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ogbmf"></button>
    <rp id="ogbmf"></rp>
    <th id="ogbmf"></th><th id="ogbmf"></th>
    安徽快3安徽快3官网安徽快3网址安徽快3注册安徽快3app安徽快3平台安徽快3邀请码安徽快3网登录安徽快3开户安徽快3手机版安徽快3app下载安徽快3ios安徽快3可靠吗

    水若寒善 / 原創散文 / 唇齒依存

       

    唇齒依存

    2020-05-31  水若寒善


    作者:水若寒

    接到州文聯通知后,就非常期待從江之行,傳說中的岜沙文化一直神秘在我的腦海,美麗的加榜梯田和云端上的村寨同樣吸引著我。聽說這次要去的地方很特別,古老而神秘的非遺文化村寨,他們保持著古老的農事活動、飲食、節慶習俗,以及特有的民族文化特征等。

    聽說從江縣丙妹鎮的大歹村了,有二百多戶人家都住在大山的頂端,一時間還有點接受不了,而離縣城不遠的鑾里侗寨,可謂是從江縣城的后花園,休閑的好去處,而占里侗寨更是古老文明與現代文明交融的村落,這里每家每戶保持只生一男一女的傳統,延續了幾百年,是最早實行計劃生育的模范村寨,由此足以證明侗族祖先的智慧與繁衍理念。

         坐在大巴車上,聽這次的組織者——黔東南州廣電旅游局的小謝繪聲繪色地介紹,心兒早就飛出車窗,向往著雨后的煙嵐、初陽下的梯田,吹著短笛牧歸的人群以及苗侗同胞們在田地里頂著烈日或披蓑戴笠辛勤勞作的畫面。

                                                                                     從江加榜梯田

    宏偉的加榜梯田

        大巴車在月亮山腹地蜿蜒盤旋,時而行駛云端,與車窗邊的云嵐握手擦肩;時而落入谷底,與潺潺流淌的江水親密會面;時而鉆入一片叢林,與百媚千轉的鳥兒結緣;時而沐浴陽光,靚麗了路邊百花綻放的嬌艷。我們透過車窗發現美麗的村寨或特殊的畫面都會不由自主地發出由衷的驚嘆,特別是臨近加榜梯田的時候,大家紛紛從車上走了下來,原來我們的第一站加榜鄉加車村就在眼前,一汪汪縱橫交織的稻田,以千姿百態的形式在攝影家們的鏡頭下呈現,在煙色籠罩下,如害羞的姑娘半遮半掩地露出青澀的容顏,讓人頓然冒出一種欲識廬山真面目的期盼。

    也許是老天眷顧,我們如愿地入住在加車村的云上梯田酒店,單等第二天收獲鏡頭下更加美麗的畫面,趁著休息時間,循著一條進寨子的小路走走串串,寨子里道路縱七豎八,通往各家各戶,雖然上下皆有坡度,但都是水泥或石板鋪設,行走方便,干凈整潔。寨子四周高山環繞,古樹形狀奇特,根據地勢而建的吊腳樓外觀古樸、拙實。稻田就在家門口,依山而開,隨山勢地形的變化而形態各異,大小不等,有的像鐮刀、有的像月牙兒、有的像咬了一口的燒餅、有的像缺了一半角的犁耙,有的像簸箕,上下縱橫尤為壯觀;估摸著最大的田地最多不過一畝左右,最小的只能種植一兩行稻禾,曾有“帶子丘”和“青蛙一跳三塊田”的形象說法。穿梭在“田在寨中、寨在田中”的自然風光里,仿佛行走在陶淵明筆下的國度,曾幾何時的夢境終于在這里成真,這就是聞名遐邇的加榜梯田,早已入選“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地方。看到田埂上有農人在清除雜草,修正田埂,看著她半彎著腰認真割除的模樣,不亞于我創作時一樣辛苦,霎時間有種感覺:勞動不分高低貴賤,都需要付出才有收獲。

