而治,予真武湯原方原量一鼓作戰,將痰液化為無形之氣,肺為嬌藏,居人身最高位,稱之華蓋。方藥:云苓45g、白芍45 g、白術30 g、熟附子20 g、生姜45 g。10劑,2日一劑,加水400ml一直文火煎至100ml頓服。

    2006年11月10日,其母訴,患兒已完全恢復,無不適,整個治療過程就是道法自然。高山流水之理,“高山流水”之法可運用于所有疑難病的治療中。

     

     

    病例四

    花榮芳     女     60歲     2006年8月21日初診

    主訴:烘熱,汗出,眠差半個月

    現病史:半個前突發烘熱汗出,不定時,難以入睡,或入睡不實,易驚醒,醒后心悸,煩躁,略顯口干但不思飲,自已考慮是更年期服太太靜心口服液,初服兩天有效,繼服無效,女兒孝順帶其母調治,訴其目前已退休5年,性格一直開朗,自年輕時大便一直日解數次,稍食不潔之物或生冷之物不到2分鐘必解稀水樣大便,畏寒已多年,盛夏時又因汗多怕熱,但空調不可過低,自訴不知是寒是熱,查舌線,苔白膩,脈搏指。

    中醫診斷;汗證、失眠         西醫診斷:更年期綜合征

    證屬:水火不濟(卦);根本為少陰虛寒(手足少陰兩經),即鍋底火不足。予李老的破格救心湯方加味:制附片30、干姜30、炙甘草30、生龍牡各15、山萸肉15、黨參24、土炒白術24、砂仁10(打)囑服藥時間為辰酉時,助先陽天之陽

    2006年8月30日服上藥第一劑后,諸癥消失,頓覺全身舒暢,但服第5劑時癥又反復,舌紅已轉為淡紅,白膩苔已消,脈已轉指下滑。藥證合拍,水火不液晶已達水火既濟。只須只補鍋底下炎并納五臟之陰(老年人屬枯木,陰精所奉其人壽,砂仁的用法乃清。欽巡的思想。證型:少陰虛寒,方藥:四逆湯加砂仁;

    熟附片60、干姜70、炙甘草80、砂仁10(打)10劑,服法如前

    按語:藥后由低層次平衡轉為高一層次的不平衡,說明體內伏寒未除盡,元陽之氣受損,只須、、、

    2026年9月7日三診

    癥狀:服藥后第三天,下肢腫,膝關節痛,大便不成形,日解1~2次,無腹痛,無唇舌發麻,無頭暈,納食減,但神轉佳,納睡眠極好,查舌淡紅,苔厚白膩,體胖,左手三部脈沉無神氣,右心脈中沉取略搏指,關滑。

    證型:下焦炎衰,伏寒停留

    處方;四逆湯合麻附細

    熟附子70、干姜80、炙甘草90、麻黃5、細辛30(后下15分)、蔥白3根(后下10分)

    12劑、用法,加水1000ml文火煎至400ml分早午晚三次服。

    按語:通過服藥前扣對比,此患者體內伏寒停留不淺,大劑量四逆湯后,將部分寒冰化為寒水,寒濕,故以下肢浮腫為主,膝關節為井滎輸經全的合穴部位,合六部位疼痛,元最必定不足,苔由二診的薄白轉為厚白膩,亦是陽虛濕停之象。但由于邪不壓正氣的減少,病人自覺精神絕對好轉,亦說明藥扣元陽之氣——生命之根,坎中真陽在逐步恢復。治病要求本啊!唯有這樣將病人的生命祝為珍寶,只要來求診患者,耐心為其解釋今日病之由來,將來可能潛在的危機,勸其既然來治就應達到“治未病”的效果,吾輩炎黃子孫,利用祖先創造的醫學為其后代,實乃要有二十字決心: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2006年9月21日

    癥狀:藥后下肢腫消失,膝關節痛消失,只是下蹲時覺不適,無明顯疼痛之感,睡眠時有一晚難入睡,睡眠質量尚可,大便的確~2次,末不成形,查舌淡胖,水滑,苔薄白,右尺部沉取和緩,左尺沉緩,自測血壓198/127mmHg,但無頭暈,頭脹,頭痛。

