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ogbmf"></button>
    <rp id="ogbmf"></rp>
    <th id="ogbmf"></th><th id="ogbmf"></th>
    安徽快3安徽快3官网安徽快3网址安徽快3注册安徽快3app安徽快3平台安徽快3邀请码安徽快3网登录安徽快3开户安徽快3手机版安徽快3app下载安徽快3ios安徽快3可靠吗

    最愛歷史本尊 / 最愛歷史 / 慈禧最忌憚的女人,45歲那年暴斃了

    0 0

       

    慈禧最忌憚的女人,45歲那年暴斃了

    原創
    2020-05-11  最愛歷史...

    光緒七年(1881年)三月初十,45歲的慈安太后驟然病逝。

    這一消息來得太過突兀,一時震驚了天下。

    慈安太后之死:她與慈禧共同掌權20年,為何會一夜暴斃?

    ▲慈安太后(1837年-1881年)。

    《清稗類鈔》記載,事發前一天,慈安偶感不適,曾命御醫薛福辰為她診脈。薛福辰診斷后,認為太后不過小感風寒,不必服藥,但因宮人強求藥方,才給她開了一些清熱藥物。

    第二天,薛福辰拜訪朋友,聽一個戶部司員帶來小道消息,說:“我出城時,城中都傳言東太后‘上賓’(去世),宮里都已命人傳吉祥版(皇室所用棺材)了。”

    薛福辰大驚,起初還以為是外界訛傳,將西太后慈禧病逝誤傳為慈安的死訊。他之所以會這么說,是因為前一年慈禧剛生了一場大病,一連數月久治不愈,后來召見江浙名醫進京治療,經過靜心調養,到年底才有所好轉,而慈安似乎未染重病。

    知道確切消息后,薛福辰喃喃道:“天地間乃竟有此事!”

    時任軍機大臣左宗棠,也對此事抱懷疑態度。他聽聞噩耗,頓足道:“吾昨日對時,上邊語言晴朗周密,何嘗似有病者!即云暴疾,亦何至如此之速耶?”一旁的王公大臣跟他說,老左你可別亂說話啊。

    慈安太后,是中國近代史上一位常被忽視的重要人物。她與慈禧兩宮并尊,在同、光二朝垂簾聽政,“同治”清廷長達20年,參與了這一時期的諸多重大決策。

    她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么“傻白甜”,而她的死,自晚清起就不斷引人遐想,至今仍是不少吃瓜群眾的談資,真相沒那么簡單。

    1

    關于慈安的死因,確實有一些撲朔迷離的說法。除病死之說外,還有人認為,慈安是被慈禧毒殺的

    清朝遺老惲毓鼎曾任光緒帝起居注官19年,大清亡后在家寫清室的八卦。他在《崇陵傳信錄》中記載了慈安去世當天的詳細情形:那一天,慈安少女心爆棚,閑立在水缸旁玩金魚,慈禧宮中的一個太監捧著一盒牛奶餅,跪到面前說:“西佛爺食之甚美,不肯獨用,特分呈東佛爺。”

    慈安平時愛吃點心,聽了很高興,當著太監的面吃了一塊以示感謝,回宮不久后卻病倒了,當晚就撒手人寰,連太醫都沒來得及為她診治。

    另一部野史匯編《清稗類鈔》,倒是沒有指明慈禧下手殺慈安,卻說慈安是自殺。當時有傳言說,慈安不滿于慈禧干預朝政,兩人有過一番激烈爭吵,可慈安又吵不過,回去后抑郁了,悲憤之下吞鼻煙壺自盡。

    慈安太后之死:她與慈禧共同掌權20年,為何會一夜暴斃?