                                                    家榜梯田          時玲拍攝

    而此時此刻只想讓自己的心靈在此棲息,在阡陌縱橫的稻田里守候晨曦初照,層層煙霧漸次從谷底升起,將層層疊疊的梯田與錯落有致的吊腳樓籠罩在云山霧海里,讓一切都變得虛無縹緲、若隱若現,仿若置身在夢幻中的海市蜃樓里,產生出詭譎怪誕而令人向往的畫面來。僅此多想在和風細雨的初春里與油菜花來一場千年偶遇,在如紗如縷的薄霧中攜一縷煙嵐開啟稻田里翠綠身姿,在霞光漫射的夕陽下捕捉色彩斑斕的水波,在金秋十月的召喚下與低頭的稻穗來一幀永不褪變的情感守護。滿目的金黃,滿懷的希望,一年四季以不同面孔展現在世人眼底的一抹光影,浪漫成云來山更佳,云去山如畫,云共山高下的迷離仙境。

        如果可以我要用自己的腳步在每一塊田埂上留下深深地深深的腳印,丈量出加車人民祖祖輩輩在這里如何克服種種無法想象的困阻,頑強生存下來的信念,在極為陡峭的山野上造就出一幅幅氣勢恢宏的畫卷,留給后代安身立命的本錢以及無盡的財富。相傳在唐朝以前加車人的先祖王故拆、王故西帶領族人翻山越嶺,走過很多地方都是居住不到幾年就遷徙了,最后尋得加車河對岸比較平緩的風水寶地加車坡,即率全族人到這里定居,并帶領全族人挖山造田種植水稻,過著“稻飯魚羹”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美好生活。

                                                                      水若寒攝

        通過與寨子上的王姓人家攀談,得知加車屬于加榜鄉管轄,海拔790米,“加車”是漢語的譯音,山垴上之意。這里居住的村民均為苗族,王姓來的最早,隨后又有幾支姓氏來此定居,他們的祖先世代以種水稻為生,水稻品種繁多,大概有幾十種原始糯稻,尤其以加榜香為商標的“香禾糯”、“香米”、“貢米”著名,口感香糯柔和,曾有“一家蒸飯,十家香”的美譽。看到這些聽到這些不由得佩服他們的生存理念與古老的生態體系,真有行萬里路如讀萬卷書之感慨。更讓我好奇而感佩的是他們在田里養魚、養鴨與水稻共生的作業方式,著實新奇,后經隨行的王紹帥主席解釋才明白,原來這里的水稻在五月下旬插秧,小鴨子也相繼出生,把小鴨子放在水田里不僅可以捕捉害蟲,拉下的糞便也是非常好的農家肥,放在水田里的魚苗也會隨著水稻的生長而慢慢長大,到了收割的稻子的季節,鴨子不僅肥了田,還防治了水稻里的害蟲,又能生蛋亦食其肉,魚兒也養得肥肥壯壯的,大家在田里收割稻子,累了餓了就抓幾條魚來,插在棒子上,就著稻草燒烤,那股稻草的清香和著魚肉的鮮香混合在一起,令人饞涎欲滴可不就是一頓上好的美餐嘛,這種古老的農耕文化體系,真有一舉三得的功效,不愧冠以“農耕文化博物館”的名號。

                                                                               王紹帥攝

        望著眼前一丘丘形態萬千、氣勢磅礴、線條極具優美流暢的“天梯”式梯田,感慨萬千,這是苗族人民多少代的辛勤努力,才有了今天宏偉壯觀的萬畝梯田,如今吸引著外來的腳步不斷來這里觀光旅游采風休閑與繪畫創作,體驗神秘從江加榜梯田的宏大氣勢與悠久歷史文化底蘊,感悟人類的偉大智慧與不屈不撓的拼搏精神。加榜,早已在我的生命里烙下難以磨滅的記憶,加榜梯田以不朽的精神養育著一代代苗祖同胞們,也將以一顆博大的胸懷接納著外來的游客紛至沓來,請我們以一顆虔誠的心善待這片水土,還有這一方熱情好客的同胞們。

