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ogbmf"></button>
    <rp id="ogbmf"></rp>
    <th id="ogbmf"></th><th id="ogbmf"></th>
    安徽快3安徽快3官网安徽快3网址安徽快3注册安徽快3app安徽快3平台安徽快3邀请码安徽快3网登录安徽快3开户安徽快3手机版安徽快3app下载安徽快3ios安徽快3可靠吗

    花心火龍果 / 待分類 / “奇技淫巧”是什么,為何在古代一直受到...

    0 0

       

    “奇技淫巧”是什么,為何在古代一直受到抵制和打壓

    2020-05-13  花心火龍果

      在對我國近代科學落后原因的反思中,即著名的“李約瑟難題”,往往會用到一個高頻詞匯,“奇技淫巧”,這在我們印象中是明清以來對科學技術的抵制與輕鄙之詞,伴隨著明確的打壓政令,從而導致了我國近代科學的萌芽被扼死在蒙昧狀態。

      “奇技淫巧”的稱謂由來久矣,且在漫長的歷史中一直處于被打壓的地位,只是在明清時期擴大了外延,加劇了對科學技術的全方位封殺。



      上圖_ 清朝官員利用比較先進的古代,勘探天文學



      一 、奇技淫巧起源考

      當產生了一定意義上的分工時,分工古代的勞動人民中分化出了“工”這一專業人才。工匠們運用自己的技術與能力在制陶、冶金、鑄造、建筑等多方面開創了行業的廣闊天地,遺留了豐富的遺產。如今的科學技術好像離我們很遙遠,但曾經確是與樸素工匠息息相關的職業素養,“奇技淫巧”則是與工匠精神一墻之隔的“雷池”。   


      • 在“工”等職業發展之路中,并非一帆風順,始終存在著一種內在矛盾。


      一方面,中國古人重視勞動技能的提升,貫徹“熟能生巧”的精神,精神專一,心無旁騖;杰出者甚至“熟能生神”,將勞動上升到藝術的層面,最后達到心物一體的境界,并傳下來諸多佳話。

      在《莊子·養生主》里有我們耳熟能詳的“庖丁解牛”的故事,本來又耗費體力又考驗耐心的宰牛剔骨工作,在庖丁的手下,變得井井有條,刀刃在骨節間都感到“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而且“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手、肩膀、腿腳協調行動,人刀合一,在牛身上演奏,發出了像音樂一樣動聽的妙音。

      宋代歐陽修《賣油翁》中所揭示的“無他,但手熟爾”,也是如此。還有明代《核舟記》中記載微雕藝人王叔遠雕刻核舟的技術“技亦靈怪矣”,這些都是“工”這一行的核心要求,都反映了古人要將勞動做到極致,從而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上圖_ 歐陽修(1007年-1072年)



      另一方面,古人因特別強調人自身的訓練,而不屑對外物的依賴。最早可追溯到道家學派,認為“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將器物的精巧與人的“心機”生硬地聯系到一起,因為憑借外物不符合道教“無為”的精神。

      《莊子·天地》中有一則故事,說的是子貢看到有“方將為圃畦,鑿隧而入井,抱甕而出灌”,便問他明明有節省勞動的槔為何不用,他說“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機心存于胸中則純白不備,純白不備則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載也。”這段話是道家思想鄙夷奇技淫巧的解釋,寧愿費力而成效甚微,也不愿意突破“機心”的約束。

      這種觀念也被后世的儒學正統所吸收,加以調整并結合著“重實業”的總方針被延續下去,即要重點發展切實促進國計民生的技術活動,而避免人們沉溺于“不務正業”的技術活動的發展。



      上圖_ 《禮記》,據傳為孔子的弟子們所作,西漢禮學家戴圣所編



      “奇技淫巧”的得名來自《尚書·泰誓下》中,起初“作奇技淫巧以悅婦人。”是為了批判商紂王置祖宗基業于不顧,沉溺于玩樂取巧。《禮記》中提到,“作淫聲、異服、奇技、奇器以疑眾,殺。”

      這表現了警惕蠱惑人心或取悅于人的技法,看起來并不是特別“一刀切”。主張限制“奇器”、“奇技”之類對社會生產和生活毫無用處的技術產品,這是因為在中國古代傳統技術的評價體系中,“經世”標準最為主要的,技術要有利于促進社會的進步與發展,否則就是華而不實的玩物,還會帶壞帝王將相走上歪路。

      到了秦漢時期,中國古代的自然經濟逐漸發展起來,“奇技淫巧”說繼承了先秦的“經世”指導思想,但用之過火,產生了一點點偏差,開始了對技術的偏見和對工巧持警惕和反對的態度,一定程度上阻礙了技術進步。

      在桓寬的《鹽鐵論》中,認為人們不踏踏實實種植沃野,“工商盛而本業荒也。”及“商則長詐,工則飾,內壞窺而心不詐。”這表明工商被并列起來與“本業”農業相對立,而且被視作會耽誤本業的末流,與“工”相聯系的技術手藝一并受到排斥。



      上圖_ 《鹽鐵論》是西漢的桓寬根據著名的“鹽鐵會議”記錄整理撰寫的重要史書,文學體裁為對話體



      二 、轉機:科學技術脫離“奇技淫巧”的歧視

      “奇技淫巧”的不入流地位在開放包容的唐宋迎來轉機,四大發明之三就是這一階段的結晶。隋唐時期經濟的繁榮提供了物質保障,商業手工業地位的抬升為科技的突飛猛進奠定了基礎。但科舉考試制度將技術類的各門學科排除在外,“學而優則仕”的觀念將大量的知識分子們引入哲學、道德和文學領域。