    ▲慈安太后劇照。

    慈禧“殺”慈安的直接動機,據野史記載也有好幾種說法,最深入人心的是咸豐密詔說東陵致祭說

    惲毓鼎爆料稱,兩宮太后有一次聽政后,聊起了老公咸豐帝在世時的舊事。慈安對慈禧說:“我有一事,久思為妹言之。今請妹觀一物。”她從箱子中取出一個卷宗,說是咸豐帝留給自己的手詔。

    咸豐密詔的內容對慈禧而言,太驚悚了。詔書說:

    葉赫氏(指慈禧)祖制不得備椒房,今既生皇子,異日母以子貴,自不能不尊為太后,唯朕不能深信其人。此后如能安分守法則已,否則汝可以此詔,命廷臣傳遺命除之。

    這個秘密武器,成了慈安對付慈禧的殺手锏,可天真的她沒有放在心上,向慈禧展示后竟然笑著說:“吾姊妹相處久,無閑言,何必留此詔乎?”說罷,親手將密詔焚毀。

    盡管詔書已毀,但慈禧對此事耿耿于懷。《崇陵傳信錄》記載,她“雖申謝,意怏怏不自得,旋辭去”,對慈安逐漸起了殺心。

    關于這道密詔的真實性,就不得不提一個著名的故事:

    慈禧葉赫那拉氏的祖先,屬海西女真葉赫部,與清朝奠基者努爾哈赤的建州部素有冤仇。后來努爾哈赤滅了葉赫部,葉赫那拉氏的祖先臨死前發誓說,就算后裔留存一名女子,也要報仇雪恨。因此,清朝有了“祖制宮闈不選葉赫氏”的規矩。

    事實上,葉赫部后裔并沒有因舊仇宿怨而遭到疏遠,而是在清朝常年位居顯要,還與皇室聯姻,清朝后妃中出自葉赫部的女子大有人在,根本不存在“宮闈不選葉赫氏”的祖制。

    就連努爾哈赤本人,當初也娶了葉赫部首領的女兒孟古哲哲為妻,并深深愛著她。孟古哲哲去世時年僅29歲,努爾哈赤為悼念她舉辦了隆重的葬禮,并長達月余不飲酒吃肉,而她唯一的兒子,正是努爾哈赤的第八子皇太極

    咸豐密詔一說有這么大的BUG,真實性就有待商榷了。


    另一個關于慈禧殺人動機的說法——東陵致祭說,講的是兩宮太后的一次沖突。

    光緒六年(1880年),兩宮太后到清東陵祭拜咸豐帝。慈安作為正宮皇太后,祭奠時位置理應排在慈禧之前,慈禧卻堅決不同意,兩位太后竟當場大吵一架,把大家嚇了一跳。最后是慈安退讓,按照慈禧的意思,兩人并排而立,不分先后。

    回宮后,慈禧仍然悶悶不樂,認為慈安有意羞辱自己,“因愈不悅東宮”,對慈安越來越不爽。

    除此之外,還有慈安發現慈禧養男寵,兩人因此鬧翻等流言。這些故事構成了慈安暴斃的羅生門,比《甄嬛傳》還精彩。

    以上記載都出自野史傳說,正史并未留下太多蛛絲馬跡,這也更為慈安之死平添了不少神秘色彩。作為故事的主角,慈安太后,這位當時后宮名義上的一把手,也是慈禧太后身邊最有權力的女人,到底是怎樣一個角色?

    2

    慈禧太后那拉氏,就像拿著宮斗劇女主角的劇本。

    她本是中下等官僚家庭的小姐,作為秀女被選入宮,賜號蘭貴人。爭強好勝的那拉氏,以聲色得寵,在短短幾年內得到咸豐帝盛寵,一路打怪升級,晉封為嬪、妃,更是生下了皇位繼承人載淳(即同治帝)。在咸豐帝病逝前,她已是懿貴妃,之后成為圣母皇太后,以慈禧太后的名號兩度垂簾聽政,執掌帝國朝政近半個世紀。

    這么一看,慈禧已經夠厲害了,可與慈安太后鈕祜祿氏相比,她的人生還不算開掛。

    鈕祜祿氏是滿族大姓,慈安太后年少時也是大家閨秀,她父親穆揚阿官居四品,出身世代官宦之家。知書達理的鈕祜祿氏得到皇室青睞,被冊封為皇后時不過才16歲。她雖沒有子嗣,晉升速度卻堪比坐火箭,在宮中的地位更是難以撼動。咸豐帝駕崩那一年,25歲的鈕祜祿氏被奉為母后皇太后,與慈禧兩宮并尊,名分上要高于慈禧。

    可以說,慈安十幾歲就有了打理后宮的女總裁能力,更是在25歲成為帝國最為權勢的女人,堪稱真正的人生贏家。要是在今天,這個年紀不過才剛剛大學畢業。

    慈安太后之死:她與慈禧共同掌權20年,為何會一夜暴斃?