                                                        姚寧攝

    加榜鄉林下產業鏈

         浮光掠影的游覽是一般游客的常態,作為在黔東南生活近30年人,我想還是希望能多了解一點當下老百姓的實際生活狀態,特別是國家加大力度扶貧攻堅的情況下,想真實地接近他們,與他們交心知底。

         我們在加榜鄉副書記的帶領下,首先到了一處養殖基地,基地赫然懸掛著“從江縣平各種養植專業合作社”的牌子,站在路邊已聽到流水聲里夾雜著群鴨“嘎嘎”的聲音,再走進一看,一條不太寬闊的河流里,群鴨戲水,好不熱鬧!見有人出現,養鴨人不知從哪里鉆了出來,原來是一位中年男子,經介紹他叫韋小新,就是附近村民,國家為了扶持貧困戶發家致富,撥出專項資金讓大家利用當地自然優勢,大力發展養殖業。據韋小新透露,鴨子屬于大型肉鴨,一般三個月左右就可以出售,一只大概有七八斤左右,銷路一般不用愁,有定點扶貧村干部幫助,如今這批鴨子有二千三百六十九只,這一波銷售完后,還可以再養殖一批,一年最少兩撥,除去飼料與人工算下來也有十多萬的收入,比在外面打工強多了。看到他黝黑的臉上有了笑容,我一顆繃緊的心,也輕松了許多。看來只要我們聽從國家的安排,用自己的雙手與智慧,利用當地得天獨厚的自然優勢,切合實際發展適合自己的產業,何愁不能致富呢!

                                                                水若寒攝

    午后的山野清新而明亮,我們的車子在彎曲的林間小路上穿梭,滿目蒼翠,一路花香,坐在車上看到綠油油的梯田里不知是何農作物長得高大碧綠,就忍不住問了身旁的司機,才知道這附近種植著幾百畝的桑園。為了一探究竟,由加榜鄉副書記帶頭,黔東南報社主任姚寧和我緊跟其后,文聯副主席王紹帥拿著相機一停地拍攝。我們順著田坎一塊一塊的近距離觀看,確實是桑樹,據書記介紹,為了帶動當地老百姓的經濟收入,國家投資,老百姓出力且有報酬的情況下,大力發展養殖業,如今桑樹已有一人多高,葉茂深翠,再生長一段時間就可以采擷下來養蠶了。聽了書記的介紹,心里還是不免有些疑問,我們的田種植了桑樹,幾年才能有收入,養好的蠶如何加工成絲?如何銷售出去呢?顧慮是我的偏面之思,后來經書記慢條斯理地解釋,終于明白了桑樹的葉子不僅可以養蠶、制成茶飲外,結的果實桑葚也是非常有營養價值的水果,還是一味不可多得的藥材,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中就有很多關于桑葚的藥用價值的闡述,中醫認為,桑葚性寒味甘,具有補腎養肝和生津潤燥的作用。桑葚汁濃如蜜,酸甜清香,所含的營養物質非常豐富,又被稱為“民間圣果”。不僅有清肝明目的功效,還有補血清血,促進造血細胞生長養顏的作用;還能抗癌,降血糖血脂阻止血液細胞中栓塞的形成,成人用腦過度也可以用桑葚調理。此外,現代研究證實,桑葚果實中含有豐富的葡萄糖、蔗糖、果糖、胡蘿卜素、維生素、鈣、磷、鐵、銅、鋅等。看來桑葚的營養價值的確很高噢!

