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ogbmf"></button>
    <rp id="ogbmf"></rp>
    <th id="ogbmf"></th><th id="ogbmf"></th>
    安徽快3安徽快3官网安徽快3网址安徽快3注册安徽快3app安徽快3平台安徽快3邀请码安徽快3网登录安徽快3开户安徽快3手机版安徽快3app下载安徽快3ios安徽快3可靠吗

    明月珠花 / 文件夾1 / 《輔行訣》原文(秘本,范志良抄)

       

    《輔行訣》原文(秘本,范志良抄)

    2016-05-03  明月珠花

    輔行訣法于內經,昨日河洛真人的文章有朋友留言未看懂,所以先將全文錄述于此,后續將會依照真人文章思路進行解讀。鄙人才疏學淺,還望諸位高人多加指點。

    輔行訣臟腑用藥法要

    梁·華陽隱居陶弘景撰

    隱居曰:凡學道輩,欲求永年,先須祛疾。或有夙痼,或患時恙,一依五臟補瀉法則,服藥數劑, 必使臟氣平和,乃可進修內視之道。不爾,五精不續,真一難守,不入真景也。服藥除疾,雖系微事,亦初學之要領也。諸凡雜病,服藥汗吐下后,邪氣雖平,精氣 被奪,致令五臟虛疲,當即據證服補湯數劑以補之。不然,時日久曠,或變損證,則生死轉側耳。謹將五臟虛實證候悉列于左,庶幾識別無誤焉。

    辨肝臟病證

    文并方

    肝虛則恐,實則怒。

    肝病者,必兩脅下痛,痛引少腹。虛則目無所見,耳有所聞,心澹澹然如人將捕之。氣逆則耳聾,頰腫。治之取厥陰、少陽血者。

    邪在肝,則兩脅中痛,中寒,惡血在內,則胻善瘛,節時腫。取之行間以引脅下,補三里以溫胃中,取耳間青脈以除其瘛。

    陶云:肝德在散,故經云:以辛補之,酸瀉之。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適其性而衰之也。


    小瀉肝湯治肝實,兩脅下痛,痛引少腹迫急,時干嘔者方。

    枳實(芍藥 生姜(三兩)

    右三味,以清漿水三升,煮取一升,頓服之。不瘥,即重作服之。


    大瀉肝湯治頭痛,目赤,多恚怒,脅下支滿而痛,痛連少腹迫急無奈者方。

    枳實()  芍藥 生姜各三兩  

    黃芩 大黃 甘草炙,各一兩

    右六味,以水五升,煮取二升,溫分再服。


    小補肝湯治心中恐疑,時多惡夢,氣上沖心,越汗出,頭目眩暈者方。

    桂枝 干姜 五味子各三兩

    大棗十二枚,去核(一方作薯蕷,當從)

    右四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心中悸者桂枝一兩半(小補肝湯加減)

    沖氣盛者,加五味子一兩半(小補肝湯加減)

    頭苦眩者,加一兩半(小補肝湯加減)

    干嘔者,去大棗生姜一兩半(小補肝湯加減)

    中滿者,去心中如饑者,還用(小補肝湯加減)

    咳逆頭苦痛者,加細辛一兩半(小補肝湯加減)

    四肢冷、小便難者,加附子一枚,炮


    大補肝湯治肝氣虛,其人恐懼不安,氣自少腹上沖咽,呃聲不止,頭目苦眩,不能坐起,汗出心悸,干嘔不能食,脈細而結者方。

    桂枝 干姜 五味子各三兩

    大棗十二枚,去核(一方作薯蕷,當從)