    ▲咸豐皇帝劇照。

    咸豐十一年(1861年),“北狩木蘭”的咸豐帝病危,之前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中,他見形勢不妙,鞋底抹油跑到了承德避暑山莊。這個憂患皇帝,在位期間就是個悲劇,沒過上幾天太平日子,在傳位于年僅6歲的載淳后,他留給慈安與慈禧的,不僅是一個內憂外患的帝國,還有一個引發政變的隱患。

    在熱河行宮避難期間,咸豐皇帝搞出了兩套政治班底:一個是臨終前托孤,以載垣、端華、肅順等為首的贊襄政務王大臣,也就是俗稱的顧命八大臣,另一個是留守北京,以咸豐六弟恭親王奕?為首的政治集團。

    為了避免權臣拿著雞毛當令箭,威脅孤兒寡母,咸豐帝還特授予慈安太后鈕祜祿氏“御賞”印章,授予皇子載淳“同道堂”印章(實際上由慈禧保管),八大臣擬旨后要同時蓋“御賞”和“同道堂”印章才可執行。

    但這并沒有什么用,八大臣根本沒把兩位年輕的太后放在眼里。肅順等人認為,“諭旨由大臣擬定,太后但鈐印,弗得改易,章疏不呈內覽。”這是說,八大臣的奏章,太后都不必審閱,他們擬定的皇帝諭旨,太后也不必修改,讓她們當個蓋章的“工具人”就行了。

    兩宮皇太后,尤其是西太后慈禧,對八大臣的專橫跋扈恨之入骨,而且當時還有傳聞,八大臣欲仿鉤弋夫人故事,對太后不利,奪走她們身邊的小皇帝。先下手為強,當恭親王來到熱河行宮祭拜咸豐帝,兩宮太后迫不及待地召見了這位六皇叔,一場奪權政變也正在醞釀。


    那時,沒有人會想到,朝政大權會在這次轉折后,落入兩個婦人之手。當年九月,咸豐帝靈柩啟行回京,后宮妃嬪都來向兩宮太后辭行。兩宮太后感到前途未卜,流著淚說:“若曹幸自脫,我母子未知命在何所,得還京師相見否?”

    到了北京,恭親王集團早已做好準備,他們抓住機會,拿出兩宮太后在進京前就以皇帝名義擬好的諭旨,迅雷不及掩耳地解除了顧命八大臣的職務,直指他們反對垂簾、結黨營私的罪狀。

    在兩宮太后與恭親王的聯手下,八大臣徹底瓦解,兩宮太后正式登上政治舞臺。十一月,垂簾聽政儀式,大殿之中,小皇帝同治坐在皇座之上,背后的黃色紗屏內,左邊是溫婉祥和的慈安太后,右邊是志得意滿的慈禧太后。

    后世在講述這場改變帝國命運的辛酉政變時,都認為“凡此皆那拉氏之謀,而元后但贊成之而已”,將政變的主謀歸功于慈禧與恭親王,慈安成了可有可無的第三人。

    殊不知,慈安才是正宮娘娘,如果沒有她那一枚“御賞”印章,扳倒八大臣的諭旨就無法生效,要不然現在怎么還有人想著搶章呢。

    3

    慈禧掌控帝國最高領導權的48年,實際上有20年是與慈安平分這一權力。

    兩宮太后,在同治、光緒兩次垂簾聽政期間配合默契,針對內政外交進行了一系列政策改革,她們重用漢人官員,剿滅太平天國、開展洋務運動、鞏固邊防,開創了所謂的“同光中興”。在利用恭親王鞏固權力后,她們又果斷剝奪了他議政王的頭銜,即便是老謀深算的“鬼子六”,也玩不過這兩個寡嫂。

    慈安太后之死:她與慈禧共同掌權20年,為何會一夜暴斃?