                                                桑園

    這只是說了桑樹的一些價值,其實抽了絲的蠶寶寶也是一味中藥材,【集解】時珍曰︰蠶,孕絲蟲也。其蟲屬陽,喜燥惡濕。自卵出而為,繭而蛹,蛹而蛾,蛾而卵,卵而復,亦有胎生者,與母同老,蓋神蟲也。《藥性解》:味咸辛,性微溫,有小毒,入心、肝、脾、肺四經。主風濕口噤失音、疔毒風痰結滯、皮膚風動如蟲行、小兒驚癇夜啼、女子崩中赤白,止陰癢,去三蟲,滅黑斑等功效。還有蠶的糞便也是非常好的藥材,蠶砂性味甘溫,入肝、脾、胃經,有燥濕、祛風、和胃化濁、活血定痛之功。蠶砂常用于風濕痹痛、頭風、頭痛、皮膚瘙癢、腰腿冷痛、腹痛吐瀉等癥。再有就是古人將蠶砂炒熱后裝入袋中,趁熱敷患處,可治諸關節疼痛,半身不遂。民間用蠶砂作枕芯的填充物,有清肝明目之效。記得兒子出生時,母親還從河南寄來蠶砂給兒子做枕頭用。

    看來桑樹全身都是寶,蠶寶寶全身也是寶,這個項目發展定有不錯的效益,后來我們又聊到了銷路,聽書記說當地有一種古老的抽絲技術,也和杭州有關企業取得了聯系,看來做任何事情都要穩扎穩打才能做到有的放矢,讓老百姓才沒有后顧之憂,真正受益,以民為本,利國利民。

                                       林下靈芝            王紹帥攝

        隨后我們又實地考察了上百畝的林下靈芝養殖基地,菌種已埋下兩個星期左右,有的已生出靈芝苞,生長期一到就可以采摘,埋下的菌種可以發菌三年,是一個有發展前景的項目。時間飛快地流逝,等我們到達另一個產業點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多鐘了,卻見田間地頭熱鬧非凡,遠遠看去,有孩子在河邊追逐嬉鬧,大人們都在彎腰勞作,走進一看原來大家都在種植辣椒苗,經當地村干部介紹大概有一百畝左右的種植面積,每天村民出工勞作有一百多元的補助,等辣椒豐收后以每斤兩元的價格收購,確保老百姓勞有所得,免除了老百姓的后顧之憂。

    眼看天色已晚,我們還有幾處板藍根種植基地和林下養雞基地無法再看,只能留點遺憾,好給下次再來找一個合理的借口吧。


    云端上的苗寨

    大歹節慶活動 

    也許是不經常出門的緣故,或是純粹的孤耳寡聞,一聽文體局小謝說我們今天要去一個被命名為“插在云端上的赤腳”苗寨,感到非常驚奇!百聞不如一見,當我們的大巴車在新修的柏油路終點停下時,就隱約看到插在山梁上的灰,在蒼翠濃郁植被的掩映下顯得格外特別,聽同行的人說,這就是“大歹村”。什么?“大歹”?我好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隨后被豎立在眼前的指示牌而證實,對,就是大歹村。心想:在漢語字典里“歹”的意思是不好呀,如歹毒、歹人、歹徒、歹心、歹意等,反正是形容反面人物的詞匯,怎么能用來作為寨名呢?心里著實懷疑,后來還是讓懂得苗族語言的老師解了惑,原來“歹”是漢語音譯,在苗語里的是“袋子的意思,可以引申為居住地、片區、圈子等。我們今天要來考查的是大歹,除此還有上歹和歸丹統稱“七百歹”,是有著共同歷史和共同文化基因的一個族群。大歹苗語稱為“歹裸”,引申義就是大寨、老寨的意思,是“七百歹”的主要部分。聽此一說才發覺自己太好笑,一心拿漢文化的文字來套,是多么的荒謬與狹隘,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獨特的語言與文化傳承,即使苗族沒有文字,但他們的古歌也像《史記》一樣記載著本民族的起源、發展、遷徙史,所以每個民族的存在都是一部偉大的史詩,記載著本民族的文化信仰、語言、宗教、娛樂文藝等,有著本民族的倫理、民風、節慶、禮節、禁忌等,還用服飾、飲食、居住等物質文化,我們要尊重他們的生活方式,更要懷著一顆無比虔誠的心與他們近距離交流,走進他們的心里去,與他們融為一體,在脫貧攻堅的大好環境下,不僅要保持本民族的原生勞動產業,更要利用當地的地理優勢與風俗特色,打造出本民族的品牌文化,大力發展旅游業,讓當地老百姓在農忙時務農,在農閑時過特殊的節日,如“蘆笙節”、“吃新節”等一系列本民族的文化生活。在黔東南我也算參加過一些苗侗同胞的節日,但發覺即使一個民族的節日也有“十里不同風,五里不同俗”的特征,各具特色各有千秋。譬如大歹寸的人文景觀,包括村寨神樹、傳統民居、蘆笙塘、四方井等,還有當地的文化傳承,苗族刺繡、蠟染祖先崇拜、大型節日慶祝、民間文學和其他苗族不大一樣,正可謂有自己獨特的地方,再加上特有的飲食文化,形成一系列的鄉村旅游景點,不僅增加老百姓的收入,還能傳承本民族文化和增強本民族的自信心。

