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ogbmf"></button>
    <rp id="ogbmf"></rp>
    <th id="ogbmf"></th><th id="ogbmf"></th>
    安徽快3安徽快3官网安徽快3网址安徽快3注册安徽快3app安徽快3平台安徽快3邀请码安徽快3网登录安徽快3开户安徽快3手机版安徽快3app下载安徽快3ios安徽快3可靠吗
    第七講:止利四法:燮理升降法(一)因此呢,在讀宋本的時候,讀者會有一種感覺,那感覺是原來張仲景這么遜的呀,好像說有一個人拉肚子,張仲景先出這個湯,然后沒醫好,然后他又換第二個湯,又沒醫好,然后又換第三個湯,還是沒醫好,最后第四個湯,不然你吃吃看吧,就是這樣子的一個條目。然后呢,他說“服瀉心湯不已”,吃了瀉心湯卻沒有好,這宋本是寫“服瀉心湯已”,就是吃了瀉心湯之后,“復以他藥下之”哦,那差不多。
    霍亂辯證與治療原則 134 何謂霍亂?(桂林本12-2、12-3條) 134 霍亂VS理中湯(桂林本12-4條) 137 霍亂VS白術茯苓半夏枳實湯VS瓜蒂散(桂林本12-5、12-6條) 138 霍亂的寒熱傳化VS四逆湯VS白術石膏半夏干姜湯(桂林本12-7、12-8條) 140 厥陰底霍亂病VS四逆加吳茱萸黃連湯(桂林本12-9條) 142 太陰底霍亂VS理中加人參栝蔞根湯VS附子理中湯(桂林本12-10、12-11條) 143 霍亂VS理中湯VS葛根黃芩黃連甘草湯(桂林本12-12、12-13條) 144 四逆湯與附子理中湯對比 147 五苓散VS理中丸對比 148 宋本?理中湯加減法 151 霍亂也會自愈??(桂林本12-16、12-17條) 154
    脾胃虛寒病,用藥都離不開理中湯的化裁,方中干姜,它與甘草配伍,就是有名的甘草干姜湯,《傷寒論》用于治療里虛寒證的煩躁,嘔吐上逆,以及肺部虛冷、眩暈、口中流清涎多等病癥,配合人參、白術,這是因為脾胃虛寒,胃腸道的功能不足,出現了消化功能低下、營養不良的狀態,比如:食欲不振,心下胃部堵悶,不消化,大便不成形,肌肉松軟無力以及精神不振,聲音低下等癥,用人參、白術來輔助正氣,增強胃腸功能。
    茯苓桂枝白術甘草湯。桂枝。如果說茯苓是所有藥方中用的最多的一味藥,那么桂枝就是所有經方里用的最多的一味藥,張仲景如此鐘情于桂枝,以至于無論寒癥熱癥虛證實證,還是表癥里癥,還是半表半里癥,都有桂枝的身影。白術也是健脾祛濕的高手,它的味道很香,它既能夠像桂枝一樣叫醒我們的脾胃,也能夠像茯苓一樣祛濕,只不過它的藥性是往上走的。小伙伴們,還等啥呢,心動不如行動,茯苓桂枝白術甘草湯趕緊喝起來。
    先生你好。患者使用的是《湯液經法》大補脾湯。主治亦由小補脾湯的“治飲食不消,時自吐利”以外,更增加了傷陰耗液的癥狀“其人枯瘦如柴,立不可動轉,口中苦干渴,汗出,氣急,脈微而結”,而“麥冬、五味子、旋覆花(一作丹皮)各一兩”的組合,是小補肺湯成方核心,肺金為脾土之子(土生金),養子以益母立意,且麥冬潤肺燥、五味子強上焦心肺之陰,旋覆花咸降肅肺氣,益血脈,皆有補益氣陰之意,對治傷陰耗液為的對之劑!