    旋覆花 代赭石燒(一方作牡丹皮,當從) 竹葉各一兩

    右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四升,溫服一升,日三夜一服。


    辨心臟病證

    文并方

    心虛則悲不已,實則笑不休。

    心病者,心胸內痛,脅下支滿,膺背肩胛間痛,兩臂內痛,虛則胸腹脅下與腰相引而痛。取其經手少陰、太陽及舌下血者,其變刺郄中血者。

    邪在心,則病心中痛,善悲,時眩仆,視有余不足而調之。

    經云:諸邪在心者,皆心胞代受,故證如是。

    陶云:心德在耎。故經云:以咸補之,苦瀉之;心苦緩,急食酸以收之。

    小瀉心湯治心中卒急痛,脅下支滿,氣逆攻膺背肩胛間,不可飲食,食之反篤者方。

    龍膽草 梔子,各三兩

    戎鹽如杏子大三枚,燒赤

    右三味,以酢三升,煮取一升,頓服。少頃,得吐瘥。


    大瀉心湯治暴得心腹痛,痛如刀刺,欲吐不吐,欲下不下,心中懊 ,脅背胸支滿,迫急不可奈者方。

    龍膽草 梔子,各三兩

    戎鹽如杏子大三枚 

    苦參 升麻各二兩

    半升

    右六味,以酢六升,先煮藥五味,得三升,去滓。

    內戎鹽,稍煮待消已,取二升,服一升。

    當大吐,吐已必自瀉下,即瘥(一方無苦參,有通草二兩,當從)。


    小補心湯治胸痹不得臥,心痛徹背,背痛徹心者方。

    栝萎一枚,搗

    薤白八兩

    半夏半升,洗去滑(《傳承集》注:去滑: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即《金匱》之栝婁下白半下湯,證藥皆符。”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21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三味,以白酨漿一斗,煮取四升,溫服一升,日再服。(一方有杏仁,無半夏)


    大補心湯治胸痹,心中痞滿,氣結在胸,時從脅下逆搶心,心痛無奈者方。

    栝萎一枚,搗

    薤白八兩

    半夏半升,洗去滑

    枳實熬,二兩

    厚樸二兩

    桂枝一兩  

    生姜二兩,切(《傳承集》注:切: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即《金匱》之枳實下白桂枝湯加半下、生姜,主證亦相符。”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 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21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七味,以白酨漿一斗,煮取四升,每服二升,日再。(一方有杏仁半升,熬,無半夏,當從)

    心胞氣實者,受外邪之動也。則胸脅支滿,心中澹澹然大動,面赤目黃,喜笑不休,或吐衄血。虛則血氣少,善悲,久不已,發癲仆。


    小瀉心湯治心氣不足,吐血衄血,心中跳動不安者方。

    黃連 黃芩 大黃各三兩(《傳承集》注:三兩: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即《金匱》之瀉心湯,量異,主證無心跳文。”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21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三味,以麻沸湯三升,漬一食頃,絞去滓,頓服(《傳承集》注:頓服:此方頁眉空白處有新補小字眉批:“按:《金匱》白酒,《外臺》、《千金》白酨漿,實為一物,古又稱酢,即今之黃酒。”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21頁【按語】化裁人此。)


    大瀉心湯治心中怔忡不安,胸膺痞滿,口中苦,舌上生瘡,面赤如新妝,或吐血、衄血、下血者方。

    黃連 黃芩 大黃各三兩

    芍藥 干姜 甘草炙,各一兩

    右六味,以水五升,煮取二升,溫分再服,日二。


    小補心湯治血氣虛少,心中動悸,時悲泣,煩躁,汗出,氣噫 ,脈結者方。

    代赭石燒赤,以酢淬三次,打。(一方作牡丹皮,當從)  

    旋覆花 竹葉各二兩

    一兩(一方作山萸肉,當從)

    右四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怔驚不安者,加代赭石至四兩半

    煩熱汗出者,去竹葉至四兩半,身熱還用

    心中窒痛者,加至四兩半

    氣苦少者,加甘草三兩

    心下痞滿者,去人參一兩半;

    胸中冷而多唾者,加干姜一兩半;

    咽中介介塞者,加旋覆花至四兩半。


    大補心湯治心中虛煩,懊怔不安,怔忡如車馬驚,飲食無味,干嘔氣噫,時或多唾,其人脈結而微者方。

    代赭石燒赤,以酢淬三次,打。(一方作牡丹皮,當從) 

    旋覆花 竹葉各三兩

    (一方作山萸肉,當從) 人參 甘草炙 干姜各一兩

    右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四升,溫服一升,日三夜一服。


    辨脾臟病證

    文并方

    脾實則腹滿,饗瀉;虛則四肢不用,五臟不安。

    脾病者,必腹滿腸鳴,溏瀉,食不化。虛則身重,苦饑,肉痛,足痿不收,行善瘈,腳下痛。

    邪在脾,則肌肉痛。陽氣不足則寒中,腸鳴腹痛;陰氣不足則善饑,皆調其三里。

    陶云:脾德在緩。故經云:以甘補之,辛瀉之。脾苦濕,急食苦以燥之。


    小瀉脾湯治脾氣實,下利清谷,里寒外熱,腹冷,脈微者方。

    附子一枚,

    干姜 甘草炙,各三兩(《傳承集》注:各三兩: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即《傷寒》之四逆湯。”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23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頓服。


    大瀉脾湯治腹中脹滿,干嘔,不能食,欲利不得,或下利不止者方。

    附子一枚,

    干姜  甘草炙,各三兩

    黃芩 大黃 芍藥各一兩

    右六味,以水三升,煮取二升,溫分再服,日二。


    小補脾湯治飲食不化,時自吐利,吐利已,心中苦饑。或心下痞滿,脈微,無力,身重,足痿,善轉筋者方。

    人參 甘草炙 干姜各三兩

    一兩(《傳承集》注:術一兩: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傷寒》之理中丸藥同,主證大體相符。”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23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四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分三服,日三。

