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ogbmf"></button>
    <rp id="ogbmf"></rp>
    <th id="ogbmf"></th><th id="ogbmf"></th>
    安徽快3安徽快3官网安徽快3网址安徽快3注册安徽快3app安徽快3平台安徽快3邀请码安徽快3网登录安徽快3开户安徽快3手机版安徽快3app下载安徽快3ios安徽快3可靠吗

    浩然文史 / 待分類 / 清平樂:那些讓你背全文背到發瘋的大宋讀...

    0 0

       

    清平樂:那些讓你背全文背到發瘋的大宋讀書人,怎樣營造朋友圈?

    原創
    2020-05-19  浩然文史

    (清平樂 宋代士人)

    熱播劇《清平樂》中,出現了不少曾讓你背誦全文背到發瘋的名士,他們結成了各種小團體,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朋友圈。特別是仁宗朝,名士薈萃,簡直就是神仙打架,他們將結成什么樣的圈兒呢?

    一、政治圈

    中國古代,往往因政見之爭,當官的會結成不同的政治團體。比如仁宗朝,就形成了呂夷簡集團和范仲淹集團。呂夷簡的朋友圈主要有夏竦、章得象、賈昌朝、王拱辰、高若訥、丁度等人;而范仲淹的朋友圈則包括歐陽修、富弼、文彥博、蔡襄、余靖等人。

    (清平樂 夏竦)

    他們的政見差別與出身也有一定聯系,呂夷簡的朋友圈大部分都是世家出身,從五代開始就代代在朝中當官,如呂夷簡的曾祖父,在唐代時就擔任顯要官職。而范仲淹的朋友圈里,大部分都是仁宗登基之后才被錄取的寒門進士,范仲淹本人就是寒門中的寒門。

    (清平樂 呂夷簡)

    兩派之爭最初其實只是呂夷簡和范仲淹兩個人的政見沖突。讓他們起沖突的,主要是兩件事,一件事是建都之爭,景佑二年(1035年),范仲淹認為汴京是四戰之地,建議仁宗重建都于有山河之險的洛陽,遇到戰事可以及時避難。呂夷簡卻認為范仲淹這是書生之見。

    第二件事就是范仲淹向仁宗進百官圖,指斥呂夷簡憑借自己的喜好提拔官員,請仁宗限制宰相的選官權。呂夷簡也不是吃素的,反過來指責范仲淹勾結朋黨,接著范仲淹就被貶了。之后,許多青年官員站出來為范仲淹鳴冤,上書指責呂夷簡專權,歐陽修、余靖、尹洙等人都因站范仲淹而被牽連。相反,一批站呂夷簡的老臣,如高若訥、韓瀆等,也沒閑著,上書指斥范仲淹等人太狂了。

    (清平樂 范仲淹)

    兩派的斗爭在慶歷新政時進入白熱化階段,當時呂夷簡已經去世,但是其集團成員仍在朝中占據要職。呂圈在政治上相對保守,主張“利不百,不變法”,意思是說,改革的措施必須百分百有利才行。拜托,世上哪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范圈則比較激進,他們眼看著北宋陷入嚴重的社會危機,主張變法自救。

    (清平樂 范仲淹)

    當時,呂圈用仁宗最敏感的“朋黨”這個利器打擊范圈,但是歐陽修等人毫不避嫌,作《朋黨論》自稱“朋黨”,加重了仁宗對他們的猜忌,于是范圈的人漸漸被貶出京。最終,呂圈王拱辰炮制了進奏院案,將范仲淹選拔的青年才俊王益柔等一網打盡,這標志著范圈在政治上的失敗。 

    (清平樂 王拱辰)

    當然,也不能簡單地以門第來劃分政治集團,韓琦就是一個例外,他出身世家,與呂圈的呂夷簡、賈昌朝都是兒女親家。但他在政治主張上卻偏向范仲淹。正是因為韓琦這種獨特的社會關系,范圈被貶的時候,韓琦并沒有受到牽連。王拱辰也是個例外,他出身寒門,但由于娶了薛奎的女兒,因此政治上更偏向呂圈。