    ▲《點石齋畫報》中的《恭邸養疴圖》。

    慈禧掌權一方面也是要得到慈安的默許。照規矩,作為先帝正宮的母后皇太后,慈安對年幼的皇帝有獨自撫養之權,可在垂簾聽政后,慈安卻特意允許生母慈禧與她這個嫡母同居養心殿,共同培養年幼的同治帝,直到皇帝大婚。

    慈安是這么對慈禧說的:“吾兩寡婦人撫一孤子,設不幸奸人乘機造作語言,居間播弄,則天下大事去矣。今寢處一所,朝夕相見,各坦懷相示,讒何由興?”如此做法可說是相當大度,真是中國好閨蜜,也可見慈安對權力并沒有敏銳的嗅覺。她只是覺得,兩宮太后共住一個屋檐下更有安全感。

    但當權力向慈禧傾斜,慈安也可以起到制約慈禧的作用。

    慈禧的親信太監安德海,仗著主子的信任,成為太監總管后氣焰熏天,肆無忌憚,朝臣都得讓他三分,連小皇帝同治也對安德海十分痛恨,只因他有事沒事就去跟慈禧告狀,說皇帝的壞話。

    有一次,同治帝做了個小泥人,親手砍掉它的腦袋,太監們問他怎么回事。同治帝說了句:“殺小安子!”可安德海萬萬沒想到,是宮中另一位太后對他亮出了屠刀。

    同治八年(1869年),安德海借著到江南為皇帝置辦龍衣的機會,得到同治和慈禧的同意出京城玩玩。一路上,他大展龍鳳旗幟,浩浩蕩蕩,氣派非凡,沿途還索取賄賂,甚至訓斥地方官。

    清朝祖制對太監的管理極為嚴格,其中一項就是太監不許出京城,兩宮太后當然都知道這個規定。同治帝表面上同意此事,其實是想請嫡母幫他除掉安德海。慈安此前就與山東巡撫丁寶楨秘密商議過,認為丁寶楨是“有肝膽之人”,讓他借機殺掉這個驕橫的太監。

    等安德海一路招搖過市,到了山東境內,丁寶楨一面派人抓捕安德海,將他就地正法,一面上書參奏。奏疏到了北京,慈禧還有意袒護親信,慈安卻“立命誅之”,恭親王奕?也據理力爭,支持慈安太后。慈禧不好公然反對,只好認同安德海有罪。

    當兩宮太后的上諭到達山東時,安德海早就人頭落地。

    慈禧夠霸道,奕?、曾國藩、李鴻章等人杰都被她耍得團團轉,可在誅殺安德海一事中,她也不敢與慈安撕破臉。

    慈安太后之死:她與慈禧共同掌權20年,為何會一夜暴斃?

    ▲劇照:垂簾聽政。

    4

    有意思的是,同治對雷厲風行的生母慈禧有些懼怕,反而更加親近嫡母慈安,將后者當成親生母親一樣。

    隨著同治皇帝年齡漸長,兩宮太后即將歸政,但必須先解決皇帝的婚事。為此兩個老媽操碎了心,還在選擇后妃一事上出現了分歧。

    慈安對同治帝的關懷無微不至,更加了解小皇帝的喜好,她看中了翰林院侍講崇綺的女兒阿魯特氏。崇綺是清代唯一以滿人身份試漢文而高中狀元的才子,相當于放棄了少數民族加分政策,拿了個第一名。他19歲的女兒從小就淑靜端慧,長大后更是才貌俱佳,又是慈安的姑表外甥女。慈安太后想立她為后,同治帝也很喜歡阿魯特氏。