    若臍上筑動者,去,加四兩;

    吐多者,去,加生姜三兩;

    下多者,仍用

    心中悸者,加茯苓一兩;

    渴欲飲者,加至四兩半;

    腹中滿者,去,加附子一枚,炮;

    腹中痛者,加人參一兩。


    大補脾湯治脾氣大疲,飲食不化,嘔吐下利,其人枯瘦如柴,立不可動轉,口中苦干渴,汗出,氣急,脈微而時結者方。

    人參 甘草炙 干姜各三兩

    術 麥門冬 五味子 旋覆花(一方作丹皮,當從)各一兩

    右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四升,溫分四服,日三夜一服。

     

    辨肺臟病證

    文并方

    肺虛則鼻息不利;實則喘咳,憑胸仰息。

    肺病者,必咳喘逆氣,肩息背痛,汗出憎風。虛則胸中痛,少氣,不能報息,耳聾,咽干。

    邪在肺,則皮膚痛,發寒熱,上氣喘,汗出,咳動肩背。取之膺中外輸,背第三椎旁,以手按之快然,乃刺之,取缺盆以越之。

    陶云:肺德在收。故經云:以酸補之,咸瀉之。肺苦氣上逆,急食辛以散之,開腠理以通氣也。


    小瀉肺湯治咳喘上氣,胸中迫滿,不可臥者方。

    葶藶子熬黑,搗如泥

    大黃 芍藥各三兩

    右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二升,溫分再服,喘定止后服。


    大瀉肺湯治胸中有痰涎,喘不得臥,大小便閉,身面腫,迫滿,欲得氣利者方。

    葶藶子

    大黃 芍藥各三兩

    甘草炙 黃芩 干姜各一兩

    右六味,以水五升,煮取二升,溫分再服,日二服。


    小補肺湯治煩熱汗出,口渴,少氣不足息,胸中痛,脈虛者方。

    麥門冬 五味子 旋覆花各三兩(一方作牡丹皮,當從)

    細辛一兩

    右四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每服一升,日三服。

    胸中煩熱者,去細辛,加海蛤一兩

    苦悶痛者,加細辛一兩

    咳痰不出,脈結者,旋覆花六兩

    苦眩冒者,去細辛,加澤瀉一兩;

    咳而吐血者,麥門冬六兩

    苦煩渴者,去細辛,加粳米半升

    涎多者,乃用細辛,加半夏半升,洗


    大補肺湯治煩熱汗出,少氣不足息,口干,耳聾,脈虛而快者方。

    麥門冬 五味子 旋覆花各三兩(一方作牡丹皮,當從)

    細辛 地黃 竹葉 甘草各一兩

    右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四升,溫分四服,日三夜一服。

     

    辨腎臟病證

    文并方

    腎氣虛則厥逆;實則腹滿,面色正黑,涇溲不利。

    腎病者,必腹大脛腫,身重嗜寢。虛則腰中痛,大腹小腹痛,尻陰股膝攣,胻足皆痛。

    邪在腎,則骨痛,陰痹。陰痹者,按之不得。腹脹腰痛,大便難,肩背項強痛,時眩仆。取之勇泉、昆侖,視有余血者盡取之。

    陶云:腎德在堅。故經云:以苦補之,甘瀉之。腎苦燥,急食咸以潤之,至津液生也。


    小瀉腎湯治小便赤少,少腹滿,時足脛腫者方。

    茯苓 甘草 黃芩各三兩

    右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頓服。


    大瀉腎湯治小便赤少,時溺血,少腹迫滿而痛,腰痛如折,耳鳴者方。

    茯苓 甘草 黃芩各三兩

    大黃 芍藥 干姜各一兩

    右六味,以水五升,煮取二升,日二溫服。


    小補腎湯治虛勞失精,腰痛,骨蒸贏瘦,小便不利,脈快者方。

    地黃 竹葉 甘草各三兩

    澤瀉一兩

    右四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日三服。

    小便血者,去澤瀉,加地榆一兩

    大便見血者,去澤瀉,加伏龍肝雞子大

    苦遺精者,易生地黃熟地黃

    小便冷,莖中痛者,澤瀉二兩

    少腹苦迫急者,去澤瀉,加牡丹皮一兩

    心煩者,加竹葉二兩

    腹中熱者,加梔子十四枚,打


    大補腎湯治精血虛少,骨痿,腰痛,不可行走,虛熱沖逆,頭目眩,小便不利,脈軟而快者方。

    地黃 竹葉 甘草各三兩

    澤瀉 桂枝 干姜 五味子各一兩

    右七味,以長流水一斗,煮取四升,溫分四服,日三夜一服。


    總上述五臟小補瀉湯用藥法,今附表列左(《傳承集》注:總上……附表列左:原抄本此頁右上角有“此非原文,系后補人”8字說明。):(《傳承集》注:①芍藥:原本作“枳實”,后改作“芍藥”。)