    證型:少陰虛寒

    處方:破格救心湯合腎四味

    按語:元陽漸復,陰寒漸消,幾近消失,故下肢水腫,膝關節疼痛均可得到元陽的敷布,下蹲時的不適,血壓如此增高但患者無西醫高血壓的一絲癥狀,兩者的機理完全不同,此患者四診后元陽的功能基本恢復,但陽生陰長需要一個過程,所以目前的血壓增設只是元陽恢復,真精未填充經脈所致,而西醫的高血是元陽被寒邪民壓,龍雷之或濁陰上()陽位,臨床指標異常,內在楊理完全相反。舌淡胖,水滑,苔薄白,元陽尚未完全恢復,但即將舌苔的消退說明即將達到離照當空,這是用八卦中之離卦到位理解病情,病勢的緩急程度。所藥主將藥量反而可減少。左脈沉,元精不足,右脈和緩火土已強壯,故加腎四味平補腎中陰陽。

    2006年9月28日

    癥狀:睡眠質量好,寅時醒,醒后精神精神極佳,白天不覺疲勞,只覺唇,口腔內干燥,有熱感,夜尿增多,1~6次/次,舌淡紅,苔黃白膩。脈如前。

    證型:下焦氣化力欠足

    處方:9月21日方加砂仁

    按語:此階段已是調治最后階段,患者元陽氣足,但中焦運化布精之力未恢復正常,寅時是全身氣機發動之時,患者寅時醒來,是得天助之力,(子午流注寅時循行于肺經,而肺主一身大氣,朝百脈),夜尿增多是下焦氣化力欠足,唇、口腔內士燥是下焦之火無法將真陰蒸騰于上,導致上信顯現氣有余而陰不足,《內經》曰:氣有余便是火,故而有發熱的感覺,但右手脈自四診,9月21日已恢得至指下滑,故而只須上原方基礎上加砂仁一味將體內的真陰納回五臟,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陰陽互根,自能達到陰平陽密。所以此階段重在用藥物調動患者身體的自我調節功能,故而不必多服藥,囑隔天服藥,估計每逢3、5、7、9奇數之日臨床癥狀會自行消失。此患者一直堅持自學中醫至今。偶來咨詢下一步的學習計劃。

     

     

    病例五

    云霖    女   59歲     電話:85280596

    住址:華農大

    初診日期:2006年10月13日

    主訴:心前區悶緊兩天

    現病史:兩天前突發心前區憋悶,未服藥,昨晚9時自覺癥狀有所加重,擔心“心梗”在中山三院急診診治,查心肌酶五項:均在正常范圍,心電圖:少量T波倒置予靜脈給予丹參注射液,果糖,口服銀丹參滴丸,效不佳今日來看中醫。就診,主前區由悶緊轉為間斷性悶痛,似有貓抓一樣難受,雙下肢輕微浮腫,凹陷性,下午3時后加重,白天小便正常,夜尿有排尿暢之感,尿流偏細,日夜均多汗,尤其在熱時汗出量大,頭發如洗,難以入睡,納食差,胃脘無不適,既怕冷又怕熱,但性格平和,講述病情時無擔憂語氣,查舌淡紅,苔薄白濁,左手脈寸關弦,尺沉,右手尺脈沉取指下功夫/3,寸關不及。

    中醫診斷:胸痹(心陰陽兩虛)

    西醫診斷:心肌勞累

    治法:溫陽斂陰

    處方:桂枝附子湯合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和丹參飲

    桂枝30、白芍30、炙甘草65、生姜30、大棗90、熟附子45、紅參15(另燉)、砂仁10(打)、檀降香各10、生龍牡各15、云苓30、紫油桂3(小米吞服)5劑

    2006年10月18日二診

    癥狀:藥后心前區悶緊,痛明顯緩解,但下肢浮腫加重,大便瀉水,日工資2~3次,小便已通暢,多汗明顯減少,舌轉暗紅,苔黃濁,左尺沉取指下功夫1/2,寸關指下滑,右尺沉取指下滑天下1/2。

    證型:心陽不足

    處方:四逆湯合瓜蔞薤白桂枝白酒湯加味    7劑

    熟附子30、干姜40、炙甘草50、桂枝15、瓜蔞皮10、薤白12、白酒2兩,蔥白3根、云苓20、土炒白術30。

    按語:一診后,部分主陽回位,心陰被斂趨散,故而主癥明顯緩解,脈增強。但病本之象顯現,下肢水腫,舌質轉暗,遂轉為治本,四逆湯鼓動元陽之氣,繼續化寒,瓜蔞薤白桂枝白酒湯溫通心脈散開郁結之氣,氣行則血行,不用活血藥心脈瘀阻之象自能消失。

