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ogbmf"></button>
    <rp id="ogbmf"></rp>
    <th id="ogbmf"></th><th id="ogbmf"></th>
    安徽快3安徽快3官网安徽快3网址安徽快3注册安徽快3app安徽快3平台安徽快3邀请码安徽快3网登录安徽快3开户安徽快3手机版安徽快3app下载安徽快3ios安徽快3可靠吗

    一萬里的長路 / 待分類 / 曾出動軍機進行轟炸的人兔百年戰爭:澳大...

    0 0

       

    曾出動軍機進行轟炸的人兔百年戰爭:澳大利亞是如何被兔子攻陷的?

    2020-05-15  一萬里的...

      100億只兔子,差點讓澳洲完蛋...

      提起澳大利亞的野生動物,許多人便會在腦海中想起袋鼠與考拉,這些可愛的小家伙們被澳政府奉為“國寶”,深受世人喜愛。

      但也并非所有在澳洲的小動物都能受此禮遇,它們之中也有的甚至達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比如被澳洲人視為“入侵者”的兔子。

      在上世紀,澳洲人“談兔色變”,陷入了一場與兔子的百年戰爭之中,澳政府為了消滅兔子,甚至曾出動軍機進行地毯式轟炸。那么,為什么在中國人畜無害的兔子,到了澳洲卻變得臭名昭著了呢?

      ▲上世紀,澳洲政府懸賞

      獵人捕殺過于泛濫的兔子

      萬惡之源

      由殖民者帶去的兔爺

      根據“大陸漂移說”的觀點,澳大利亞在遠古時期就從岡瓦納古陸分離了出來,并逐漸形成了現在比較孤立的地理位置。因此,在澳洲大陸上演化至今的野生物種與其他大陸相比有著很高的獨特性。

      雖然澳洲大陸環境穩定,物種繁多,被稱作“生物活化石博物館”,但曾經卻是沒有兔子這個物種的,兔子的登陸要從殖民時代說起。

      18世紀,英國開始殖民澳大利亞,起初來到這片新大陸的居民是被英國流放的罪犯,他們在澳大利亞杰克遜港建立了第一個殖民區。

      ▲杰克遜港,這里經過不斷發展

      成為了澳洲第一大城市—悉尼

      跟隨殖民者而來的還有一些穴兔,也就是常見的家兔。穴兔早在中世紀時期就被歐洲人馴化并作為食物,據說當時的羅馬教皇格里高利一世為了能在齋戒期吃到肉食,而宣布穴兔是一種魚類(基督教齋戒期可以吃魚和蛋),并大力推行穴兔的馴化養殖。

      ▲教皇格里高利一世

      曾推動歐洲家兔馴化養殖

      總之,初到澳洲的殖民者們,最早為了能有足夠的食物開始使用兔籠來飼養穴兔。與歐洲老家不同,澳大利亞缺乏猛禽、黃鼠狼等兔子的天敵。這一時期,人們已經發現了澳大利亞似乎很適合用來養殖兔子。

      但這樣人兔和諧相處的日子很快便結束了。1859年,一個名叫奧斯汀的英國殖民者來到了澳大利亞,為了滿足自己的狩獵愛好,他特地委托侄子從英國寄過來了20幾只兔子,放養在了自己的農場里。

      然而,這位英格蘭農場主不會想到的是,自己的這一舉動竟然打開了潘多拉魔盒。

      ▲澳洲野兔之父

      托馬斯·奧斯汀

      這堆從英國遠道而來的小家伙里,不僅有著一個侄子對于自己無聊叔叔的關心,還包含了5只歐洲野兔,這才是往后澳洲兔子泛濫的萬惡之源。

      歐洲野兔是何許“兔”也?首先,野兔不像現在常見的野狗野貓,通過家養后放歸野外而產生,野兔至始至終和家兔就是兩個獨立物種。在歐洲,因為自身的奔跑迅捷和轉向靈活,野兔向來在王公貴族們狩獵游戲中扮演重要角色。

      而更要命的是,他們的繁衍速度可謂是動物界中的“戰斗機”,以一只健康的母兔為例,它一年可以生下至少24只小兔,而這些小兔從出生到性成熟不過短短6個月的時間。


      數學家斐波那契就通過研究兔子繁殖,進而引出了著名的黃金分割數列。

      ▲與家兔不同種的歐洲野兔

      在歐洲野兔登陸的短短6年以后,由于沒有天敵的束縛,奧斯汀農場里的兔子數量就達到了上萬只。

      而逃出農場的兔子就像瘟疫一樣,以每年130公里的遷徙速度向其他地方蔓延。到了上世紀初的時候,澳洲的野兔數目就突破了令人恐怖的100億只,要知道,當時世界總人口也不過20億。

      ▲歐洲野兔的分布
      鮮紅色為近代引進區域

      野兔泛濫
      小小物種終成大禍

      第二次世界大戰沒有給澳大利亞帶去多少災難,但在戰后的澳洲人民卻絕望地發現,遍地成災的兔子可比軸心國要可怕多了。

      野兔泛濫后,首先遭殃的是澳大利亞的植被。在澳洲原本茂密的大草原上,兔子們貪婪地啃食青草,大片大片的綠地就此消失變為荒原。不僅是地上的植物遭殃,在干旱季節里,兔子們甚至會爬上為數不多存活的樹木上啃食嫩芽。

      事實上,在澳大利亞的干旱地區,每公頃的土地上只需存在4只野兔子,就能讓這里成為植物繼續生長的禁區。

      ▲兔子成災
      導致澳大利亞土地荒漠化

      兔子們不僅以植物作為食物,他們還到處挖洞筑巢,在澳洲的植被遭到破壞后,接踵而至的災難就是生態環境平衡的逐漸消失。

      由于沒有了綠地的保護,加之地下四處是兔巢,澳洲大陸的水土保持能力急劇下降,像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這樣的現象日益加劇。