      大歹苗族祭壇       姚寧攝

    “這就是‘窩堆’!”

    不知是誰的聲音傳來打斷了我的臆想,“窩堆”是指用石頭堆砌而成的一個圓形土堆,上面栽有千年矮,里面供奉的是村寨保護神。苗族“窩堆”和侗族的“薩瑪”、“薩歲”同為女性祖母神,源自遠古時候母系氏族的女性崇拜。判斷一個村寨是不是古村落,其標準之一就是看這個村寨有沒有“窩堆”,這是文化傳承的一個重要內容。大歹村的“窩堆”在養告(老寨)山梁之上,每當逢年過節、集體外出參加重大活動、征戰或斗牛等,都要先到“窩堆”這里舉行祭祀活動,乞求神靈庇護。聽了介紹才明白眼前用暗褐色石頭堆砌的“堡壘”在苗族同胞的心中竟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地帶,不僅心生敬意,暗自慶幸自己沒有冒失地觸犯禁忌。“窩堆”的后面是通往寨子的牌樓,全木的吊腳樓構造,四面沒有封閉,站在二樓可以清楚地瞭望到從山腳下以及四周的動態,心里暗暗嘀咕,可能是瞭望塔,抑是苗族同胞們確保村寨安全防務的執勤點所在。

      本文作者給孩子們分糖果    姚寧攝

    其實,從我們走進寨子到寨子中央竟然沒有看到一個大人和小孩,我正要發問時,有人告訴我,“你看,你看,有小孩探出頭了,他們把門關上了,你看他們躲起來了”!哦,我終于看到了,一個個小腦袋從窗戶口、美人靠、門縫里露出黑乎乎圓溜溜地大眼睛。不知誰一聲吆喝,“小朋友們快出來吃糖嘍!”轉眼間五六個赤著腳板的小孩子齊刷刷地站在我們跟前,他們非常配合攝影師的鏡頭,在大家的快門下笑得純真、自然而帶有幾分膽怯,他們得到糖果與點心后還不忘說聲謝謝叔叔阿姨,他們的漢話說得非常挺流利。我看到一位稍微大的女孩,就上前詢問她的年齡與家庭基本情況,女孩子說:“我今年十歲了,讀二年級,家里有奶奶、爸爸、媽媽、弟弟和妹妹。”聽她一說不免又多問了幾句,“你讀書的地方遠嗎?”

    “不遠,就在山腳下。”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幾棟新建的樓房,透過樹木,還能隱隱約約看到寬闊的操場。

    “到學校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幾分鐘就到了。”女孩子爽利地對答。

    你們學校有教苗語的書本嗎?