    慈禧看中的是員外郎鳳秀的女兒富察氏,她才14歲,年輕俏麗,就是個不懂事的小丫頭,容易控制,可兒子看不上,一心只想娶阿魯特氏。最終慈禧不得不做出讓步,與慈安同意立阿魯特氏為后,定富察氏為妃。

    這事兒并未就此翻篇,同治皇后阿魯特氏的苦日子才剛剛開始,她入宮后,遭受了惡婆婆慈禧的種種欺凌。

    同治早逝的原因歷來眾說紛紜,其中末代皇帝溥儀提了一個宮闈秘聞,說是同治病重時,阿魯特氏去探望,在床前說起慈禧又責罵她,失聲痛哭。這番對話被慈禧知道后,怒氣沖沖地教訓了皇后,還要命人責打她,同治得知后嚇得昏厥了過去,沒多久就一命嗚呼,他的皇后阿魯特氏兩個月后郁郁而終,一說死于悲痛,一說為皇帝絕食殉情。

    本來同治成年后,兩宮太后就要“退休”了。同治一死,年幼的光緒帝即位,兩宮太后二度垂簾,慈安也即將走向生命的盡頭。

    慈安太后之死:她與慈禧共同掌權20年,為何會一夜暴斃?

    ▲同治皇帝(1856年-1875年)。

    5

    慈安與慈禧最大的不同之處在于,她既對權力不感興趣,也不太懂政事。

    學者徐徹引用《霆軍紀略》的記載,通過湘軍名將鮑超見慈安太后一事分析慈安處理政事的能力。

    那是在光緒六年(1880年),前文說到,這段時間慈禧曾大病一場,因此慈安只能臨時獨自召見眾臣,可她見到遠道而來的鮑超,卻全是在拉家常,完全不知如何下達命令:

    孝貞顯皇后(慈安)問:你這到湖南好多路?

    (鮑超)奏:輪船不過十余日至湖北,由湖北不過十余日即到任所。

    問:你咳嗽好了么有?

    奏:咳嗽已好。

    諭:我靠你們在外頭,你須任勞任怨,真除情面,認真公事!

    奏:仰體天恩,真除情面,認真公事,不敢有負委任。

    問:湖南有洋人否?

    奏:洋人曾到湖南,因湖南百姓聚眾一趕,后遂未到湖南。

    這是光緒六年五月二十七日鮑超覲見慈安的情形,而在五月初,慈安第一次見鮑超,她就問過“你在途走了多少日期?”“沿途服藥有哪些不爽快?”“沿途在哪幾處服藥?”等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也就是說,整整一個月,慈安都沒跟鮑超說正經事,倒是溫柔地夸了幾句“你好聲望!你很苦得很!”

    她是一位合格的太后,但也許不是一位出色的女主。

    時人就說:“東宮見大臣,吶吶如無語者。每有奏牘,必西宮為誦而講之,或竟月不決一事。”可見,慈安名義上為正宮太后,是慈禧獨攬大權之路上的唯一對手,卻沒什么話語權,無法掌握實權,執政能力也遠不如慈禧,只好一味退讓。

    對這樣一個姐妹,慈禧真的有必要痛下殺手嗎?

    慈安太后之死:她與慈禧共同掌權20年,為何會一夜暴斃?

    ▲慈禧太后(1835年-1908年)。

    6

    拋開前面提到的諸多野史,關于慈安之死,目前最權威的一手史料是《翁同龢日記》。慈安去世時,翁同龢正在擔任光緒帝的師傅,后來也親自參與了慈安的葬禮,他的記載還是比較可信的。

    據翁同龢回憶,光緒七年(1881年)三月初十,“慈安太后感寒停飲,偶爾違和,未見軍機”,這說明那天慈安太后身體不適,已經無法召見軍機大臣。當天深夜,同僚急匆匆上門給翁同龢傳來“東圣(慈安)上賓”的消息。翁同龢倉促之中,心中悲與驚并起,急忙收拾衣物,準備入宮,與其他王公大臣在宮門外等候到了凌晨。