    陶曰:

    又有瀉方五首,

    以救諸病誤治,

    致生變亂者也。

    瀉肝湯:救誤用吐法。其人神氣素虛,有痰澼發動,嘔吐不止,驚煩不寧方。

    枳實熬 芍藥 代赭石燒(一方作牡丹皮,當從)

    旋復花 竹葉各三兩(一方有生姜二兩,當從)

    右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溫分再服。


    瀉心湯:救誤用清下。其人陽氣素實,外邪乘虛陷入,致心下痞滿,食不下,利反不止,雷鳴腹痛方。

    黃連 黃芩 人參 甘草炙 干姜各三兩(一方有大棗十二枚)

    右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溫分再服。(《傳承集》注:溫分再服: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傷寒》干姜黃連黃芩人參湯加甘草,量同證異。”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27頁【按語】化裁入此。)


    瀉脾湯:救誤用冷寒。其人陰氣素實,衛氣不通,致腹中滯脹,反寒不已方。

    附子炮 干姜 麥門冬 五味子 旋覆花各三兩(一方有細辛三兩)

    右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溫分再服。


    瀉肺湯:救誤用火法。其人血素燥,致令神識迷妄如癡,吐血、衄血,胸中煩滿,氣結方。

    葶藶子熬黑,搗如泥 

    大黃 生地黃 竹葉 甘草各三兩

    右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溫分再服。


    瀉腎湯:救誤用汗法。其人陽氣素虛,致令陰氣逆升,心中悸動不安,冒,汗出不止方。

    茯苓 甘草 桂枝 生姜 五味子各三兩(《傳承集》注:各三兩: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金匱》茯苓桂枝五味甘草湯加生姜,治飲證。”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27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溫分再服。


    陶云:

    經方有救諸勞損病方,

    亦有五首,

    然綜觀其要義,

    蓋不外虛候方加減而已。

    錄出以備修真之輔,拯人之危也。然其方意深妙,非俗淺所識。緣諸損候,藏氣互乘,虛實雜錯,藥味寒熱并行,補瀉相參,先圣遺奧,出人意表。漢晉以還,諸名醫輩,張機、衛氾、華元化、吳普、皇甫玄晏、支法師、葛稚川、范將軍等,皆當代名賢,咸師式此《湯液經法》,愍救疾苦,造福含靈。其間增減,雖各擅其異,或致新效,似亂 舊經,而其旨趣,仍方圓之于規矩也。

    養生補肝湯:治肝虛,筋極,腹中堅澼,大便塞方。

    蜀椒汗,一升

    桂心三兩

    韭葉切,一把

    芍藥三兩

    芒硝半斤

    胡麻油一升

    右六味,以水五升,先煮椒、桂、韭葉、芍藥,取得三升,去滓。

    內芒硝于內,待消已,即停火。

    將麻油傾人,乘熱,急以桑枝三枚,各長尺許,不住手攪,令與藥和合為度。共得三升,溫分三服,一日盡之。


    調中補心湯:治心勞,脈極,心中煩悸,神識慌惚方。

    旋覆花一升(一方作牡丹皮,當從)

    栗子打,去殼,十二枚

    蔥葉十四莖

    半斤(一方作山萸肉,當從)

    梔子十四枚,打

    人參三兩,切

    右六味,以清酒四升,水六升,煮取三升,溫分三服,日三。


    建中補脾湯:治脾虛,肉極,贏瘦如柴,腹中拘急,四肢無力方。

    甘草二兩,炙

    大棗十二枚,擘

    生姜三兩,切

    黃飴一升

    芍藥六兩

    桂枝二兩(《傳承集》注:二兩: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傷寒》、《金匱》之小建中湯,主證相符。”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29頁【按語】化裁入此。)

    右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內飴,更上火,令消已,溫服一升,日盡之。


    寧氣補肺湯:治肺虛,氣極,煩熱,汗出,口舌渴燥方。

    麥門冬二升

    五味子一升

    白酨漿五升

    芥子半升

    旋覆花一兩

    竹葉三把

    右六味,以白酨漿共煮,取得三升,分溫三服,日盡之。


    固元補腎湯治腎虛,精極,遺精,失溺,氣乏無力,不可動轉,唾血、咯血方。

    地黃 王瓜根,各三兩

    苦酒一升

    甘草 薤白各四兩

    干姜二兩,切

    右六味,以苦酒合井(《傳承集》注:井:原抄本“井”字略似“并”字。)泉水五升煮之,取得三升,每服一升,一日盡之。


    陶云:

    經云:毒藥攻邪,五菜為充,五果為助,五谷為養,五畜為益,爾乃大湯之設。

    今所錄者,皆小湯耳。

    若欲作大湯者,補肝湯內加羊肝,補心加雞心,補脾加牛肉,補肺加犬肺,補腎加豬腎各一具,即成也。


    陶隱居云:依《神農本經》及《桐君采藥錄》,上中下三品之藥,凡三百六十五味,以應周天之度,四時八節之氣。

    商有圣相伊尹,撰《湯液經法》三X,為方亦三百六十首。

    上品上藥,為服食補益方者,百二十首;

    中品中藥,為療疾祛邪之方,亦百二十首; 

    下品毒藥,為殺蟲辟邪癰疽等方,亦百二十首。

    凡共三百六十首也。實萬代醫家之規范,蒼生護命之大寶也。今檢錄常情需用者六十首,備山中預防災疾用耳。檢用諸藥之要者,可默契經方之旨焉。

    經云: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天有五氣,化生五味,五味之變,不可勝數。

    今者約列二十五種,以明五行互含之跡,以明五味變化之用。

    如左:

    味辛皆屬木,桂為之主。椒為火,姜為土,細辛為金,附子為水。

    味咸皆屬火,旋覆花為之主。大黃為木,澤瀉為土,厚樸為金,硝石為水。

    味甘皆屬土,人參為之主。甘草為木,大棗為火,麥冬為金,茯苓為水。

    味酸皆屬金,五味為之主。枳實為木,豉為火,芍藥為土,薯蕷為水。

    味苦皆屬水,地黃為之主。黃芩為木,黃連為火,術為土,竹葉為金。

    此二十五味,為諸藥之精,多療五臟六腑內損諸病,學者當深契焉。


    今將金石藥三十種,以明五行互含之跡,以明五味變化之用。

    列左:

    味辛皆屬木,瑯玕、桂枝主,龍肝、生姜為火,黃土、干姜為土,砒石、細辛為金,陽起石、附子為水。

    味咸皆屬火,磁石、旋覆花主,凝水石、大黃為木,禹糧、澤瀉為土,芒硝、厚樸為金,硝石、葶藶為水。

    味甘皆屬土,赤石脂、人參主,云母、甘草為木,石英、大棗為火,石膏、麥冬為金,乳石、茯苓為水。

    味酸皆屬金,白礬、五味主,石綠、枳實為木,石膽、豉為火,硫磺、芍藥為土,皂礬、薯蕷為水。

    味苦皆屬水,滑石、地黃主,代赭石、黃芩為木,丹砂、黃連為火,雄黃、術為土,堊土、竹葉為金。

    硇砂、桂心為木,礬石、栝萎為火,姜石、薤白為土,曾青、山萸肉為金,鹵堿、龍膽為水。


    諸小瀉散湯法:

    肝:硫磺、白礬、雄黃各三兩。

    心:丹砂、代赭石、禹糧石各三兩。

    脾:陽起石、雄黃、石膏各三兩。

    肺:芒硝、禹糧石、白礬各三兩。

    腎:乳石、石膏、代赭石各三兩。

     

    諸大瀉散湯法:

    肝:硫磺、白礬、凝水石各三兩,硝石、堊土各一兩。

    心:丹砂、代赭石、赤石脂各三兩,石膏、雄黃各一兩。

    脾:陽起石、黃土、石綠各三兩,膽礬、硝石各一兩。

    肺:芒硝、禹糧石、滑石各三兩,堊土、石膏各一兩。

    腎:乳石、石膏、瑯玕各三兩,伏龍肝、膽礬各一兩。

    此篇所列大瀉散湯法,上三味是本君臣,下二味是其所生之補方。此所謂邪實則正虛之義,瀉實則補之也。

     

    諸小補散湯法:

    肝:瑯玕、雄黃、石膽各三兩,石英一兩。

    心:凝水石、硝石、堊土各三兩,皂礬一兩。

    脾:云母、石英、雄黃各三兩,黃土一兩。

    肺:石綠、膽礬、硝石各三兩,砒石一兩。

    腎:滑石、堊土、石英各三兩,磁石一兩。

     

    諸大補散湯法:

    肝:瑯玕、雄黃、石膽各三兩,石英、芒硝、滑石、凝水石、硝石各二兩。

    心:凝水石、硝石、堊土各三兩,皂礬、石脂、滑石、云母、石英各二兩。

    脾:云母、石英、雄黃各三兩,黃土、硫磺、凝水石、石綠、膽礬各二兩。

    肺:石綠、膽礬、硝石各三兩,砒石、丹砂、云母、滑石、堊土各二兩。

    腎:滑石、堊土、石英各三兩,磁石、陽起石、石綠、瑯玕、龍膽(《傳承集》注:龍膽:據金石藥名當作“龍肝”。)各二兩。

    此篇所列大補散湯法,即小補散湯法加益其所生、制其所克、助以母氣者。

     