    “有,我們一般情況下都說本民族語言的。”

     “那你們為啥光著腳板?為啥不穿鞋子?爸爸媽媽不給買嗎?

    “不是的,夏天光著腳板好玩,我們冬天是穿鞋子的。”女孩子的表述非常清晰明了。隨后我又問了一些問題,才明白孩子們因疫情沒有開學,大一點的孩子出去放牛或隨父母下山參加勞動去了,家里留下年老人和稍微小的孩子守家。

      讓孩子們在屏幕上找自己的家    姚寧攝

         這群孩子看到我們的文聯主席王紹帥在放微型飛機(航拍)時,高興地跳起來,他們在屏幕上說這是我們的學校,這是我外婆家,這是我們的寨子,這是我家……王主席看孩子這么開心,還手把手地讓他們自己操作飛機的升降高低與遠近,隨后姚寧又買來西瓜分給孩子們吃。由于寨子很大,我們所處的位置在寨子前面,后面的房屋一家連著一家,看到凱里學院的陳春明老師和楊韋老師正在全神貫注地畫幾位婦女在織布的情景,惟妙惟肖,是在令人折服。有點讓人不相信,她們用幾根簡單的木架搭建的紡車,竟能織成涇渭分明的棉布來,真是一種奇跡,在中原這種制作方式早已消失,看來文化傳承也是對先祖智慧的緬懷,更是對自然環境的一種保護。聽說大歹村就因很多地方保持著先民的遺風,才被國家列為“中國傳統村落”,這種古樸的生活方式雖然與城市快節奏的生活有一定落差,但他們的留存其實是另一種的時尚,更是一種無污染的“無煙工業”。這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然規律沒有破壞,大量的綠色植被保護完好,原汁原味的生活習慣沒有造成任何破壞,他們生于斯長于斯,與大自然和平共處,千百年來一直維持這樣的狀態,也是一種堅守與信仰。如今把他們的生活方式以及節日風俗和當地特有的自然優勢呈現在世人面前,也是一大亮點,不僅給當地居民增加經濟收入,讓他們生活得更加幸福,還能讓更多的人了解這塊神秘的土地上還留存著農耕文化的標本。

    村寨的婦女在織布           

    不知不覺已是下午六點多鐘了,我們極不情愿地走出寨子,這個時候我們看到更加壯觀的一幕,牛群一撥一撥的出現,大牛、小牛一群群,顏色也很多種,黑的、黃的、花的,跟在牛后面有半大的男孩和女孩,他們一邊吆喝著牛兒,一邊拿著細細的鞭子驅趕著,還有一輛輛三輪車開進寨子,車上大多是女性,她們穿著本民族的服裝,挽著著高高的發髻,看到我們也不時打招呼。這溫馨而久遠的畫面,讓我心里驀然生出一種神往,若可以我也希望擁有這樣的田園生活,即使辛勞,但開心自在無拘無束,就像林中的小鳥,寨頭的樹木,林下的溪流……

      坐落在山頂的大歹村

    古老而神秘的侗族部落

      占里侗寨    王紹帥攝

    還沒有走進占里侗寨,就被車上老師們繪聲繪色的描述吸引了,有的說占里侗寨是“中國人口文化第一村”,新中國成立以來,人口一直零增長,每家每戶幾乎都是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他們這里有一種叫“換花草”的藥可以平衡胎兒的性別。這些都是真的嗎?聽著好神秘喲!