      宋朝政府不光沒有像以往的統治者那樣視工巧之便為“奇技淫巧”,加以禁絕;相反,還制定了對出色的科技發明的獎勵制度,工匠們就有了研制技術與工具的動力。而且在科技領域有突出才能的人通常會被列入“奇才異行”名錄,可以直接選拔進政府機構。馮繼升改良了火藥法,朝廷賜衣物束帛。



      上圖_ 宋朝在勞作中的女子



      宋朝政府的理念相當先進,深諳“要從娃娃抓起”之道,有意識培養科技人才,我們常常將古代的國子監、州縣學、書院看作是儒家經義的培訓基地,其實這是一種錯誤的思維定勢。

      中央設立了專科學校,包括醫學院、算學(數學)院、天文歷法學校、武學院等,隸屬于國子監。還開辟了對優秀學生的獎學金制度,如醫學院學生根據成績的上等、中等、下等分別給五到十五貫錢。這讓投身于“奇技淫巧”行列的人們得到了切實利益,自然鼓動越來越多的人加入科學技術的行列。



      上圖_ 古代的天文圖



      除了中央,地方的州縣也不落下,各學校也根據情況設置科學課程,胡瑗在主持湖州州學時,設立“經義”“治事”兩齋,治事齋開設了算歷課程,雖然古代對天文歷法的重視離不開服務于迷信的“天人合一”,但因此也推動了算歷的平穩發展。

      宋代的書院設有專門的科學課程,書院教育集大成者朱熹就主張農業技術、醫學、百工之類的自然科學知識也都“確有道理在”,并認為自然科學和成圣成賢、經邦治國的知識都是正道,這就洗脫了科學技術“奇技淫巧”的罪名。

      在沒有“專利權”概念的古代,個人很難從技術的革新中得到客觀的利益,更難進行推廣與傳播。中國古代科學技術發展到宋代時形成巔峰,這離不開宋朝對科技教育的重視。



      上圖_ 朱熹(1130—1200),字元晦,又字仲晦,號晦庵



      三、回落與新生:近代科學的萌芽

      元明清三朝中,中國科技的衰落主要是從清開始的。

      元朝的治理非常粗糙,不過兩宋的科學余緒尚未斷絕,頗似曾經寬松對待“奇技淫巧”的氛圍。

      朱元璋對“奇技淫巧”抱有敵意,《明史·天文志》載:“司天監進水晶刻漏,中設二木偶人,能按時自擊鉦鼓。”朱元璋卻看不過這種無益的取樂玩意兒,竟然將其擊碎,這一技術也就失傳了。明朝的不少數學家對宋元取得的數學成就,感到難以理解,因此也遺失了一些草創的數學瑰寶。



      上圖_ 徐光啟(1562.4.24-1633.11.8),字子先,號玄扈


      上圖_ 《天工開物》插圖



      不過到晚明時,士大夫群體恢復了對科學技術的探索興趣,強勢的“經世致用”思潮尤為重視科學技術的價值。因此有了徐光啟對《幾何原本》的翻譯、宋應星《天工開物》的出版。

      到了清廷對科技探索采取了十分嚴厲的壓制態度。著名的“李約瑟難題”就是對這一時期的提問,“為什么直到中世紀中國還比歐洲先進,后來卻會被歐洲人后來居上呢?”。當時滿清統治者對思想的全方面禁錮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峰,科學技術也在其中之列,清代編撰的《四庫全書》中除了收錄一些農家、醫家和天文之類的科技著作之外,將其他科技一概排斥。



      上圖_ 《四庫全書》全稱《欽定四庫全書》 ,是清代乾隆時期編修的大型叢書。



      同時,西方日新月異的變化大大沖擊了愚昧的清王朝,此時的“奇技淫巧”更多的指代西方工業文明的產物,而基于清統治者自高自大,自然瞧不上這種舶來品。李鴻章以為“無事則斥外國之利器為奇技淫巧,以為不必學;有事則驚外國之利器為變怪神奇,以為不能學。”明確地表達了將“奇技淫巧”視為洪水猛獸的態度。

      再往后的故事就是我們所熟識的“師夷長技以制夷”和“洋務運動”了,此時國內外形式巨變,引發了愛國志士的救亡圖存運動,科學與技術是新的歷史階段的制勝法寶,他們認識到不得不改觀對“奇技淫巧”的偏見,不能盲目自大,自甘落后,才能站到科技的制高點,從而挽救國家的衰亡。



      上圖_ 洋務運動時清朝電信事業的發展



       四 結語       

      縱觀中國古代科技史,不乏古人科學技術的結晶,涌現出豐富多彩的精巧工具與巧思技術,科技發展也達到過一些高峰。“奇技淫巧”說與科學技術有交集,也不完全重合,對“奇技淫巧”的態度也有所區別。

      不過歷朝歷代對“奇技淫巧”的警惕或輕視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了科學技術的發展,最為顯著的還是在清朝,受“天朝正統”和“閉關鎖國”的制約,科學技術淪為盲目自大的犧牲品之一,這也是近代科學萌芽被扼殺于搖籃中的直接原因了。

      參考資料:
      【1】《“奇技淫巧”說評析》 宋明軍
      【2】《造物藝術批評視域下的先秦“奇技淫巧”說》 吳新林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安徽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