    有大瀉諸散湯法,

    悉是加下方臣使者,

    如《難經》之義,

    母能令子虛,

    子能令母實。

    肝:硫黃、白礬、雄黃各三兩,石膏、代赭石、禹糧石各一兩。

    心:丹砂、代赭石、禹糧石各三兩,白礬、雄黃、石膏各一兩。

    脾:陽起石、雄黃、石膏各三兩,代赭石、禹糧石、白礬各一兩。

    肺:芒硝、禹糧石、白礬各三兩,雄黃、石膏、代赭石各一兩。

    腎:乳石、石膏、代赭石各三兩,禹糧石、白礬、雄黃各一兩。

     

    有治五勞五方:

    肝勞:雄黃、白礬、丹砂各三兩,羊肉六兩。

    心勞:禹糧石、滑石、石英各三兩,雞肉六兩。

    脾勞:石膏、瑯玕、硫黃各三兩,牛肉六兩。

    肺勞:硫黃、堊土、代赭石各三兩,狗肉六兩。

    腎勞:陽起石、雄黃、石膏各三兩,豬肉六兩。

    五勞諸方,皆虛中加實,所謂正虛則生邪實也。

     

    經云:

    主于補瀉者為君,

    數量同于君而非主

    故為臣,

    從于佐監者為佐使。

    陶隱居曰:此圖(《傳承集》注:此圖:范抄本原圖中“陰退為瀉”誤作“陰進為瀉”,今正之。)乃《湯液經法》盡要之妙,學者能諳于此,醫道畢矣。

    弘景曰:外感天行,經方之治,有二旦、六神大小等湯。

    昔南陽張機,依此諸方,撰為《傷寒論》一部,療治明悉,后學咸尊奉之。山林辟居,倉卒難防,外感之疾,日數傳變,生死往往在三五日間,豈可疏忽!若能深明此數方者,則庶無蹈險之虞也。今亦錄而識之。


    小陽旦湯治天行發熱,自汗出而惡風,鼻鳴干嘔者方。

    桂枝三兩 芍藥三兩

    生姜二兩,切

    甘草炙,二兩

    大棗十二枚(《傳承集》注:十二枚: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傷寒論》桂枝湯。”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35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

    服已,即啜熱粥飯一器,以助藥力。稍令汗出,不可大汗流漓,汗出則病不除也,取瘥止。若不汗出可隨服之。日三服。若加飴一升,為正陽旦湯。


    小陰旦湯治天行身熱,汗出,頭目痛,腹中痛,干嘔,下利者方;

    黃芩三兩 芍藥三兩

    生姜二兩,切

    甘草二兩,炙

    大棗十二枚(《傳承集》注:十二枚: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傷寒論》黃芩湯加生姜。”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35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服湯已,如人行三四里時,令病者啜白酨漿一器,以助藥力。身熱去,自愈也。


    大陽旦湯治凡病汗出不止,氣息惙惙,身勞力怯,惡風涼,腹中拘急,不欲飲食,皆宜此方。若脈虛大者,為更切證也。

    黃芪五兩

    人參 桂枝 生姜各三兩

    甘草炙,二兩

    芍藥六兩

    大棗十二枚

    一升(《傳承集》注:飴一升: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金匱要略》黃芪建中湯加人參。”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35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四升,去滓。內飴,更上火,令烊已。每服一升,日三夜一服。


    大陰旦湯治凡病頭目眩暈,咽中干,每喜干嘔,食不下,心中煩滿,胸脅支滿,往來寒熱者方。

    柴胡八兩

    人參 黃芩 生姜各三兩

    甘草炙,二兩

    芍藥四兩

    大棗十二枚

    半夏一升,洗(《傳承集》注:一升洗: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傷寒論》小柴胡湯加芍藥。”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35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八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重上火,緩緩煎之,取得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小青龍湯治天行發熱,惡寒,汗不出而喘,身疼痛,脈緊者方。

    麻黃三兩

    杏仁半升,熬,打

    桂枝二兩

    甘草炙,一兩半(《傳承集》注:一兩半: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傷寒論》麻黃湯。”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35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四味,以水七升,先煮麻黃,減二升,掠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八合。必令汗出徹身,不然恐邪不盡散也。


