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ogbmf"></button>
    <rp id="ogbmf"></rp>
    <th id="ogbmf"></th><th id="ogbmf"></th>
    安徽快3安徽快3官网安徽快3网址安徽快3注册安徽快3app安徽快3平台安徽快3邀请码安徽快3网登录安徽快3开户安徽快3手机版安徽快3app下载安徽快3ios安徽快3可靠吗

    浪子曾兄 / 待分類 / 知解三國37淮南三叛:面對內憂外患,司馬...

    0 0

       

    知解三國37淮南三叛:面對內憂外患,司馬三父子如何應對?

    原創
    2020-05-04  浪子曾兄

      每篇文章都做了語音版,可在喜馬拉雅FM搜索浪兄筆記收聽。

      司馬懿誅殺曹爽黨羽后的首要任務,就是得穩定局面。能爭取的肯定要盡量爭取,不能爭取的至少得先穩住,為以后的司馬師和司馬昭掌權奠定優勢。在經過一番驚心動魄的較量后,司馬氏兄弟最終克服了重重困難,為建立西晉打下穩定的基礎。那么,我們來一探究竟,司馬三父子遇到的明爭暗斗問題,到底他們是怎么應對的?

      百科是這樣解釋淮南三叛的:由于司馬氏奪權專政,使得掌握軍事重鎮壽春的統帥,先后發生三次反抗司馬氏的兵變。這三次分別為王凌之叛(251年四月)、毌丘儉文欽之叛(255年正月)及諸葛誕之叛(257年五月—258年二月)。三次叛亂皆為司馬氏所平定。那么我們就來看看,三次叛亂發生的來龍去脈?有哪些啟示?

      淮南一叛

      王凌令狐愚曹彪

      司馬懿高柔平定

      淮南二叛

      文欽、毌丘儉

      司馬師諸葛誕鄧艾平定

      淮南三叛

      諸葛誕文鴛全靜

      司馬昭鐘會平定

      一 淮南一叛

      魏太尉王凌與外甥、兗州刺史令狐愚掌重兵于淮南,謀立楚王曹彪為帝。令狐愚卒,嘉平三年(251)王凌以討孫吳為名表求發兵,又遣楊弘說兗州刺史黃華共同舉事。楊弘、黃華告發,司馬懿率中軍征討。王凌見事敗,降于丘頭(今河南沈丘東南),飲藥自殺。

      1 事件起因:

      司馬懿發動高平陵政變,導致天子被困,曹爽和其黨羽基本被殺。一來,王凌擔心自己會成為下一個目標,畢竟被封的車騎將軍,是受過曹爽恩惠的,而外甥令狐愚出任兗州刺史前,也是曹爽的長史。二來,天子被困,王凌很想像叔父王允那樣,憑借隱忍和謀略,鏟除當代的董卓,救國家于危難之間。

      司馬懿深知王凌也是元老級的大人物,有智謀的同時還是軍界三把手。所以在蔣濟太尉死后不久,為了拉攏王凌勢力,便把空缺出來的太尉之職給了他,以示友好。暗地里則是,多派細作探聽淮南虛實,以防各種不測。

      2 開始階段:

      王凌找來外甥商量道:齊王曹芳年幼無能,基本就是司馬懿的傀儡。楚王曹彪年長有才,可以令立為帝。令狐愚同意后,決定找機會發動兵變,并且擁戴曹彪令立中央。于是令狐愚派部將張式,去談談曹彪的口風。又派親信把該事,告訴在京城做官的兒子王廣,讓他早做準備。

      王廣見識了司馬懿的手段,感覺不是對手,何況令另皇帝乃是大事,所以不同意父親這么做。而曹彪作為曹操的兒子,雖然對曹丕苛待宗室的政策不滿意,一直郁郁不得志,但還是婉拒了王凌的計劃。就再幾方多次商量中,司馬懿得知了此事。