    太陰病。如果你水瀉拉肚子,覺得是太陰病,一把脈根本脈就是浮的,那這個病邪它主軸還是在太陽區塊,就算沾到了太陰病,你還是不用太陰治,如果脈是浮的,就算這個人再吐再水瀉,你直接開桂枝湯。黃芩湯癥的脈一定是偏洪,偏浮,偏滑,偏弦,那太陰病沉沉塌塌的,太陰病的感覺,通常是不會有很明顯的那個大便燙屁股的感覺,就是嘩啦啦那樣子水瀉水瀉水瀉,拉的水比較多,食物比較少。
    理中湯系列和小建中湯系列之別:小建中更擅治中焦虛寒,肝脾不和。除大小建中湯以外,《金匱要略》中還有黃芪建中湯,為小建中湯加黃芪所得,取黃芪補中益氣,故該方功效為,溫中補氣,和里緩急。由此可見,建中湯可向補氣、補血、溫中、降逆四個方向發展,除黃芪建中湯以外,小建中湯還可以加黃芪、白術、防風補氣固表(玉屏風建中湯)加人參、茯苓、白術(四君子建中湯)以補中健脾,后世經常用黃芪、當歸加小建中湯,氣血雙補。
    《傷寒論》:理中丸。人參湯(《金匱要略》卷上)、治中湯(《備急千金要方》卷二十)、理中煎(《雞峰普濟方》卷十二)、人參理中湯(《校注婦人良方》卷二十)、干姜理中湯(《中國醫學大辭典》)人參、干姜、甘草、白術。溫中祛寒,補氣健脾。理中干姜參術甘,溫中健脾治虛寒;人參、干姜、甘草(炙)、白術各三兩(9g)。四藥合用,溫中焦之陽氣,祛中焦之寒邪,健中焦之運化,吐瀉冷痛諸癥悉可解除,故方名“理中”。
    止利四法與赤石脂 167 ◎止利四法:燮理升降法 167 ◎止利四法:溫中補虛法 169 ◎止利四法:澀腸固脫法 169 ◎止利四法:利小便實大便法 170 ◎赤石脂禹余糧湯 170 ◎本草:赤石脂 172
    【組成】人參、白術、甘草、干姜各三兩。
    劉志龍教授:傷寒論辨治熱病漫談(四)第一組是梔子豉湯證到梔子厚樸湯證再到承氣湯證。用梔子豉湯吐之,用梔子豉湯來涌吐、來向上發越,邪氣熱邪這是一種非輕不舉的治上焦如羽的方法。去大黃加梔子,也可以看作是梔子豉湯合小承氣湯的一個合方吧。它是從熱郁胸膈到陽明實熱發黃證,你看在上焦的時候是梔子豉湯證,這個和上面一樣的情形。在傷寒論里面寒熱并治是一個非常常用的方法,剛剛講的表里同治其實也屬于寒熱并治。
    淺析“干姜溫上焦”目前大家都普遍認為干姜主要作用于中焦脾胃。干姜可以說是姜的一個別名,《內經》只記載有干姜而無生姜,而《本經》在干姜條陳下卻有“生者尤良”的記載,可見,《本經》所指之干姜即為今之姜,唯未加工之生品藥性較好而已,真正將“干姜”“生姜”加以區分的是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一書。干姜雖既入脾胃經,又入心經、肺經,但筆者認為:走中焦入脾胃生姜更佳,干姜主要走上焦,入心經、肺經。
    你知道理中湯的道理嗎。理中湯問什么不叫溫中湯或補中湯,關鍵在這個理字。內傷病中焦陽虛引起的郁滯發病較緩慢,在陽虛的過程中出現了陽氣的郁滯,所以癥狀特點上表現為虛寒證的腹滿大便難,理中湯運理中陽。理中湯中的藥物哪個是體現理的作用呢,是生白術,這是一個動腹氣的藥,有運通的作用,與干姜配合起到溫運中焦的作用,本方服后腹氣動,大便行,陽氣運行,所以稱作理中。將理中湯中的生白術換成炒白術,就沒有了溫運的作用,因而也就不叫理中湯了。
    歸納出理中湯證的臨床要點:理中湯證,屬于太陰里虛寒證,病位在里,在中焦,虛寒還不是非常的嚴重。炙甘草,由蜂蜜炮制,能養胃氣津液,中焦胃氣是很關鍵的,是機體的后勤部,因此每個經方都很注重固護胃氣。但從理中湯證來說,其主要機理是中焦虛寒,津虧比較輕微還不重,只要虛寒問題解決了,那么那么一點的津虧就會自動恢復。桂枝(四兩) 甘草(炙,四兩) 白術(三兩) 人參(三兩) 干姜(三兩)炙甘草,固護胃氣,補津液。
    本條首先點處:“傷寒”“脈浮”“自汗出”和“微惡寒”,初看此四證,好像是傷寒表虛之桂枝湯證,但是桂枝湯證并沒有“小便數”、“心煩”、 “腳攣急”的病證。但是,也不排除“陰津有形之血不能速生,無形之陽氣所當急固”之理,故仲景用甘草干姜湯溫補中焦陽氣。但玄妙機理甚深,本方為理中之半,“理中者,理中焦”,此甘草干姜湯其 旨也在溫補中焦陽氣,此兩味藥配伍,雖不失為“辛甘化陽”之理,但為何甘草的用量大于干姜?