    (清平樂 韓琦)

    二、科舉圈

    中國古代還有一種獨特的社會關系,那就是“同年”。同年,是同榜得中的進士,他們本來素不相識,但是發榜之后,他們會通過定期聚會和刊刻印制“同年小錄”等方式,構建起同學關系,培養同年之誼。同年會在官場上相互提攜,形成一個政治小團體,一榮俱榮,當然有時候也會一辱俱辱。

    《清平樂》中仁宗一朝,有兩榜進士十分出名,那就是天圣五年榜(1027年)和天圣八年榜(1030年)。天圣五年榜最耀眼,這一榜的韓琦、文彥博都官至宰相,王堯臣、包拯、趙概、吳育都曾做過樞密副使,相當于副宰相。

    (清平樂 仁宗)

    天圣五年榜的韓琦與同榜進士的關系都很密切。特別是王堯臣,他是狀元,而韓琦是榜眼,所以兩個人特別投機,時常通信、相聚,一起游玩,直到晚年。韓琦在主持與西夏的戰事時,因為部將任福貪功冒進遭遇大敗,韓琦作為主帥自然要被追責。韓琦被貶后,王堯臣上書為韓琦辯護,韓琦于是被復用。

    寶元二年(1039年),韓琦有升任中書舍人的機會,但是他主動說有更合適的人選,那就是同榜進士吳育。他們締結的友情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在官場上相互提攜,相互保護。

    (清平樂 韓琦)

    天圣五年榜進士在政見上也一致。仁宗的3個兒子相繼去世,仁宗又經常重病,國無儲君,滿朝大臣都很擔心。于是在朝中形成了一個催促仁宗立儲的政治團體,而天圣五年這批進士就是主力,韓琦、文彥博、包拯、吳奎、趙概都曾督促過仁宗立儲,很難說不是協商的結果。

    同年關系也有例外,如天圣八年榜,有歐陽修、蔡襄、王拱辰等一眾名臣,但王拱辰與歐陽修、蔡襄的關系就十分僵硬。

    (清平樂 蔡襄)

    三、文學圈

    從古至今,中國都存在一種文人之間的往來唱和,定期集會,如眾所周知的蘭亭集會。仁宗朝也有一個這樣的文人團體,核心人物是錢惟演。

    天圣九年(1031年),錢惟演任洛陽節度使兼宰相,洛陽是北宋僅次于汴京的大城市,而且這里還是一座人文薈萃的歷史文化名城。由于洛陽不是政治中心,所以事務就沒那么繁瑣,官員們有大把的時間交游。

    在錢惟演的號召下,就形成了一個文學團體,主要成員有歐陽修、梅堯臣、尹洙、富弼、張先等人。他們都愛好文學,而錢惟演為他們營造了一個良好的文化氛圍。

    (清平樂 歐陽修)

    這個團體的成員千百年來赫赫有名,歐陽修是宋代古文運動的旗手,也是唐宋八大家之宋代人物的領頭人。而梅堯臣是大詩人,要論詩,他堪稱宋代第一人。歐陽修與梅堯臣兩位才子結識,成為文學史上的一段佳話。歐陽修晚年仍作詩感嘆他們的交情:“逢君伊水畔,一見為顏開。”

    (清平樂 歐陽修)

    文史君說

    到仁宗時,北宋已建立60多年,唐末五代亂世的頹敗景象已經被扭轉。政治相對穩定,經濟也進入上升期,加上北宋重文的政策,鼓勵文化事業,因此文化繁榮。這一時期名士輩出,還出現了網友所謂的“朗讀背誦天團”。他們因為政見一致、科舉同年、文學相投、婚姻關系、師生關系(歐陽修就是晏殊的學生)等,結成一個個關系親密的朋友圈。朋友圈就是他們的社會關系,只有加入朋友圈,才能在社會上立足發展。

    參考文獻

    [元]脫脫等:《宋史》,中華書局,1977年。

    張彥霞:《人際網絡與士人仕宦》,河北大學碩士論文,2004年。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安徽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