    大青龍湯治天行,表不解,心下有水氣,干嘔,發熱而喘咳不已者方。

    麻黃去節

    細辛 芍藥 甘草炙 桂枝各三兩

    五味子半升

    半夏半升

    干姜三兩(《傳承集》注:三兩: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傷寒論》小青龍湯。”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35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八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黃,減二升,掠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日三服。(一方無干姜,作七味,當從)


    小白虎湯治天行熱病,大汗出不止,口舌干燥,飲水數升不已,脈洪大者方。

    石膏如雞子大,綿裹

    知母六兩

    甘草炙,二兩

    粳米六合

    右四味,先以水一斗,熬粳米,熟訖去米。

    內諸藥,煮取六升,溫服二升,日三服(《傳承集》注:日三服: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傷寒論》白虎湯。”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35頁【按語】化裁人此。)。


    大白虎湯治天行熱病,心中煩熱,時自汗出,舌干,渴欲飲水,時呷嗽不已,久不解者方。

    石膏如雞子大一枚,打

    麥門冬半升

    甘草炙,二兩

    粳米六合

    半夏半升

    生姜二兩,切

    竹葉三大握

    右七味,以水一斗二升,先煮粳米,米熟訖去米。內諸藥,煮至六升,去滓,溫服二升,日三服 (《傳承集》注:日三服: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傷寒論》竹葉石羔湯,易人參為半下。”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 135頁【按語】化裁人此。今按,句中“半下”為“生姜”之誤,此誤亦承襲《敦煌古醫籍考釋》之偶誤而來。)。


    小朱鳥湯治天行熱病,心氣不足,內生煩熱,坐臥不安,時下利純血如雞鴨肝者方。

    雞子二枚

    阿膠三錠

    黃連四兩

    黃芩 芍藥各二兩(《傳承集》注:各二兩: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傷寒論》黃連阿膠湯。”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35頁【按語】化裁人此。)

    右五味,以水六升,先煮連、芩、芍三物,取三升,去滓。內膠,更上火,令烊盡。取下待小冷,下雞子黃,攪令相得。溫服七合,日三服。


    大朱鳥湯治天行熱病,重下,惡毒痢,痢下純血,日數十行,贏瘦如柴,心中不安,腹中絞急,痛如刀刺者方。

    雞子黃二枚

    阿膠三錠

    黃連四兩

    黃芩 芍藥各二兩

    人參二兩

    干姜二兩

    右七味,以水一斗,先煮連、芩、姜等四物,得四升訖,內醇苦酒二升,再煮至四升訖去滓。次內膠于內,更上火,令烊。取下,待小冷,內雞子黃,攪令相得即成。每服一升,日三夜一服。


    小玄武湯治天行病,腎氣不足,內生虛寒,小便不利,腹中痛,四肢冷者方。

    茯苓三兩

    芍藥三兩

    白術二兩

    干姜三兩

    附子一枚,炮,去皮

    右五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七合,日三服(《傳承集》注:日三服: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傷寒論》真武湯。”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35頁【按語】化裁人此。)


    大玄武湯治腎氣虛疲,少腹中冷,腰背沉重,四肢冷,小便不利,大便鴨塘,日十余行,氣惙力弱者方。

    茯苓三兩

    白術二兩

    附子一枚,炮

    芍藥二兩

    干姜二兩

    人參二兩

    甘草二兩,炙

    右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四升,溫服一升,日三夜一服(《傳承集》注:日三夜一服:此下抄本中有新補小字按語:“按:即《傷寒論》真武湯與理中丸合方。”此按非范抄本所固有,乃抄閱者據《敦煌古醫籍考釋》135頁【按語】化裁人此。)。


    弘景曰:

    陽旦者,升陽之方,以黃芪為主;

    陰旦者,扶陰之方,以柴胡為主;

    青龍者,宣發之方,以麻黃為主;

    白虎者,收重之方,以石膏為主;

    朱鳥者,清滋之方,以雞子黃為主;