    2006年10月25日三診

    癥狀:2劑藥后出現頭暈不能站立,心臟進有落空感(期前收縮),持續三小時,當時未服蜜糖水,電話咨詢慮曾患癌癥,能有此反應乃陽氣發動與陰邪相爭,囑不必擔心,5小時內會自行消失,頭部多汗,舌淡暗紅,苔白膩,脈雙尺指下滑。

    證型:寒飲上沖

    處方:四逆湯合苓桂術甘湯加味

    熟附子60、干姜45、炙甘草60、丹參15、云苓30、桂枝30、白術30、高麗參10、紫油桂3(小為吞服)、砂仁10(打)、山萸肉15。

    按語:藥后頭暈不能站立,并出現期前收縮,乃陽氣發動與體內陰邪相爭,說病人少陰寒凝嚴重,此時做產醫者只要明白服藥后的反應及其機理,心中就可坦然面對臨床的病情變化,故而病人咨詢后巡心堅持,最終雨過天晴,通過這短短三小時的不適將少陰經之寒邪化為烏無,預防了真心痛,腦血管意外等重大疾病的發生。

    2006年10月30日四診

    癥狀:患者已無任何不適,要求開一保健要方,征對她本人體質,一周服一劑,查舌轉淡紅,苔中白,脈動指下滑。慮其年過六旬,曾患Ca,固護元陽為第一要義,處方為四逆合腎四味加味:

           熟附子60、干姜45、炙甘草60、砂仁15、腎四味各30、紫油桂3(小米吞服)、生姜45、蔥白2根、大棗60

    今年春節后特來拜年,訴冬季回北方老家亦無恙。

     

     

     

    病例六

    湯健聰      男      37歲     電話:13711664635                  已婚未育

    初診日期:2006年6月7        出生日期:1970年7月30日

    主訴:全身密集銀悄皮損3年,最大范圍5*7

    現病史:3年前出現全身散在銀屑皮損,漸增多,面積擴大,以頭部最為嚴重,四肢,胸腹,背,散在,頭部皮損時癢,余部位不癢,口干苦,不喜飲,喜食生冷食物,大便日一解,成形,納眠正常,舌邊尖紅苔白厚,雙尺脈沉。

    既往史:小三陽

    中醫診斷:牛皮癬

    西醫診斷:同上

    證型:少太陰寒濕、毒

    方藥:四逆湯加蒼白術

          附子45、干姜45、炙甘草45、蒼白術各30     7劑

    2006年6月21日

    癥狀:病史如前,皮損藥扣增多,局部皮損有發熱,癢感,舌淡紅,邊有齒痕,苔白不厚,左手脈沉,右脈緩。

    證型:同上

    處方:1、附子60、干姜60、炙甘草60、蒼白術各45       20劑

    2、  若皮損無法忍受,服方2、桂枝加葛根湯

    桂枝30、白芍30、生姜20、大棗20、炙甘草20、葛根30

    2006年7月13日三診(徒弟二明診治)

    癥狀:皮損銀屑部分轉薄,藥后出現嗜睡,大便時有干結,2日一解,下午手足麻間作,舌脈同前

    處方:附子60、干姜60、炙甘草60、蒼白術各45,桂枝10

    2006年7月20日(徒弟二明診治)

    癥狀同三診,守方原量7劑

    2006年7月27日五診(徒弟二明診治)

    癥狀:皮損范圍縮小,余無特別,守方另砂仁15,7劑

    2006年8月3日六診(學習歸來)

    皮損無進展,舌淡紅,苔黃膩,脈沉。轉為托透。伏寒深重非托透

    處方:四逆湯合麻細

    附子90、干姜90、炙甘草60、麻黃20、細辛30,7劑

    2006年8月10日七診

    銀屑變薄,范圍漸縮小,舌淡紅,苔薄白,脈沉。加強托透,7劑

    附子70、干姜60、炙甘草60、麻黃20、細辛45,蒼耳子30、桂枝9

    2006年8月18日八診

    皮損轉為鮮紅色,膚癢加重,因搔抓部分有滲液,舌脈如前,改服烏蛇榮皮湯7劑治標,(養血涼血祛濕解毒搜風)