    經典名方 《傷寒論》理中湯 治風祛寒祛濕常用方劑本方出于《傷寒論》,原方是“理中丸”,原用法是四味為末,以蜜丸雞子黃大,用沸湯和一丸,研碎溫服,日三至四服,腹中未熱,益至三、四丸,然不及湯。《內外傷辨惑論》中有厚樸溫中湯,其組成為厚樸12克,陳皮12克,干姜10克,茯苓6克,草蔻仁6克,木香6克,炙甘草6克,共七味藥。厚樸溫中湯有厚樸、廣木香、陳皮、茯苓,故側重治療脘腹脹滿較重,泛吐清水,脈沉緊或沉弦者。
    清上溫下法---------梔子干姜湯、干姜黃芩黃連人參湯、黃連湯、麻黃升麻湯、烏梅丸。清代柯琴所著《傷寒來蘇集》指出:“澤瀉味咸入腎,培水之本。豬苓色黑入腎,利水之用;白術味甘歸脾,制水之逆流;茯苓色白入肺,清水之源委;桂枝色赤入心,通經發汗,為水之用;使則水精四布,上滋心肺,外達皮毛,通調水道,一汗而解矣”。處方:黃連15黃芩10白芍10阿膠10澤瀉25豬苓15茯苓15白術15桂枝10雞子黃2(黃連阿膠湯合五苓散)5劑。
    桂枝人參湯,是理中湯加了一味桂枝,甘草加量,先看條文主治:378、太陽病,外證未除而數下之,遂協熱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硬、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參湯主之。(宋68)太陽或少陰本證或者外感證,或者其他綱病合并了外感證,使用了汗法,但是發汗過度,傷了陽氣,表虛了,出現了少陰表虛寒證,表虛寒的寒,以畏寒為表現,只用了汗法,沒傷到里,所以病位在表,六綱上屬于少陰表虛寒證,五證上屬于寒飲證。
    精研脾胃虛寒基礎方理中丸。本方所治諸證皆由中焦脾胃虛寒所致。《醫方考》:“太陰者,脾也,自利渴者為熱,不渴者為寒。脾喜溫而惡寒,寒多故令嘔。寒者,肅殺之氣,故令腹痛。便溏者,后便如鴨之溏,亦是虛寒所致。霍亂者,邪在中焦,令人上吐下瀉,手足揮霍而目繚亂也。霍亂有陰陽二證,此則由寒而致故耳。病因于寒,故用干姜之溫;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故用人參、白術、甘草之補。”本方是治療中焦脾胃虛寒證的基礎方。
    如李東垣在《內外傷辨惑論》中明確指出:“干姜辛熱,于土中瀉水,以為主也。”《中國醫藥匯海·方劑部》中也認為:“方中以干姜為主,為暖胃之要藥;佐白術健胃去停飲,人參補中氣,甘草以緩急迫。”  理中丸主治中焦虛寒證,人參補虛,干姜治寒,人參為君,或干姜為君,似乎于理都通。中焦虛寒證的舌苔當不膩、不燥。倘在中焦虛寒的基礎上,舌苔偏膩而挾有濕邪者,可以蒼術易方中白術,組方即為人參、干姜、蒼術、炙甘草。
    醫圣張仲景這個方子常拿來治胃病,其實它還能這么用 醫圣張仲景這個方子常拿來治胃病,其實它還能這么用 原創 摩摩答 正安聚友會 今天。理中丸,是《傷寒論》里的方子,方子很小,只有四味藥,人參、白術、干姜、甘草。然后,我們再來拆解一下理中湯這個方子,人參、白術、干姜、甘草。有句話叫「溫里宜四逆輩」,那這個甘草干姜湯、今天說的理中湯,還有比較有名的四逆湯,就都屬于四逆輩這一類的方子。