    玄武者,溫滲之方,以附子為主。

    此六方者,為六合之正精,升降陰陽,交互金木,既濟水火,乃神明之劑也。張機撰《傷寒論》,避道家之稱,故其方皆非正名也,但以某藥名之,以推主為識耳。


    陶隱居云:中惡卒死者,皆臟氣被壅,致令內外隔絕所致也。神仙有開五竅以救卒死中惡之方五首,錄如


    點眼以通肝氣:治跌仆,腰挫閃,氣血著滯,作痛一處,不可欠伸、動轉方。

    礬石燒赤,取涼冷,研為細粉。每用少許,以酢蘸,點目大眥,痛在左側點右眥,痛在右側點左眥,當大癢,螫淚大出則愈。


    吹鼻以通肺氣:治諸凡卒死,息閉不通者,皆可用此法活之。

    皂角刮去皮,用凈肉,火上炙燥,如杏核大一塊,細辛根等分,共為極細末。每用葦管吹鼻中少許,得嚏則活也。


    著舌以通心氣:治中惡,急心痛,手足厥冷者,頃刻可殺人。看其人唇舌青紫者及指甲青冷者是。

    硝石五錢匕

    雄黃一錢匕

    右二味,共為極細末。啟病者舌,著散一匕于舌下,少時即定。若有涎出,令病者隨涎咽下,必愈。


    啟喉以通肺氣(《傳承集》注:啟喉以通肺氣:此上有“原文”二字說明。):治過食難化之物,或異品有毒,宿積不消,毒勢攻注,心腹痛如刀攪。

    赤小豆 瓜蒂各等分共為散,每用咸半升,以水二升,煮豉取一升,去滓。內散一匕,頓服,少頃當大吐則差。


    灌耳方(《傳承集》注:灌耳方:此上有“注文”二字說明。本方之方名原作“熨耳以通腎氣”,后刪改為現名。):救飲水過,小便閉塞,涓滴不通方。

    燒湯一斗,入戎鹽一升,蔥白十五莖,莫令蔥太熟。勺湯指試不太熱,即灌耳中。令病者側臥,下側以一盆著湯,承耳下熏之,少時小便通,立愈。

    右五方,

    乃神仙救急之道。

    若六畜病者,

    可倍用之。

    一九六五年二月初六夜抄完


    啟喉方:救誤食諸毒及生冷硬物,宿積不消,心中疼痛方(《傳承集》注:心中痛疼方:此后有“注文”二字說明。)。

    赤小豆、瓜蒂各等分。為散訖,加鹽豉少許,共搗為丸。以竹箸啟病者齒,溫水送入口中,得大吐即愈。

    熨耳以通腎氣:治夢魘不寤(《傳承集》注:治夢魘不寤:此后有“原文”二字說明。)。

    燒熱湯二升,入戎鹽七合,令烊化盡,切蔥白十五莖內湯內。視湯再沸,即將蔥取出,搗如泥,以麻布包之,熨病者兩耳,令蔥氣入耳,病者即寤也。

    以上為范抄本內容


    《輔行訣》一軸,從1918年張偓南先生購得,秘藏三世,到原卷的文革被毀,再到抄本流傳, 時至今日,雖然僅僅90年光景,但其傳本迭出、文字不一,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版本真贗之辨往往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有識力者與無識力者的區別還不在于判 斷的結果上,而在于判斷的過程中。正如宋代雪竇重顯禪師悟道揭中所云:“一兔橫身當古路,蒼鷹才見便生擒。可憐獵犬無靈性,只向枯樁境里尋。”得之者可能觸遇則解、不勞費神,冥頑不靈者盡管勞心費力也尋不得根由。筆者明顯屬于后者,望有識力者不吝賜教。

    筆者認為對每一個新版本的出現都應抱有從嚴審視的嚴謹作風,但不應以己之所見遽然否定一個版 本的真實性,因當全面考證、慎下結論。因為真實的歷史可能遠遠比寫在紙上的文字文獻復雜得多、深刻得多,淺嘗輒止的工作作風可能導致一個與事實相反的草率 結論。是以轉而強調在問題沒有全部搞清楚之前,可以僅做保存文獻的工作而不過早地下結論。當然一旦證明某個版本是刻意偽作,從為人、為學最基本的要求出 發,直陳其偽也是義不容辭,和無需偏袒的。

    從上述觀念出發,筆者不但考察了范抄本的文獻文字特征,而且在經歷其事的相關人員幫助下更多 地了解了相關背景、事實,因而對此問題有所鋪敘。綜上所述,我們目前認為王先生否定范抄本的理由尚嫌不足。通過學習1965年范抄本和《考釋》本,我們會 發現,除多出金石藥之外,范抄本與乙本,也就是張大昌先生的追記本是很接近的。與甲本也無矛盾之處,只是比甲本更全面、更通順。在沒有找到范所依據的張先 生親筆抄本之前,1965年范抄本和《考釋》本中的甲本、乙本,還當視為關于《輔行訣》同類文字內容的最原始、最權威的資料。

    近期在范志良、王子旭大夫的努力下,又發現了1974年前后的張大昌先生的兩個不同的抄本, 這兩個抄本的特點是行文與通行本的差距略大。據筆者初步推測,這兩個抄本有可能是劉德興先生“三合一抄本”中所收錄的“別本異文”所屬抄本中的一個或兩 個。然而十分可惜的是,1965年范抄本的底本,同時也當是劉德興先生“三合一抄本”中最重要的那個主本至今仍未發現。張大昌先生交友廣泛,學生眾多,這 個本子如果能躲過“文革”之劫,應是散落在民間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安徽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