    當歸30、生地30、赤芍15、丹皮10、桂枝10、川芎10、桃仁10、紅花10、白蘚皮30、首烏30、白蒺藜30、烏蛇30、紫草15、生姜10片、大棗20、炙甘草10

    2006年8月24日九診

    藥后滲出液吸收,但瘙癢,滲出反復,汗多,舌淡暗,苔白黃厚,脈頂關。標本同治。7劑(冰漸化水,濕毒重)

    烏蛇15、全蟲6、蜈蚣3條、熟附子120、干姜60、炙甘草60、麻黃5、細辛45、蔥白5根后下10分,地骨皮30

    2006年8月31十診

    藥扣出現流涕,舌淡暗,苔黃白不厚,脈頂關,治本,正氣增強,正邪相搏階段,必須助正抗邪,大劑量四逆湯合白通湯7劑

    附子180、干姜60、炙甘草60、蔥白5根后下10分

    2006年9月15日十一診

    頭部銀屑細屑樣脫落,部他可見新鮮肉芽樣皮膚,但腰以下如前舌淡紅,苔又轉白厚膩,脈指下滑,標本兼治,7劑,(正氣已達到又高一層次,防正邪相爭血分之毒郁阻,加用降陽明燥金之丹皮、赤白芍)

    附子200、干姜120、炙甘草120、麻黃15、細辛60、烏蛇30、赤白芍各30、丹皮20、巴戟30

    附子每日疊加20g至唇舌微麻為度

    2006年9月22日

    附子用至300g出現排毒反應,皮損瘀紅,仍癢,舌淡紅,苔黃濁,脈指下滑,(正氣低水平恢復,升降并調促,邪氣排解,緩解臨床癥狀)

    附子25、干姜120、炙甘草120、麻黃10、細辛60、首烏30、白蒺藜15、紫草15、赤白芍各30、丹皮15

    2006年10月18日十三診

    頭部皮損范圍縮小1/3,今日始告知已患精神分裂癥數年,每年秋天必發,10~12月住院治療,今年未發,建議西藥減量,由2粒減為1粒,舌淡紅,苔黃白膩,體胖,脈沉,守方治本的同時加用大量北芪托腐生肌20劑

    北芪250、熟附子300、干姜100、炙甘草120、細辛45、麻黃5、砂仁10、云苓45、大棗145

    2006年11月15日十四診

    服藥期間出現瞑眩現象兩次,兩眼現白光,同時睪丸脹痛,惡必,大便爛,日兩次,喜暖飲,眠正常,左脈指下3/4,右脈關尺之間,舌紫,苔白厚膩,加強溫化寒冰,上方改姜150、細辛60、砂仁米30、加生姜75、紫油桂3(小米吞服)、蔥白3根,去大棗、云苓,7劑,1劑藥服2天

    2006年11月29日十五診

    此次藥后無任何排毒反應,以前皮損范圍小的已痊愈,大部分銀屑轉薄,可看到皮膚,背部,下肢范圍約7*5cm皮損如前,腹部時有氣脹。舌暗紅,苔白濁,雙手脈均指下滑,左<右,合半夏生姜甘草人參厚樸湯開中焦,氣行則脹消。上方加生半夏30、厚樸23、黑木耳30去砂仁,桂枝,

    北芪250、熟附子300、干姜100、炙甘草120、細辛75、麻黃10、云苓45、生半夏30、厚樸23、黑木耳30、黑木耳30、蔥白一根

    2006年12月14日十六診皮損略癢

    如前,去蔥白,加當歸50(溫升厥陰風木以達養血止癢)15劑

    2006年12月19日十七診

    頭部大塊脫落銀屑,十分之八痊愈,雙手脈指下和緩,加強托毒,15劑

    方中麻黃30、細辛90、生半夏60、當歸60、加核桃6枚、大棗135、蔥白一根

    2007年1月26日(吾學習,徒弟接手治療)十八診

    藥后第一周時有一晚出現腹瀉,旺稀水樣,10作次,伴疲勞。目前難入睡,易醒,舌邊略紅,苔白厚,脈指下滑

    遂用附理麻細小半夏來復湯

    北芪250、當歸60、熟附子300、干姜150、炙甘草120、紅參50、白術75、細辛90、麻黃20、生半夏75、生姜75、核桃6枚,生龍牡各45、山芋肉90、大棗145