      3 經過階段

      A 本來事情還在密謀進行中,可意外發生了,外甥令狐愚這時居然病死了。而令狐愚的心腹楊康知道密謀和主子死后,便告密給了司馬懿的心腹高柔。于是司馬懿先安排黃華接替令狐愚的班,為兗州刺史。后繼續收集王凌造反的實際證據。

      B 剛好不久后,王凌得知孫權想決堤自保。于是上書朝廷,請求發兵討賊。此舉有兩個考慮:一是掩人耳目,想以討伐吳軍為借口,掩飾兵變的痕跡。二是想壯大實力,畢竟揚州地方軍實力有限,如果能向中央弄到一些兵馬,此消彼長后勝算會加大。可是,司馬懿已經知道他們的密謀,哪里會同意王凌的上表,于是果斷拒絕。

      C 王凌見一計不成,又去策反新上任的黃華。沒想到此次,黃華直接把王凌的心腹楊弘給抓了,弄到了謀反的證據,匯報給了司馬懿。仲達表面上用緩兵之計,以朝廷的名義赦免王凌的罪,還以私人名義寫信,表達了寬慰和諒解之情,并承諾事情還沒發生,有挽回的余地。實際上,親自帶領大軍日夜兼程的趕往淮南。

      D 面對突如其來的大軍,王凌放棄了抵抗的念頭,把官印先送去司馬懿軍中,再把自己綁起來,跪在河邊等候發落。被司馬懿的我寧負卿,不負國家冠冕堂皇后,終于明白了太祖曹操寧吾負人,勿人負我的率性真實。

      4 事件結果

      王凌求棺材釘子試探后,果斷用毒酒自殺了。其他心腹和告密者都被仲達,以各種名義處理了。楚王曹彪也受牽連被賜死。借此謀反事件,仲達果斷將所有曹氏宗親,全部集中在鄴城,嚴格監視軟禁起來。而王凌的位置,也由親家揚州刺史諸葛誕繼任。不久后,仲達病逝。以為的穩定局面和聯姻關系,再次面臨考驗。。。

      二 淮南二叛

      正元二年(255)魏揚州刺史文欽、鎮東將軍毌丘儉起兵壽春(今安徽壽縣),矯稱受太后詔書討司馬師,率軍渡淮,進至項縣(今河南沈丘)。司馬師率軍10萬征討,大破淮南軍。毌丘儉被殺,文欽逃入孫吳。

      仲達死后,司馬師繼位后廢掉了曹芳,改立更年幼的曹髦。天子廢立,引起擁曹派的反感。于是文欽毌丘儉發動兵變,反對司馬師獨裁,被司馬師指揮諸葛誕鄧艾,采取圍而不打和引蛇出洞的策略而鎮壓。毌丘儉戰死,文欽父子逃往東吳,兩家人留在曹魏的家人全被屠殺。至此淮南二叛就此結束。

      三 淮南三叛

      甘露二年(257)魏征東將軍諸葛誕反于壽春,向孫吳稱臣,攻掠淮河南北郡縣。司馬昭督軍26萬征討。甘露三年(258)正月,諸葛誕兵敗被殺。至此,支持曹魏皇室的武裝力量基本被消滅殆盡。

      毌丘儉文欽之叛被鎮壓后不久,司馬師因眼睛震出眼眶,痛死于許昌,由弟弟司馬昭接手掌權。征東大將軍諸葛誕見好友夏侯玄、早前在壽春叛變的王凌和毌丘儉皆相繼被誅殺,十分不安,于是一方面在淮南籠絡人心,一方面又蓄養死士以作自保。司馬昭為了鏟除支持曹魏的勢力,聽從賈充之言逼反諸葛誕,徵召他入朝為司空。

      于是諸葛誕殺了揚州刺史,并聯合了東吳起兵造反。此次規模更大,大家都在觀望司馬昭究竟如何面對。冷靜的司馬昭采取了和司馬師一樣的作戰策略:圍而不打待敵自亂。再次基礎上,用了更進步一步的3個方法:

      1 第一招是示弱。

      先展示了自己的糧草不夠,再派老弱殘兵上場多次敗走,制造軍力很弱的假象,等到敵人成驕兵,最后用精兵強將突然襲擊。

      2 第二招是分化離間。

      司馬昭安排大才子鐘會偽造書信,分化城中東吳守軍,誘使東吳將領全靜兄弟五人率眾來降,一下子招降了幾萬敵軍,造成對手軍心動搖。

      3 第三招是以德服人。

      諸葛誕和文欽軍事分歧很大,于是把他殺了,少年將軍文鴛為父報仇,攻打沒有成功后投降了司馬昭。沒想到司馬昭居然接納了,間接殺兄的敵人,還為文鴛加官進爵。此舉讓降軍看到了希望,連文鴛這種有家仇的投降都能受封,何況我們呢?跟曹操接納封賞了家仇張繡,劉邦封賞了私敵雍齒,有異曲同工之妙。

      最終司馬昭圍城大半年,乘著城中內杠攻城,斬殺諸葛誕,至此淮南三叛結束。曹髦面對司馬昭的步步緊逼,果斷用幾百名死士向司馬家發起了反擊。可惜以卵擊石,被賈充的部下成濟殺害。用成濟代過后,立曹奐為帝。至此,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四 造反原因和面對方法

      為什么有這么多核心干部要造反呢?

      1 曹魏皇室的巨大危機

      皇室的危機,最大的莫過于皇帝無子嗣,其次則是繼任皇帝年幼,而曹魏這一時期兩項全占了。皇帝無子嗣,他只能從家族中收養,這很容易讓別有用心的人拿這個即將繼位者的血統做文章,這就是所以說是最大的危機。

      繼任皇帝年幼造成的危機,例子就更多了,因為他們不能自己掌權執政,往往會造成外戚或者大臣攬權專政。魏明帝曹睿沒有兒子,曹芳是他收養的兒子,繼位時只有8歲。正因為這個原因,王凌造反,才會認為“曹芳不適宜再當皇帝”,因而想立楚王曹彪為帝。

      試想,假如曹芳是魏明帝曹睿的親生兒子,王凌敢這樣想嗎?漢末,漢朝早已經是名存實亡,董卓將皇帝劉辯廢掉另立,天下人都說董卓篡逆,但他立的那個漢獻帝劉協卻沒有人對他的血統提出質疑,原因正在于劉協是漢靈帝的正宗兒子。

      司馬師廢掉曹芳,應該說有兩個原因:

      一個原因是曹芳年長不容易控制,另一個原因就是曹芳不是皇帝的親兒子。

      當然這些都是說不出的理由,而不說出來的卻不一定不是事實。假如說這個曹芳是魏明帝的兒子,那個郭太后能把自己的兒子廢掉另換一個不相干的人嗎?

      那么,朝廷危機又干叛亂什么事呢?這是一種輕重關系的錯亂。尤其是那些有野心的大臣,這正是他們攫取朝政大權的一個最佳機會,或者說,朝廷危機就是他們的機遇。

      2 司馬氏的所作所為是導致叛亂發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當然,司馬師也可以不換皇帝,就像曹操那樣,前提是必須能夠牢牢地掌握住這個人,但司馬師還沒有像曹操一樣完成這個過程。或者說,掌握這個人不難,難的是司馬氏還沒有能夠掌握滿朝文武大臣。

      本來,司馬懿和曹爽都是魏明帝的托孤大臣,司馬懿的能力又在曹爽之上,但曹爽同樣有野心,他要實現自己的野心,首先要搬掉司馬懿這塊攔路石。

      司馬懿也知道一山容不得二虎,權利的斗爭往往是你死我活,盡管他表現得無欲無求,還要裝病來麻痹曹爽,但他時時刻刻都在窺探著時機,直到曹爽兄弟倆都離開京城遷往高平陵。

      高平陵之變后,托孤大臣只剩下司馬懿一人,權力也大多集中到司馬氏一家。但這天下還是曹家天下,皇帝還是姓曹,司馬家要想長久掌權,就必須培育自己的勢力,也就是讓那些所謂的魏臣都成為司馬氏之臣。而