    “嘩嘩”的流水聲透過枝繁葉茂的樹木傳遞而來,一排排晾禾架若堅守的士兵牢牢地駐扎在河水里,看上去雖然有歲月的痕跡,但依然結實耐用。剛看到這些特殊的裝備真的不知是作何用途的,后來經老師們解釋,才知道侗族同胞拿它們晾曬稻禾。原來黔東南這里屬于高山與峽谷地帶,平壩非常小,苗族同胞一般在山梁上居住,而侗族同胞則在水溪邊居住,因地理位置的限制,晾曬谷物必須搭建專有的設備,于是就發明了晾禾架,樣子就像樓梯一樣,不過是直立的,背后用木棒支撐,頂端用樹皮之類的東西搭建了帽檐,可能是防治雨水用的。聽說此地盛產禾糯,到了成熟的季節,用小鐮刀割取,然后留梗捆成一把一把的,掛到晾禾架上風干,這種禾米吃起來特別香糯可口。我們沿著溪流走進寨子,映入眼簾的除了花紅柳綠掩映下的青瓦黃木的吊腳樓,最讓人矚目的是鑲嵌在每家房屋上的木刻文字,內容繁多淺白卻富含哲理,如“家養崽多家貧窮,樹結果多樹翻根。”“吳姓古訓要記牢,一男一女享天倫”。“崽多無田種,女多無銀戴。”“七百占里是條船,多添人丁要翻船。”“人會生育繁殖。田地不會增加。”“祖祖輩輩住山坡,沒有壩子也沒河。種好田地多植樹,少生兒女多快活。”看到這些落款皆是占里古歌里摘抄的句子,可想而知占里先民的生存理念與家風家訓是何其開明與先進!

      晾禾架

    在一塊碑文上有了進深入的認識,原來侗族的吳姓人家在元朝末年,為了躲避戰亂,祖先一路遷徙,從江蘇到廣西,最后溯都柳江而上,到達從江占里落腳。劈山開田,創建家園,歷經一百多年從原來的五戶人家發展到一百多戶,只因土地面積僅有16平方公里,卻因人多無田種的矛盾日益尖銳,吳姓先祖寨老立根據人與船、鳥雀與生態環境的利害關系受到啟發,自編了《款約歌》和《勸世歌》,訂立一對夫妻只能生育兩個孩子的寨規。占里侗寨樸素的人口文化由此而發端。隨后我們看到了寨里有兩口井,看到一塊碑文上雕刻的文字得知這種生育觀念與世代相傳的“換花草”與井水有關。不管如何他們這種生育理念無疑是文明而科學的,還有他們的《款約》里訂下的子女繼承權,男女平等的條約,可以說比中原的漢族還要開明先進。

      占里村寨隨處可見的古歌標語

    我們在寨子上走走停停,仿佛置身于理想的王國,鼓樓里有閑聊的老人、有在場壩里嬉戲的孩童,也有躲在自家樓下繡花的農婦還有搗染侗布的奇特畫面。寨子里隨處可見過去舂米的工具,還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物件,應該說是上幾代人傳下來的生產生活工具,如今成規模地擺放在一起,作為一種展示,也是一種對祖先的緬懷與紀念,而更多的是一種生存智慧。我們沿著河邊漫游,一排排沿河修建的家庭旅館、飯館各式各樣,聽楊韋老師說他經常帶凱里學院的學生來此寫生,就住在這里的客棧,不僅經濟實惠,環境一流。再細心觀察發現這里綠樹掩映,流水潺潺,雞犬相聞,群鴨戲水,晾禾架一排排地守衛著村寨,好一派美麗的田園風光,真有點留戀不舍,若能在這樣清凈無擾的環境下居住一夜,不僅是一種享受,更是心靈的一次洗滌與皈依,淘洗出內心褶皺的塵垢,攜一縷天然的靈氣歸于丹田,讓自己的身心煥發新的朝氣,補充足夠的能量,釋放古樸與率真。如此美好優質的自然村寨來了第一次,還會想著第二次,甚至第三次……