    中焦虛寒。由于本方立法溫中補虛,健脾助運,體現了治療中焦虛寒證候的基本原則,故被后世醫家加減用于多種脾胃虛寒證候的治療,不僅大大拓展了本方的使用范圍,而且由此衍化出眾多溫中祛寒類方。若方中不用人參,則溫復中陽,燥濕尚可,但補益脾氣之效銳減,唯干姜、人參同用,才不失為治療中焦虛寒證的主藥。理中丸所治之霍亂乃由邪犯脾胃,損傷脾胃陽氣,中焦虛寒,升降失常所致的寒霍亂,切不可將本方作為霍亂的通治方。
    第二節 溫中祛寒劑--理中湯。人參三兩 白術三兩 甘草三兩 干姜三兩.吐證及食不下證,不單病脾,兼亦病胃,當為之分別曰:熱則從陽,屬陽明胃府,寒則從陰,屬太陰脾藏,脾寒胃亦寒,故太陰有吐利而。大附子炮,去皮臍 人參 干姜炮 甘草炙 白術各等分。高麗參一錢 炒白術二錢 淡附片一錢半 炒川姜一錢 炙甘草一錢 蔥白九枚 生姜二錢。人參二兩 白術二兩 甘草二兩,炙 干姜六分,炮 枳實四枚 茯苓二兩.治中湯。
    理中湯的氣味配伍及臨床應用分析。理中湯出自《傷寒論》,由人參、干姜、白術、炙甘草組成。理中湯功用以溫中祛寒補益脾胃為主,君藥干姜其味辛熱,臣藥人參、使藥炙甘草均為甘溫,佐藥白術為苦溫之性,諸藥合用,按其氣味配伍規律奏效。且氣為陽之根,以干姜辛熱溫脾陽為主,配以甘溫之參、太、草,兼益中氣,辛甘化陽,可使脾陽之復有源。甘得辛而不滯,辛得甘而不燥,辛甘合用,以理中氣之虛滯。吐多者,去白術,加生姜。
    脾胃虛寒吃什么中成藥?《金匱要略》中人參湯治療的是上焦、中焦并病,中焦陽氣不足就像一個冰塊積在胃中,胃的交通堵塞了,故陽氣不能通行,陽氣不能下降則會上沖,上沖的陽氣郁積在胸部經絡中,會使人胸部有沖撞或疼痛之感。內傷病應該為中焦陽氣不足、陽氣郁滯于局部,導致畏寒、四肢冷、食欲不振、大便難等;但是,由于陽氣郁滯在中焦也可能出現喜食冷飲,而中焦陽氣又不足,所以吃了冷飲之后又會導致大便稀溏。
    讀經典活用經方:理中丸(湯)(別名人參湯,主治脾胃虛寒)理中丸(湯)具有治療脾胃虛寒證,自利不渴,嘔吐腹痛,腹滿不食及中寒霍亂,陽虛失血,如吐血、便血或崩漏,胸痞虛證,胸痛徹背,倦怠少氣,四肢不溫。1. 小建中湯:同為溫補脾胃之方。不同者,厚樸生姜半夏甘草人參湯證屬氣滯中虛,僅腹脹,不下利,理中湯證則純屬虛寒,多有腹痛下利。4、魏念庭《傷寒論本義.辨霍亂病脈證并治》:傷寒者,外感病,霍亂者,內傷病也。
    理中湯,顧名思義,理中建中的。手足想要溫熱,必須有氣血充盈到四肢末端,現在中焦氣血生化不足,五臟六腑氣血還不夠用,人體為了自保,四肢末端就要少供應些氣血,這就類似于丟車保帥,也是老天給的自我保護機制。如果是體內有濕寒導致的拉肚子,在濕寒沒有結成冰以前,人體陽氣還算充足的時候,人體自己就會排濕寒,拉肚子就是一種排病的方式,這個時候吃附子理中丸,增加脾胃陽氣,有可能就會把濕寒給化開,就不會拉肚子了。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安徽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