      曹魏方面盡管遇到了空前的危機,但人家畢竟是一個正宗老店,那些個大大小小的經理伙計還都是老曹家雇用的,你司馬家想這樣輕而易舉的改個名就把這個店變成自己的,總會讓有些人心里不舒服。李豐、夏侯玄、張緝就是那些心里不舒服而又表示出來的人。

      所以說,這種看似大臣之間的矛盾,實則是擁護司馬氏和反對司馬氏的一場較量。而司馬氏則要逼迫大臣們來選邊站隊,順從者繼續當官安享富貴,不從者則安個罪名予以處死。這件事在廢除曹芳時表現的尤為明顯,司馬師以皇太后的名義召集群臣商量廢除皇帝曹芳,“群臣失色”,但吃驚之后,朝中大臣還是說“我們都聽你的”。

      當然,朝中大臣的服從是迫于司馬氏的淫威,總不免有些“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意味,其內心深處是怎么想的也不能憑一時一事來判斷。但那些手握兵權的人就不是這樣,當他們感覺危險來臨的時候,知道和司馬氏沒有什么道理可講,于是就用武力來說話。

      總之,這段時間叛亂的頻仍發生,正好是司馬氏從曹氏手中奪取政權的過渡時期,所以說,司馬氏的所作所為是導致叛亂發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3叛亂者手里有兵,他們也想掌握朝政大權

      在這三次政變或者叛亂中,有一個共同地點——壽春城。壽春城位于魏國的邊城合肥以北,是魏國防御東吳的前線司令部所在地,軍事地位十分重要。自從諸葛亮死后,蜀漢國在軍事上已經沒有大的作為,反倒是魏吳兩國發生的戰事要比西部頻繁得多,其規模也更大。也正因為如此,魏國用兵的重點在東部,而東部將領手中掌握的常規兵力也要比其他地方多。這就讓這些將領感覺有底氣和司馬氏叫板。

      應該說,淮南三叛的首領都不是泛泛之輩,他們都擔任過州級地方行政長官,在作為將領時都立有戰功,有一定的人脈和威望,因而會把自己看得很重,不惜一戰。但正如《三國志》作者評論的那樣,這些人一個個都是“心比天高而不切實際”,直到他們失敗,人們都不知道他們究竟要干什么?

      就是現在說他們也是想和司馬氏一樣掌握朝廷大權,也不過是一種事后的分析和判斷,而對于他們自己,只不過是我手里有兵,先干起來再說罷了。當然,這是叛亂連續發生的原因所在,至于他們為什么失敗,原因很多,只能另文再述。

      4 人性和各自理想不同

      鬼谷子說:“以下求小,以高求大。”用卑下的來求索微小,以崇高來求索博大。引申開來,貧賤的人容易滿足,富貴的人不易滿足,所以遇到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方式和技巧去溝通。面對這些高級人才,比起利益,他們更需要的是事業的認同。沒有了認同,利益越高,高級人才就越容易造反。用更通俗的話說:用利益獲得普通人的支持,用意義獲得高人的支持。每當權力震動交接的時候,很多能人的信仰受到沖擊,當權者很難給到認同的時候,革命暴動再所難免。

      司馬父子和敵人作戰,采取了三種方法?

      1 面對淮南第二叛,司馬師用了拼資源實力的力戰。結果殺敵一千,自殺八百,把自己的命都搭上了。

      2 面對淮南第三叛,司馬昭用了拼頭腦策略的智戰。總結哥哥的經驗,光有力戰不行,做大事還得靠頭腦,而且是大家的頭腦,所以果斷啟用了鐘會等人。

      3 面對淮南第一叛,司馬懿用了拼民心支持的心戰。發掘屯田大才鄧艾,解決了百姓的生計問題,又用民心所向和偽裝解決了王凌。

      最終還是老子司馬懿技高一籌,兵不血刃的拿下京師和平定叛亂。

      本章參考文獻

      1 百度百科 2 跟司馬懿學管理

      3 老謀子司馬懿 4 網絡文章

      ——寫于2019/6/16 ~ 20-24點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安徽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