      ▲因兔子而造成的土地貧瘠

      更令人痛心的是,澳洲原有的野生物種也因為兔子的入侵而慘遭滅絕或瀕臨滅絕。

      澳大利亞曾是有袋類動物的溫床,除了熟知的袋鼠外,還有鼠袋鼠、袋貍等小型袋類動物。但兔子的到來改變了這一切,這些入侵者不僅與它們搶奪食物,還霸占它們的巢穴。

      鼠袋鼠是澳洲最古老、最小巧的袋類動物。在19世紀,鼠袋鼠在澳大利亞大陸隨處可見,但在兔子泛濫的不到100年后,這一古老的澳洲土著已經于上世紀宣告了滅絕。

      ▲鼠袋鼠

      兔災,讓即使身為萬物靈長的人類也不能幸免。在上世紀,澳洲的農業與畜牧業因為兔子遭受了重大損失。

      由于兔子天生喜歡打洞,它們在農場里大肆破壞,讓用于耕種的機械無法在松動的地面開展工作,不少農場主只得望“地”興嘆。

      澳大利亞曾被稱作“騎在羊背上的國家”,但從草料消耗來看,100億只兔子就可以吃掉10億頭羊的青草,而兔子的經濟價值遠沒有綿羊高。

      ▲待出售的兔皮。盡管兔子在當地臭名昭著
      但在19和20世紀的經濟大蕭條時期
      兔子保證了澳洲人民吃飽了飯
      甚至還有通過兔子發家致富的

      人兔大戰
      澳洲全民出擊

      為了對付猖獗的兔子,澳大利亞政府曾無所不用其極,傳統的捕殺與堵洞不必說,這對兔子來說簡直是雕蟲小技。從時間上來看 ,澳洲人民與兔子進行的戰爭簡直不亞于英法百年大戰。

      早在19世紀末,為了抑制兔子的擴張趨勢,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政府就向民眾廣發告文,征集消滅兔子的方法,懸賞金額一度高達25000英鎊。

      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許多人都慕名而來,其中就有由法國著名微生物學家巴斯德派出的三位得力助手,他們來到澳洲企圖用雞霍亂病菌消滅兔子,但遺憾的是,由于兔子在生理結構上與雞的不同,這種方法自然也沒起到多大作用。

      ▲法國微生物學家巴斯德

      在巴斯德的助手們失落而歸后,得到啟發的澳政府一拍腦門,想出了一個自以為絕妙的主意,那就是大量引入兔子的天敵—狐貍。

      這種方法在一開始被證明是十分有效的,但人們很快發現,狐貍在對付兔子的同時,也大量捕食澳洲本土其他動物。

      而更為重要的是,兔子行動迅速,狐貍竟然漸漸地放棄了捕食兔子,轉而攻擊一些小型袋鼠。為了不使這些珍稀的物種滅絕,人們不得不調轉槍口去消滅狐貍。由此,這種以物克物的方法也宣告了失敗。
          
      ▲防兔籬笆,但還是小瞧了
      兔子的挖洞能力

      上世紀初,絕望中的澳大利亞政府只好采用一種較為原始的阻擊方法,那就是通過修建一條縱貫澳洲大陸的鐵網護欄,來阻止兔群侵襲西部的肥沃農業區域,這樣的法子據說是受到了古代中國修筑長城的啟發。

      澳洲人民經過7年的努力,于1908年完成了這一壯舉。

      但即便是如此,也阻擋不了兔子的腳步。沒過幾年后,因為自然環境的侵蝕,這幾條鐵網逐漸傷痕累累,再加上兔子超強的鉆洞能力,很快這些費盡心血造出來的“長城”便在兔子們眼中形同虛設。

      ▲網欄共有三條
      南北總計長達3000多公里
      是當時世界上最長的人造鐵網工程

      氣急敗壞之下,澳政府居然動用了二戰中對付日本侵略者的轟炸機來對付兔子,只不過其投下的不是炸彈,而是毒氣。但這樣的法子無非是兩敗俱傷,許多牲畜也慘遭連累。

      澳政府在放棄了這種方法后,對民眾發出通告,私自飼養兔子將會被處以罰款甚至是面臨牢獄之災。

      ▲澳大利亞禁止飼養兔子的標識
      違者最高處以4.4萬澳元罰款

      眼看著兔子就這樣侵蝕著澳洲大陸,這種趨勢下去,說不定澳大利亞就不再適宜人類生存。

      到了上世紀50年代,飽受兔災折磨的澳大利亞政府終于迎來了曙光。生物學家們從南美洲引進了粘液瘤病毒,這種病毒依靠蚊子進行傳播,與之前的雞霍亂病菌不同的是,它只對歐洲野兔具有致命性,對人和其他動物無害。

      粘液瘤病毒一經引進,便很快讓澳政府看到了效果。1952年,澳洲的兔子有90%的種群被消滅。到了1990年的時候,兔子的數量被控制在了6億只 。這場給澳大利亞帶去百年困擾的兔子災難終于告一段落。

      ▲澳大利亞兔欄
      人兔大戰的見證者

      近幾年來,“物種入侵”這個詞越來越被人們所熟知,不論是曾經橫行澳洲的兔子,還是現在五大湖里令美國人苦惱不已的亞洲鯉魚,亦或者在中國河溝隨處可見小龍蝦,都在向人類宣示著大自然生態平衡的脆弱性。

      ▲現處于澳政府控制下的野兔分布
      淺黃色為少量存在區,深黃色為普遍存在區
      白色為嚴格管控區

      就像最初為澳洲帶去野兔的那位農場主一樣,一時的無心之舉,也許就會釀成大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安徽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