    2007年2月8日十九診

    精神分裂癥于28/1發作,表現為難入睡,雙目不轉動,似沉思,大量吸煙,但四肢皮損近愈,唯背部如前,腹部好轉,舌淡紅,苔白厚,脈不斂。分析患者五運六氣結合目前乃處厥陰風木初之氣,有風炎相煽之勢,遂治以斂降陽明躁金為主:桂枝甘草龍骨牡蠣理中加味4劑

    桂枝15、甘草15、生龍牡各30、干姜15、黨參15、白術30、生姜30、大棗75、白蔻仁15、白芍23、阿膠15、黃芩18、云苓20、木香30、川連5

    該患者的五運六氣為:

    司天:太陽寒水;

    主氣:太陰濕土;

    歲運:金太過;

    客氣厥陰風木

    在泉:太陰濕土;

    2007年2月12日二十診

    藥后精神頓覺好轉,頭腦轉清,因患者自身因病鉆研學習易經,傷寒診,遂詳細為其解釋上方輕藥協調氣機升降,尤其是肝左升,肺右降之理,是將壅于上()離卦“君火以明”之火斂降于()坎中化生元氣,再有序溫升。患者極易明白其中之理,倍心大增,遂守上方去木香、川連、阿膠、白蔻仁,10劑

    桂枝15、甘草15、生龍牡各30、干姜15、黨參15、白術30、生姜30、大棗75、白蔻仁15、白芍23、黃芩18、云苓20、

    2007年2月25日二十一診

    此二周精神癥狀間有出同,納眠如常,舌稍紅,苔黃白膩,左脈顯大,右脈有根,指下1/2,左脈大,精不足,用后補先天法:附理小半夏加味。7劑

    熟附子60、干姜70、炙甘草80、黨參50、白術75、白蔻仁15,砂仁15、生薏仁30、菖蒲20、生龍牡各45、生半夏45、生姜45

    2007年3月5日二十二診

    上肢頭部已痊愈,唯背無效,思想混亂,易煩躁,舌瘀紅,苔黃濁,脈失沖和,治以協調節機升降為主,7劑,斂降升發并用經期達到水失相濟

    熟附子120、干姜120、炙甘草120、烏梅69、阿膠15、川連5、丹皮15、赤白芍各23、砂仁30、菖蒲20、遠志6、生龍牡各30

    2007年3月12日二十三診

    服上方后,精神復常,舌淡胖,苔白濁,脈沖和,指下和緩,守上川連用3g加生半夏45生姜45、祛除無形之痰飲。

    按語:此患者治療九個月,目前總的病情控制良好,尤其是牛皮癬目前無特效藥,一路治療過程可以看出,總的病機不離土不伏火,厥陰風木疏淺水太過,太陰濕痰停留深伏,少陰寒伏元是大傷,氣機升降出入乖亂,治療過程辨證思維及用藥也是我成長的一個后期完全按照患者出生年月日及今年五運六氣自已組方,出乎意料收到了明顯的效果。由此可見,要純中醫解決大病,離不開六經辨證,“古方今能”?人是天地的產物,無論環境如何變化,天地之理不變,那么六經辨證就不會改變,這種純中醫解決大病必須有膽識,但膽識的背后是沉甸甸的東方文化作后盾。

     

     

     

     

    病案七

    余華        女      32歲     電話:13609751460

    2006年9月8日初診

    主訴:順產后1年余,納差,神疲,

    伴怕冷,二便調,眠可,汗出不多,極乏力,是易疲勞,咽有痰。舌淡紅,苔薄白,脈沉弱

    2004年初在省人民醫院擬診甲狀腺癌,(早期行切除術)

    中醫診斷為:太少陰寒癥(虛勞)

    西醫診斷;亞健康

    治法:托透寒邪

    處方:四逆湯合麻附細

          熟附子50、干姜60、炙甘草70,砂仁10(打)、麻黃3、細辛20(后下15分)

    10劑

    用法:每日一劑,加水1500ml文火煎至400ml分2次早晚服

    按語:串者神疲,納差,舌淡脈沉弱,為太陰,少陰陽氣不振,陰寒用事的反映,故用四逆湯以溫元,亦“脈沉者,急溫之,宜四逆湯”之義,合用麻附細托透伏寒以求,表閉開,寒邪出。