      占里鼓樓的老人們

    從江縣的后花園

      鑾里古鎮                 斯力攝

    穿行在用青石板鋪設的街道上,一座座民居安然祥和,可能是下雨的原因游人不太多,花園里種植的各種花卉在瀝瀝細雨中芬芳婉約著,仿若這里的居民一樣羞澀、含蓄而內蘊熱情,可不,一束束烈焰般的三角梅開得多么鮮艷,把整個鑾里村的個性顯露無遺。

    鑾里村是貴州省第十三屆旅游發展大會的主會場及主要觀摩點,位于從江縣城西北方,距縣城2.5公里,北與高增鄉銀梁村毗鄰。“鑾”指古時皇帝車駕所用的鈴,表示優美的意思,“里”字表示家鄉,故鄉,所以連起來就是優美的故鄉。“鑾”是侗語“團”的近音,“里”是合攏的意思,即團結合攏到一起,故名鑾里。2018年被評為3A景區,2020年入選第二批國家鄉村名單。

    本想游覽了這幾天,終于可以到鑾里購買一些特產回家了,可是店面全是關門的,透過玻璃望去,只看到一些竹編藝術品,并沒發現其他東西,因時間原因,我沒有再繼續尋找。心想:其實從江不乏土特產,譬如從江香豬、香羊、香菇、木耳、香禾糯、椪柑、腌肉、腌魚、燒魚以及五倍子、杜仲、黃柏等種類,飲食文化當地的羊癟和牛癟也是一道美味,若能生產出真空包裝,我想銷路是非常不錯的,再開發整合出固有的旅游線路,形成一系列的配套設施,既帶動了老百姓的經濟收入,又拉動了當地就業需求,還可增加當地稅收,不過這些都是自己的一管之見。  

    六:于意未盡期再來

    三天的采訪安排轉瞬即逝,還有很多的地點無法成行,通過這幾天走馬觀花的游覽,內心多少還是有點感觸,這里的旅游景點基本上以村寨為單位形成的,一般以自然山水風光、民族風情與當地人文風物為主打品牌,基本沒有旅游購物這一項,也沒有形成一系列的旅游鏈,感覺有些零星,不能給當地老百姓帶來一定的實惠。若當地政府能整合資源,從吃、住、行、游、購、娛方面下手,利用“國內外知名民族文化旅游目的地”這張名牌,不僅加快轉變發展方式,促進民族產業結構;還能更多提供就業機會,促進居民收入;還能增進民族間的穩定發展與互動交流;有利于民族地區文化的傳承與保護;促使民族文化的自信心,實現民族文化的復興;促使民族文化變得更加鮮活多樣,帶來新的活力,與外界搭建起友誼的橋梁;提升本地旅游文化的知名度與貧困面貌,讓當地同胞不僅守護住家園的綠水青山,也能換得金山銀山。在發揮當地自然生態優勢的前提下,又能保護和增進生態環境的不斷擴大,我想這種唇齒依存的關系老百姓自然會欣然接受的,既能保護好自己的家園,不被破壞,又能利用當地優勢帶來實惠。如此一來我想從江的旅游前景是非常可觀的,也是其他縣市無法媲美的,因為從江有“最后一個槍手部落”岜沙;還有被文化部命名為“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的小黃侗族大歌;被游客稱為“世外桃源”的占里侗寨;有萬畝宏大壯觀的加榜梯田;有“插在云端上的赤腳苗寨”等等,只有身居其中才能真正體味它的美妙之處,更何況黔東南早被譽為“人類疲憊心靈棲息的最后家園”。

    直到今天我才真正讀懂劉伯溫先生的一首詩“江南千條水,云貴萬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貴勝江南。”的詩句。如今看來,貴州黔東南不再是“藏在深閨人不知”的苗疆之地了,她將以成熟少女的羞澀啟開千年的神秘輕紗,向中國乃至全世界展現出獨特的個性魅力,把固有的古樸、純厚與熱烈,毫無保留地呈現在世人面前。若您在鋼筋水泥的案牘中真的累了倦了,請在假期的時間里來多彩貴州體驗一番真吧!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安徽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