    此前幾個時辰,御醫已經對慈安盡全力救治,開了5個藥方,可太后病情轉危,實在束手無策。日出時,翁同龢等大臣“至宮門長號,升階除冠碰頭伏哭盡哀”,進宮為東太后準備后事。

    這一切太過突然。如御醫薛福辰所說的,慈安死后第二天就入殮也是事實。但這是符合清朝禮制的,清朝太后確有次日入殮的習俗,并非有人刻意掩飾慈安的遺容,提早入殮。

    慈禧也沒有遮遮掩掩,在慈安入殮前,她允許王公大臣瞻仰其遺容。如果慈安真是自殺或中毒而死,遺體肯定有異樣,這足以說明,慈禧心里沒鬼。

    至于一些野史說慈禧對慈安“減殺喪儀”也是無稽之談。慈安死后,遺體以金匱下葬,翁同龢還親眼見慈禧為她戴孝。慈安的謚號也是采用王公大臣所擬的“孝貞慈安裕慶和敬儀天祚圣顯皇后”,一字未改,備極哀榮,其中“貞”也有“正”的意思,即承認慈安為后宮之主。

    慈安太后之死:她與慈禧共同掌權20年,為何會一夜暴斃?

    ▲翁同龢,慈安暴崩事件的親歷者。

    慈禧與慈安曾經在宮中共度三十年歲月,多少有些姐妹情誼。如果沒有慈安的支持,慈禧一定無法發動辛酉政變,要是沒有慈安的謙讓,她可能也難以掌控大權。

    7

    假如慈安真是突然病逝,那她患的到底是什么病?

    史書中的只言片語告訴我們,慈安太后很可能患有舊疾,而且是嚴重的心腦血管疾病,平時看似無異樣,可一旦因疲勞過度發病,就十分兇險。

    同治二年,28歲的慈安就曾發病過,“有類肝厥,不能言語”,一連24天病情沉重,御醫給她開了一些安神寧志的藥物,才逐漸好轉。中醫所說的厥癥,主要表現為突然性的昏倒,不省人事,四肢厥冷,重者甚至會一厥不醒而導致死亡,這也是腦血管疾病的癥狀。

    僅僅過了6年,同治八年,34歲的慈安病情又一次發作,不省人事達半個時辰(“昨日慈安太后舊疾作,厥逆半時許”) 。

    這兩次發病,都說明慈安有嚴重的舊疾,而她45歲時突然去世,也可能是由于腦血管疾病導致的腦出血。

    《翁同龢日記》中記載了慈安太后去世當天,一開始只是“偶爾違和”,病危時卻有“風癇甚重”、“神識不清”、“遺尿”等情形,一天之內就被疾病迅速奪去生命。即便是在今日,心腦血管疾病也是可怕的隱形“殺手”,晚清御醫面對這一來勢洶洶的病魔,自然難以招架。

    慈安在世時,對慈禧始終有一種無形的威懾。她暴亡后,最大的受惠人當然是慈禧。

    兩宮垂簾變成了西太后唯我獨尊,慈禧成為清王朝唯一名副其實的最高統治者。隨著慈禧權力膨脹,她的種種選擇影響了帝國前進的方向,戊戌變法中,她發動政變,撲滅了百日維新;八國聯軍侵華時,她無力抵抗,一錯再錯,直至簽訂喪權辱國的《辛丑條約》,“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她與光緒帝前后一天相繼去世,更是留下了清宮中的另一樁疑案。

    慈安太后之死:她與慈禧共同掌權20年,為何會一夜暴斃?

    ▲慈禧太后“cosplay”,左起:四格格、慈禧、李蓮英。

    如果慈安沒有中年暴崩,而是在之后幾十年繼續對慈禧形成制衡,歷史可能會是另一番面貌。

    但是,歷史沒有如果。

    參考文獻:

    趙爾巽:《清史稿》,中華書局,1998年

    徐珂:《清稗類鈔》,中華書局,2010年

    蕭一山:《清代通史》,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06年

    (美)費正清、劉廣京:《劍橋中國晚清史》,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6年

    徐徹:《慈禧大傳》,國際文化出版公司,2012年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安徽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