    2006年10月20二診

    服藥后無特別不適,疲勞減輕,納增,舌淡紅,苔薄白,脈沉,左側尤甚,經前有乳房脹痛,西醫B起示:自述乳腺小葉增生

    證型:三陰伏寒

    處方:當歸四逆湯吳萸生姜黃酒湯

    當歸45、赤芍45、桂枝45、細辛45、通草30、炙甘草60、大棗145、吳芋30、生姜75、黃酒250ml、熟附子90

    8劑

    用法:2日1劑,加水2000ml文火煎至300ml分2次服(早晚)

    按語:經前乳脹,緣于陽明燥金斂降不力,太陽寒水陰寒用事,厥陰風木上升失序,陰寒之氣血壅滯于是陽明胃經所過之乳房,當歸四逆吳萸生姜湯治厥陰經久寒,溫經通脈,活血散寒,厥陰為三陰經開合樞之“合”,厥陰一合,寒邪或轉至太陽經,或斂入少陰經,為下一步治療打基礎。

    2006年11月17三診

    癥狀:服上方反應不詳,藥后經來較以往通暢,現惡心,疲勞,乏力,二便正常,納眠可,舌淡紅,苔薄白膩,雙尺脈細滑,仍顯無力。

    證型:少陰伏寒(虛勞)

    處方:熟附子120、干姜120、炙甘草120、砂仁米30(姜汁炒)

    7劑

    囑患者如服藥出現反應無法忍受時服蜜糖水1杯

    按語:二診采用收斂厥陰,后達到了邪氣轉入少陰,疲勞,乏力,惡必,是典型的少陰火不足,陰寒盛,故四逆加量并加砂仁姜汁炒,化濕醒脾,以達陽生陰長之效。

    2006年12月6日四診

    癥狀:服上藥出現瞑眩,心悸,氣短,難以呼吸,神志清晰,祈福醫院急診室觀察,數小時后自行緩解,靜滴鹽水一瓶,未用其他藥物,第二天安睡一日。精神轉佳,精力,體力均有明顯好轉。

    舌淡紅,苔薄微黃,脈已起,雙尺指下滑。

    證型:(飲停下焦)虛勞

    處方:真武湯加附子甘草湯

    云苓45、白藥45、白術30、熟附子40、生姜45、炙甘草120

    7劑

    用法:每日一劑,加水1500ml文火煎至200ml分早晚2次服

    按語:四診時患者由于出現瞑眩現象,體內陽氣正被鼓動蓄積之力能與陰寒之邪相爭,經過休息,臨床癥狀已近常人,雙手脈中顯示能量充足,此時已不必服藥,患者自身的抵抗力足以將所剩無幾的一點飲寒之邪化為烏有,只是病家一時難以理解,遂予真武湯合附子甘草湯再助已復元陽之氣化飲善后。

     

     

     

     

     

     

    病例八(一)

    陳嘉玲      女     63歲     電話:87619715

    初診日期:2006年9月4日

    主訴:咽部有梗塞感,易疲乏1年

    現病史:1年前出現咽部有梗塞感,極易疲乏,疾不多,口不干,不喜飲水,雙膝涼,汗不多,怕冷,無頭暈,大便偏爛,日1解,夜尿無,納食如常,睡眠尚可。舌淡暗,苔白膩,脈觸之處皮膚冰涼,沉微。

    西醫檢查:中山醫:1、上段氣管囊腫,大小為2.1*2.3              2、食道靜脈瘤

                      3、肝臟血管瘤            4、肝腎功能正常

     

    中醫診斷:三陰伏寒

    治法:托法

    處方:湯合小半夏湯

          麻黃6、附子90、細辛30(后下15)、生半夏30、鮮生姜30、7劑

          加水1500ml文火煎至150ml分早晚兩次服

    二診:2006年9月11日

    癥狀:藥后第三天出現夜晚夜頭痛,持續兩個晚上,雙坐骨神經痛持續至今。偶有惡心,納可,大便正常,舌淡暗,體胖,邊有齒痕,少苔,脈沉

    證型:同上

    處方:上方加四逆湯、核桃4枚,大棗145、7劑

    按語:藥后夜晚頭痛,陰寒這邪“同氣相求”,夜屬陰,日為陽,坐骨神經痛為足太陽膀胱經所過之處,頭為諸陽之會,正邪交爭之部位反應邪有由陰轉陽之勢,舌質轉暗,本象顯露,體內凝結的血脈漸化,體胖,邊有齒痕冰漸化為寒水,少苔陰精虧乏,脈沉陽微,故加強溫化之力并配合大棗,核桃養中益腎,食療之義。

    2006年9月22日三診

    癥狀:頭痛未再出現,坐骨神經痛漸減輕,但難入睡,夜尿液4~5次,口不干,精神尚可,納好,大便正常,舌淡暗紅,苔薄白,雙手脈動均指下滑。

    證型:三陰伏寒,氣血陰陽不足。

    處方:陽和湯

          熟地30、鹿角膠15(烊)、麻黃10、桂枝20、白芥子12、炮姜炭20、炙甘草100、細辛45(后下15)熟附子90、砂仁10(去殼后姜汁炒)、紅參10(另燉兌入)、五靈脂10

    按語:元陽已復大半,陰寒之邪漸化,雙手脈顯示元氣大復,難入睡夜尿多為尚有少許浮游之陽離位,盡管坎中真陽漸復,但裹帶真陰之力足,陰寒之邪漸化,但并未完全化為烏有,只是現階段水平的平衡,說明治病尚有一段路程,只有把病邪的巢穴挖掉,病人才能徹底治愈。

    2006年11月2日四診

    癥狀:2006年10月2日下午5時出現雙足底發熱,一直持續到凌晨4小時發熱自止,晚9點出現頭,難以忍受,但堅持未服藥,持續到10月3日下午5時自止,余特別。舌如前,脈左尺沉,右指下滑。

    證型:如前——少陰伏寒

    處方:真武湯:云苓45、白芍45、白術30、生姜45、熟附子90炙甘草90、5劑

    按語:下午5時為酉戍交替時辰,凌晨4時為寅時,酉時子午流注于腎經戍時流注于心包經,寅時流注于肺經,從酉到寅,即從腎至肺,所過手厥陰心包經,手少陽三焦經,足少陽膽經,足厥陰肝經四經,足底為腎經所過之處,故酉至寅足底發熱說明體內相火失藏,這里又涉及了內經標本中氣的內容,因為厥陰之上,風氣主之,中見少陽,但厥陰經的轉化是從中氣,即從少陽轉化,而少陽在五運六氣中屬少陽相火,故其相火外淺,此階段邪伏少陰,故足心發熱,而非其他部位。基本概念君火,相火、陰火若分辨不清,臨床則無法把握精確的辨證而用藥。

    頭痛起于,亥時止于申時。由三焦——膀胱,三焦主氣,膀胱主氣化,頭為諸陽之會,故而寒氣的過盛經氣上沖無法攜帶溫血榮養頭部,出現一則不通則痛,二則不榮則痛,下午5入于足少陰腎經,腎中相炎可制約寒邪,頭痛消失,此反應說明患者腎中元陽之氣,部分恢復,尚有陰寒之邪潛伏于里,治療故用真武溫益元陽化寒陰之邪,防其上沖。

    2006年11月15五診

      癥狀:咽、氣管病灶部位堵塞感明顯減輕,時有心悸,上肢,胃脘部冰涼,但身汗略多,余正常,時有疲勞,舌暗紅,苔白膩。

     

     

    指下

     

    指下和緩

     

    指下微弦

    指下滑

     

     

     

     

     

    指下

     

    指下略弦

    指下1/2

     

    略有

    指下弦

    證型:同四診

    處方:上方附子、炙甘草由90增加至120、加紫油桂3(小米吞服)、桂枝30、生龍牡各15。

    按語:心悸、汗多、胃脘涼仍是六經中少陰虛寒之象,少陰包括手少陰心經,足少陰腎經,胃脘涼看似中焦之陽虛,實源于鍋底火不足,即下焦坎中之陽不足,故守方加重附子用量,佐用紫油桂,合用桂枝甘草龍牡湯潛潛斂飄浮之陽,陽降回位,心悸,汗多自然消失,此乃中醫左升右降之理,即內經曰: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

    2006年11月30日六診

    咽部異物感偶有感覺,問有脫肛,痔瘡脫出均可自行回縮,未在本科治療時,若發生脫出均不能自行回縮,患者已覺精力較同齡人佳,舌暗,邊可見瘀點,苔薄白,雙手尺脈沉。

    證型:如前

    處方:四逆合麻細合桂甘龍牡加北芪、菟絲子、17劑,每2日1劑

    熟附子120、干姜100、炙甘草120、桂枝20、生龍牡各20、麻黃20、細辛20(后下15)、菟絲子30、北芪90

    按語:在前基礎上配合運大氣,復軸轉輪,此方既方既復氣機升降出入,又加復軸轉輪,提升中氣,綜合兩大法,旨在將邪氣趨出,正氣恢復,促使疾病早日康復,復軸轉輪乃河圖之論。詳參河圖之參悟。

    2007年1月5日七診

    服上藥期間,曾出現足踝關節,脅肋痛一周,咳嗽,并咯出白色塊關物和頑痰,余無特別,神極佳,舌暗見瘀點,脈指下滑。

    按語:邪祛正復,以附理加腎四味善后調理:熟附60、干姜75、白術75直至總結材料,患者尚未行相關檢查,但自覺已無不適。

     

     

    病例九

    何巧君         女       4歲半         電話           出生日期:2002年7月5日

    初診:2006年12月7日

    主訴:反復咳嗽4個月

    現病史:3個月因受涼出現咳嗽,曾中西藥多次診治,咳嗽難以斷根,目前以白天咳為主,夜間亦咳,但不多,痰少難咯,偶大力咳可咯出極少許黃白色痰。平素極怕熱,夜睡時經常伸出四肢,踢開被子,背部汗極多,睡眠及劇烈運動后尤為嚴重,大便二日一解,先干后成形,納可,無鼻塞,無流涕,手膝獨涼,面色萎黃,不思飲。舌淡紅潤,苔薄白,脈沉(指紋仍顯露,青粗大達命關)既往患者就診西醫多,而且每次生病的第一個癥狀就是咳嗽。

    中醫診斷;少陰伏寒——咳嗽

    西醫診斷:過敏性咳嗽

    處方;四逆湯合麻附細加味

    熟附子24、干姜10、炙甘草48、麻黃3、細辛10(后下15)、百合30、厚樸10、北杏6、五味子5

    7劑

    用法:每日一劑,加水1000ml文火煎至100ml分早晚兩次服

    2006年12月14日二診

    癥狀:藥后3劑咳消,咽時有痰,全部服完汗亦明顯減少,大便正常,舌淡紅,苔薄白脈沉

    證型:太陰不足——痰飲病

    處方:小建中湯加味:桂枝10、白芍20、生姜10、大棗15、炙甘草6、飴糖60、砂仁7(打)、云苓10、僵蠶6、桑白皮6、冬花15、生牡蠣10、15劑,隔天服藥善后徹底改善元陽不足之體質。

    按語:此患兒之情況臨床非常多見,小兒科為啞科,故心中必須明了小兒特有的生理,病理,肺脾腎三臟之不足與心肝二臟之有余兒科醫生均知道,但內在蘊含著五運六氣的知識目前學習中醫的人知道不多,一談到咳嗽,感冒、發熱,發極易用貫有的西醫之肺炎,支氣管炎等呼吸系統的病理指導中醫臨床用藥,許多中醫臨床醫生由于沒有將四部經典用心鉆研,往往見咳止咳,中醫的天人一體觀,整體觀無法結合于臨床。此患兒初起為感寒,現在已無鼻塞,流涕,等太陽之表證,而是以下寒上熱為主要臨床癥狀,下寒為坎中真陽不足,故手膝獨涼,不思飲,大便干末成形(由下焦累及中焦煤)年已4歲半,仍有青,粗大達命之指紋顯現,脈沉,上熱為少陰君火不能斂降,故多汗,痰少,難咳,色黃的。治療既需用四逆湯導龍歸海,又需用麻附細將寒托透而出。同時潛降陽明燥金,針對其咳嗽用大便、出汗情況,加用百合、厚樸、北杏、五味子。經方治病若辨證正確,用藥到位,效若桴鼓,此乃一典型病例的實踐證明。二診盡管臨床癥狀消失,但兒之脈仍沉,此時采用三陰統于太陰,亦《內經》曰:有胃氣則生,無胃氣則死,故而用小建中湯,小建中氣,調和營衛,固實腠理,佐以少許益肺之品,雙補手足太陰,中氣健旺,生命之圓春,生夏長秋收冬藏自然能形成,個體小宇宙順應了自然大宇宙,真氣從之,病安何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安徽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